咸鱼咩咩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
墙头无数,CP洁癖,请勿KY
玛丽苏恋爱脑角色黑退散

© 咸鱼咩咩
Powered by LOFTER

【剑三/花羊】花间晚照·07

前文见:目录  

推迟了好久的更新,对不住,最近忙完了,以后会勤更

----------------------------------------------

     “花慕言?”

  凌倾然早已见识过陆朝了,要是镇山河晚了一瞬,恐怕那个霸刀弟子就得入鬼门关了。不过,花慕言的名字,凌倾然倒不陌生,只是未曾想过其可能会与自己有牵连。

  花慕言的传说在江湖上有不少,但各种版本流传得玄之又玄,根本无法分辨真伪,唯一可知的是:这个花慕言是万花谷的叛门弟子,和江湖许多势力,黑道白道都曾有过千丝万缕的联系。他曾经也是浩气盟的人,后来叛变入了...

【剑三/花羊】段子·关于羊的吃法

万花和纯阳在太极广场坐着小红车,看着广场上打得羊毛乱飞的纯阳弟子们,还有一大群观战(准备抓羊)的其他门派人士。


万花指着两个互炸气场打内战的剑纯说:“剑纯属外功,性格好斗,虽然腿短但擅于奔跑,天天追人绕柱,哪怕被动位移也是第一的。”


纯阳点了点头,问:“然后呢?”


万花:“正因如此,剑纯的羊肉筋道紧实有嚼劲,适宜烤全羊。”


接着,万花有指了指一边互殴的剑气,道:“气纯就不一样了,内力深厚,根骨奇佳。这种羊柔软好捏,肉质鲜美细腻,适宜炖成羊肉火锅。”


然后纯阳又问:“那要是像我这样的双修羊呢?”


万花:“别的双修羊,肉质位于剑气之间,两种做法皆可。”


纯阳:“那我呢?那我呢?”...

【剑三/花羊/百合】名剑奇缘·04(萝莉组)

         云鹤是被祁越推醒的,旅途奔波太过劳累,她迷迷糊糊睁眼时,祁越已经不耐烦地催她了。

  “你终于醒了,太阳都晒屁股了,赶紧起来。”

  云鹤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从床上坐起来便望着祁越忙着收拾东西的背影发呆。

  “发什么呆?赶紧起来,今天还要进城呢!”

  “啊……知道啦……”

  “我给你半柱香的时间,赶紧洗漱穿衣然后收拾好行李,来楼下找我。晚了我就自己进城,不管你了。”

  “啊啊啊……懂了懂了,您老快下楼等我吧!”

  云鹤听着祁越的唠叨无可奈何,等祁越关了门,她才叹口气,嘀咕了几声,爬起来...

【剑三/花羊】花间晚照·06

迟来的更新

前文见:目录

=================

  几天的名剑大会,凌倾然都在散排中度过。淘汰的队伍和人已经接近大半,越往后遇到的对手便越出色,比赛也就越困难。当然,也有个好处就是,散排遇到的人,也就那么几个了,凌倾然早已熟悉他们的套路。凌倾然数的清楚,自己遇上那个叫曲岩的五毒已经不下十次,在己方和敌方的几率各半。

  或许是遇上的次数太多,短暂的配合之后,凌倾然对曲岩的戒备已经渐渐消除,甚至在比赛结束后会与其交谈片刻。

  比赛一直到黄昏时分才结束,凌倾然收起了手里的剑,轻轻拂去额角的汗珠。他看了看自己的两个队友,他们各自忙着收拾随身的行装。尽管已经结束,但凌倾然依旧...

【剑三/花羊/百合】名剑奇缘·03

萝莉组,改编了一个方士任务的剧情


漫长的路途令人格外疲倦,起初还有说有笑的两个孩子,已经无力地瘫在马车上睡着了,云鹤还在梦中呓语:“糖葫芦……萝北……鸡腿……”讲得稍微清醒点的苏墨肚子都叫了一声。

黄昏时分,他们终于赶到了扬州的再来镇,一下车两个孩子瞬间就精神了,云鹤伸了伸懒腰,再跑到祁越身边,蹭了蹭他的手臂,道:“师父,饿~”

“再坚持一会儿,我们马上去找东西吃。”祁越轻轻拍了拍云鹤的头顶。

“道长,孩子们都饿了,我们就一起吃晚饭吧!”

