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墨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
墙头无数,CP洁癖,请勿KY
玛丽苏恋爱脑角色黑退散

© 影墨
Powered by LOFTER

【APH/米英/黑桃】Hero&King·序

这里墨汁君,欢迎勾搭

先放说明

第一次写米英,可能拿捏不好,要是有什么失误的地方,欢迎在评论里指正

CP米英,无其他CP,黑桃KQ,亚瑟同时也是阿尔前任的国王

一个略纠结的故事,结局HE,这对我虐不起来

有私设吧……

中篇吧大概,因为有考试,所以更新比龟速还龟速


=========正文======================

序.

黑压压的乌云不断地从遥远的天际涌向黑桃帝都的上空,将昔日繁华似锦的都城笼罩在一片灰白的死寂当中。冰冷的雨倾盆而下,淋湿城市的每一个角落,整个城市像极了褪色的古旧油画。

越来越大的雨淋湿了正对峙的所有人的头发、衣襟,但此刻立于神坛之上的人却并不讨厌这种感觉,面对数十级台阶之下正向自己拔剑相对的青年,还有青年身后数十名正将枪口对准自己的士兵,他的面容没有丝毫惧色,绿宝石般的双眸却空灵无神光,仿若隔世。

“投降吧!亚瑟,反抗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那个举剑对着自己的青年,似乎在向他示好的语气,他轻蔑地笑了笑,嘲讽道:“阿尔弗雷德,连喊话的底气都不足,就有勇气来造反吗?”

由于距离太远,他看不清对面青年的神色,但他明显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对方握剑的手颤抖了一下,然后将剑柄握得更紧。

“亚瑟,你还在犹豫什么?!上去杀了他!”

站在亚瑟身后的那个衣着华丽的金发女郎,是黑桃王国位高权重的大魔法师,此刻她正冲着亚瑟的背影用带着愤怒与不甘的凌厉语气教训着他的无动于衷。

“亚瑟,别给柯克兰家族丢脸,你要是早听我的话,杀了那个混蛋小子,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不过,现在杀他也不晚。别担心那些士兵,只要现在你还是黑桃国的王,他们绝对不敢把你怎样。”女魔法师随后立即上前,对着神坛下的那些士兵喊道,“他现在还是国王,黑桃国的第24任国王,你们要是敢伤到他,会被女神惩罚的……”

“别说了,玛格丽特。”亚瑟打断了女魔法师的话,瞥了一眼她充满愤怒与不解的目光,抬头望了望灰白的天空。

片刻之后,亚瑟无奈地轻叹:“他说得对,已经没有意义了……而且,你和我都知道的,女神也不会再保佑我……”

虚弱的尾音落下,亚瑟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慢地挪动脚步,走下神坛的台阶。他的步伐优雅从容,和他登基、阅兵、出席庆典时没有什么区别。是的,他是柯克兰家族的骄傲,更多的还是因为他早已预料到的结局。他的个性一向高傲又悲观,这样的局面并不是预想的无数结局当中最糟糕的一个,但是却有一个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的变数,那就是此时正跟自己对峙的人,竟然会是他最深爱的人——阿尔弗雷德·F·琼斯。

“亚瑟,你想干什么……”望着亚瑟一步步走下台阶的身影,玛格丽特大惊失色,她想冲下去阻止亚瑟,但士兵的枪口让她望而却步,只能在台上喊话。“你不会想去投降吧?拿柯克兰家族的尊严去换取暂时的苟且偷生?”

亚瑟没有理会她,一点反应都没有,仍然走向台阶下,那个正与他对峙的青年。在那一段时间里,风雨的声息似乎都已经停止了,连雨落在身上的冰冷都感觉不到了,他的世界里一下子变成了一片空白与死寂,只剩下了阿尔弗雷德。

在走下最后一级台阶的瞬间,已经遗忘了很久的记忆突然如同白浪一般席卷而来,无法回避。面前这个青年突然和记忆里那个蓝眼睛的孩子重合了,亚瑟就像当时一样,失控地飞奔向他。

