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墨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
墙头无数,CP洁癖,请勿KY
玛丽苏恋爱脑角色黑退散

© 影墨
Powered by LOFTER

【剑三/花羊】少时雨(百合)

  花姐·宋漪云 & 道姑·洛绛雪

  短篇完结

       这对以后在长篇里会出来客串。

-------------------------------------------------------------------

  (一)

  幼年时的洛绛雪,身着雪白的道袍,背着一把木剑,在紫色的花海里和一群小鹿跑来跑去,活像一只刚长满羽毛的小鹤。

  宋漪云比洛绛雪年长两岁,她已不再是成天撒欢乱跑的年纪,除了早课和修习武学,她更喜欢养花和喂松鼠这样安静的事。

  她和洛绛雪住在一间小屋里,每天师父都会来看看她们的情况,确定她们无事后便离开。两个小孩子白天各玩各的,晚上便一起趴在窗台上看星星,或者躺在床上互相诉说曾经的故事。洛绛雪的故事里,似乎总有下不完的雪,还会飞过几只仙鹤。而宋漪云的故事精彩鲜艳多了,有花有草,有阳光有松鼠,还有神明和鬼怪,有时把洛绛雪吓得不敢睡觉。然后宋漪云笑着,任由洛绛雪抱紧自己的手臂。

  多雨的季节到了,天空整日都阴沉沉的,师父送给她们一人一把漂亮的小花伞。正好这几日清闲,她们便一大早出门去采集一些只在雨中生长的药材。宋漪云每次回到小屋整理药草时,她的松鼠都能从她的竹篓里挑出几只颜色鲜亮的蘑菇。她担心洛绛雪会误食这些毒蘑菇,谁知对方并不傻,只觉得漂亮捡回来玩玩罢了。

  过了几天,宋漪云一早便不见洛绛雪的人影,直到洛绛雪撑着伞回屋,再笑嘻嘻地将一个小锦囊交给她。宋漪云拆开锦囊,倒出里面的一些小颗粒,她认识,那是一些种子。

  “哪来的?”宋漪云笑着问。

  “一个花姐姐给我的,我帮她找到了走丢的松鼠。”洛绛雪充满期待的眼神望着宋漪云。

  宋漪云轻轻抚摸着洛绛雪的头,笑着说道:“小雪真棒。”

  记忆里,那天洛绛雪的笑声像银铃一般。

  第二天一早,她们种下了种子,想象着多年以后,这些种子会开出什么样的花。那天的万花谷,依旧细雨连绵,她们种下了种子后,便趴在阁楼的窗台上看着窗外的青山在雨中像是墨迹未干的水墨画那般朦胧。

  真的好想一直这样,不要长大啊……年长的宋漪云,已经知晓了今后世事的难料。

  洛绛雪离开的那天,花谷的雨还没有停,种下的种子刚发了芽。洛绛雪起初抱着宋漪云哭哭啼啼,但最后还是不情不愿地跟着她的师父离开了。

  起初她们非常频繁用歪歪扭扭的字体互通着书信,随着时日的长久,她们互通书信的间隔越来越久,之后便逐渐淡忘……只是宋漪云还照顾着之前种下的那些种子,现在它们已经长成了比她还高的树。在这些树长大后,宋漪云便认出那是杏花,直到她过了及笄之年,才第一次见到了满院子的杏花,在细雨微风中飘落。

  那时候,她想起了多年未曾联系的洛绛雪,立刻提笔写了信寄给她,邀请她来看花。

  不过,她收到的回信却并不是洛绛雪写的,而是另一个代替洛绛雪收信的弟子,回信告诉她洛绛雪跟随师父去参加名剑大会了,数月后才会上山。

  宋漪云摇了摇头,收起信纸,看了眼快要开过的花,无声无息地落在泥土里,而交错纵横的树枝上,已经长出了嫩绿的新芽。

  几天后,宋漪云收拾好了行装,向谷主和师父辞别。

  

  (二)

  

  宋漪云出谷数年,再未回去。她云游四海,到处行侠仗义,济世救人。她想过自己一生,将在漂泊中自由且孤独地度过,最后她想到了去找洛绛雪,可还未等她打听到消息,安禄山史思明叛乱的战火已经燃烧到了长安。

  宋漪云当即北上长安,找到了天策军,做了随军的军医。每天都在战火纷飞中,与血淋淋的伤者打着交道。伤者痛苦的惨叫声,死者遗体久放产生的难闻的气味充斥着本身就污浊不堪的空气,失去亲人的民众绝望的哀嚎,还有那烧焦的房屋树木,和折断的兵刃。

  这里用人间炼狱来形容再不过分,宋漪云年幼时曾来过长安,当初的这里繁华似锦,而现在,哪有半分当年的模样?