“也好。”

得知马上能填饱肚子,云鹤已经顾不得自己还饥肠辘辘,不过肚子的叫声瞒不过苏墨。

云鹤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苏墨心领神会,从自己随身的包裹里摸出一块绿豆酥,...

【剑三/花羊/百合】名剑奇缘·02

萝莉组百合


“救命啊……别打我了……”

云鹤提着剑,循声而去,终于看清了空地上的情况:一个和她差不多大的女孩正被一个骑着高头大马的成年男子追着,男子手握长枪,头戴银冠红缨,她见过的,那是天策的装扮。

云鹤靠近时那个女孩子正好被天策的马踩到在地,不过天策并没有下一步的动作,他正想开口对倒地的女孩子说些什么,周身的空气立刻波动起来,他定睛一看,泛着淡蓝光影的气场正初心在自己脚下,护住女孩。

“镇山河?”天策正觉奇怪,转头查看情况,他还未看清,顿时觉得脚下似乎有吸力一般,“生太极?吞日月?”

只听一声闷响,里飞沙嘶鸣一声,天策顿时觉得自己的经脉受到振动,顿时动弹不得。

“唉?我的山河——”

这时天策才看清...

【剑三/花羊/百合】名剑奇缘·01

段子,欢乐向,萝莉组

偏友情,青梅青梅,正经恋爱长大再谈

花萝·苏墨&咩萝·云鹤

云鹤是个单修气宗的纯阳弟子,但她却拜了个单修太虚剑意的师父。

“徒弟你听我说,太虚剑意,天下无敌,现在入剑宗还来得及。”

“徒弟,下山河的时候机智点,听见没?”

每当师父开始唠叨的时候,云鹤听得直摇头,但嘴上还是要说:“知道啦知道啦,我会考虑的。”

与他人对纯阳弟子的刻板印象不同,云鹤是个活泼好动又爱撒娇黏人的女孩,在她师父看来,也许还能加一个形容词:调皮捣蛋。

祁越已经数不清自己是第几次到处寻找这个一转眼就失踪的撒手没徒弟,保不齐她现在又挂在哪个悬崖的树杈上或...

【剑三/花羊】花间晚照·05

迟来的更新

前文见:目录

=============================

  凌倾然从信使那里转身离开时,望了一眼扬州碧蓝的天空,无奈地叹了口气。这一次他倒是历经生死准时赶到,而他的那位友人却因故缺席。原本算不得什么友人,只是去年名剑大会结识的同伴罢了,凌倾然也没再多想,他开始盘算自己之后的打算。

  距离名剑大会开始还有两天时间,凌倾然打点好了自己在扬州的住处,他特意挑了这个比较繁华的街区的客栈。他记得方羿临走前的叮嘱,特地查看了房间周围的地形,挑选了一间明亮宽敞,靠近街区的客房,如果发生意外,他能够迅速反应。

  接下来,他还利用剩余的时间去战场区和试剑园附近,本想碰...

【剑三/花羊】花间晚照·04

大半夜更文

前文见:目录

超级暖的花蛤来啦~~~有BUG错字明早修改,今天太晚了

--------------------------------------------------

  凌倾然从未想到,那个恶人帮会的万花竟然还会在洛道有一个十分隐秘的住处。这里隐在深山密林当中,如果不是陆朝带路,凌倾然无论如何找不到这里。而这里的装束和普通的民居并无什么两样,除了看上去简陋一些。

  陆朝将凌倾然领进屋内,方羿正坐在里屋的桌前,桌上的蜡烛跳动的火焰照亮了他被黑发遮挡了一半的面容。桌面上放着酒和未曾动过、热气腾腾的饭菜,而方羿就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凌倾然。

  “委屈道长了,坐下吃些...

【剑三/花羊】花间晚照·03

大半夜更文啦~~~

前文见:目录

这章过渡章节,花哥没出来,大半夜写这个把自己搞得有点害怕

============================

  凌倾然在江津村停留一天后即整装出行,他还未曾忘记方羿的忠告,村民也提醒过他务必当心,所以他选择在白天出行。他雇了一辆车,今晚至少能把他送到浩气盟所占的红莲岗附近。

  洛道荒凉,除了江津村和长守村这两个人气稍旺的村子外,便只有路旁零星的几户人家。这里原本还有一个李渡城,但据说因为昔日天一教在此肆虐,那座城现在已经荒废,是个人人都不愿意靠近的鬼城。

  不过,当晚的情形却大出凌倾然的预料。名剑大会每年会在不同的主城举办,他上一次从洛...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