而对面的阿尔弗雷德此时想到的画面,恰巧亦是如此。但唯一不同的是,亚瑟出现在与他近在咫尺的距离时,迎接他的不再是当初那个温暖的拥抱,而是一把锋利的佩剑,将他自己的佩剑击飞,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亚瑟的佩剑已经死死地抵住了他的咽喉。只要一个瞬间,他就会立即丧命。

“亚瑟……”

阿尔弗雷德的瞳孔在一瞬间收紧,但并非因为那已经划破他皮肉的剑尖,而是他在那个瞬间对上了亚瑟的眼睛,那双自己曾无数次赞叹过的如同森林一般的绿眸。而此刻,却早已失去了当初的温柔与澄澈,取而代之的是愤怒,失望与无奈,还有悲伤,那些混合着的复杂情绪。

“阿尔弗雷德,大钟还没有敲响,女神也没有选中你。即使击败我,杀死我,你也无法成为黑桃国的王。”

落魄的国王脸上挂着冷冽的笑,轻蔑地嘲讽着对方。但谁都看得出,这已经是最后的挣扎了,无非是放不下那曾经尊贵的、引以为傲的身份。

“哼!看着吧!你身后的那些士兵……”亚瑟一边说,一边用凌厉的目光从阿尔弗雷德身边握枪的士兵身上一一掠过,再冷笑着望着阿尔弗雷德深邃而坚定的蓝色眸子,接着说,“他们在害怕,你看,他们的枪口都已经颤抖了……这就是随你出生入死的家伙,他们不敢动手,想借你的手杀死我,然后由你来承担女神的惩罚……”

还没等阿尔弗雷德说话,神坛之上那位被遗忘已久的女魔法师的声音再次响起,她大声呼喊着:“亚瑟,你怎么还不动手——”

但除了士兵突然对准她的枪口之外,没人理会她。

“这并不重要,亚瑟。”等安静下来之后,阿尔弗雷德平静地开口,“我只是帮助黑桃国的国民们推翻他们已经深恶痛绝的政权,顺便带给你这位失职的国王应有的惩罚而已。而且,我不在意代价是什么。”

“是么?”真的和以前一样……令人讨厌。

亚瑟苦笑,他趁最后的时间,好好打量了这个金发蓝眼的青年,那已经比他更高大、更健硕的身材,比他更宽厚的肩膀,还有坚如磐石的眼神,他想起了很多年前的那个预言。果然,一切都是早已注定的,只是没想到,结局时自己的心情,竟然是这样。

随着佩剑落地的声音,那个失神落魄的青年国王颤抖着跪在了阿尔弗雷德的面前,他伸手掩住了自己那苍白如纸的脸。肩膀的颤动和混在雨中的低低的抽泣声,无疑告诉了在场的所有人,他——亚瑟·柯克兰承认了自己的失败。

“你在干什么——你竟然向他认输,你究竟想干什么——”

神坛之上声嘶力竭的呼喊声此刻格外刺耳,但是亚瑟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也不屑于去回应。

他微微抬头,透过模糊的视线仰望着阿尔弗雷德,而面对那双噙满泪水的绿眸,阿尔弗雷德却没有丝毫的动容,而在一片模糊的雨雾中,亚瑟看到的是,阿尔弗雷德向他伸手。

这个动作,亚瑟不禁想起了多年前,自己情绪低落时,那个笑得比阳光更加灿烂、更加温暖的人,伸手温柔地抚过他的金发。而视线清晰时,映入眼帘的却是那人冰冷如铁的面容,那只手干脆利落地摘掉了他头顶的王冠。

“Hero的王位,由Hero自己决定!”

他说得斩钉截铁,随后便带领着士兵转身离去,没有回头。

“阿尔……”他下意识地伸手,似乎想要挽留那渐行渐远的背影,或者……那已经越来越远的记忆……

“亚瑟·柯克兰——你这个失败者,你真是柯克兰家族的耻辱——”

神坛之上愤怒的呼喊声,让他的手臂颤抖了一下,僵在半空中停顿了两秒,随着清脆的钟声响起,他只有垂头低泣。

这就是命运,黑桃国第24任国王——亚瑟·柯克兰,以失败者的姿态被撤去了王位,同时也是黑桃国历史上唯一被国民推翻的王。

而几乎是在同时,阿尔弗雷德·F·琼斯成为了黑桃国第25任国王。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