  军营里的事,是每天都忙不完的,她没有时间再去回忆童年时,那如同小鹤一般的洛绛雪。

  直到——某天傍晚,一个浑身浴血的年轻道士背着一位鲜血淋漓、根本看不清面目的女道士出现在军营里。

  小道士一见到宋漪云就单膝跪地,含着泪请求她救救他的师姐。

  宋漪云检查了女道士的伤,她的手臂,胸腹都有刀伤,伤口非常深,宋漪云拼尽了平生所学才终于帮女道士止了血,挽回了她奄奄一息的生命。不过,只有一点,宋漪云无能为力,那就是女道士的一边脸颊被划了两道伤,伤口的血迹早已干涸。

  多漂亮的女子,却生生被毁了面容,宋漪云也只能惋叹。

  女道士逐渐伤愈,她并不多言,每天只看着阴沉沉的天空和半柄断剑发着呆。在清闲时,宋漪云会与她聊聊,女道士起先很少说话,后来便慢慢放开。给宋漪云讲起了自己幼年的故事,纯阳的故事,并不只有漫天的风雪,还有曾经在花谷里一段深埋的记忆,尤其是那位同自己一起看雨的玩伴。

  长安也是雨季,可惜硝烟中的雨,总是带着血腥的气息,令人压抑。

  “我想念当年在花谷的雨,远处的山峦就像墨画一样,好看极了。”

  宋漪云笑了,说道:“别忘了,还有当年一起种的种子。你拿了一袋杏花种子,在我走之前,它们开花了。”

  女道士听到这里,立刻瞪大了眼睛,惊诧地望着宋漪云。

  宋漪云笑得快流泪了,她上前拥抱着久别重逢的玩伴,道:“小雪,我终于找到你了。”

  “你是……宋姐姐?”洛绛雪也不曾相信,她僵硬着伸出手臂,环住宋漪云的身体,缓缓收拢。

  “是我。我还想找你一起看花,可是当时你不在纯阳。”

  洛绛雪忍不住落泪,良久才说:“我回来后,师弟给了我你写的信,我下山去,可你已经出谷了。”

  那次的错过,又是数年的离别。洛绛雪在两年后下了山,入了浩气盟,再于战争爆发后,加入了抵抗安史叛军的义军。她为了掩护百姓撤离,与叛军周旋,最终寡不敌众被重伤,师弟拼死救出了她。

  “宋姐姐,我变得这样难看,你会嫌弃我吗?”

  洛绛雪指间摩挲着脸上的伤口,失落地望着宋漪云。

  宋漪云立刻放下手里的药材,来到洛绛雪面前,她如童年时那样,轻抚洛绛雪的头,温柔地说:“不会,小雪在姐姐眼里,永远是最漂亮的。”

  尽管洛绛雪依然失落,但这样的话语仍然使她感到一丝难得的慰藉。

  洛绛雪的离开,仍然来得突然。她甚至没来得及和宋漪云道别,就被义军召回了军中。而那晚,宋漪云照顾好伤患赶回时,帐中早已空无一人,只留下了一张字条。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她是义军中的斗士,伤愈后总得归队的。

  宋漪云心想着,冰凉的雨滴落在脸上,她只觉得眼眶又热又酸。

  

  (三)

  

  长安在不久之后沦陷,宋漪云随军,与众多不愿意归顺叛军的百姓一道向西南撤退。那时已经快要入冬,成都也和花谷一样极少下雪,但这里冬天阴雨连绵,几乎看不到一丝阳光。

  她瑟缩在房内,看着窗外撑着花伞的蜀地姑娘们唱着她听不懂的民歌,走过雾雨霖霖的街头。不由得想起了多年前师父送给她和洛绛雪的花伞。那把伞现在还放在花谷的阁楼里,恐怕早已破旧不堪了。

  直到战争结束,她也未曾与洛绛雪见面。她开始疯狂地打听洛绛雪的下落,消息却总是断断续续,最后杳无音讯,她提心吊胆着,生怕听到洛绛雪早已牺牲的消息。

  她去了纯阳,去了花谷……却无一人见过洛绛雪。

  ……

  安史之乱的结束,并非乱世的终结,而是大唐盛世进入衰败的开始。

  长安早已不如战前那般繁华,郊外更是万分荒凉。

  女道士整理好黑白相间宛如鹤羽般的道袍,以白纱掩面在郊外的小镇上疾步行走着。

  “这位女道长想必是花容月貌,掩面是怕自己太漂亮闪着兄弟们的眼睛吗?”

  一个笑得猥琐的黑衣人拦住了洛绛雪的去路,而他的同伙也出现在街道上,如同一群饿狼一般盯着身形单薄的洛绛雪。

  街上的其他百姓平日里深受这伙贼人的欺凌,却无一人敢上前帮助这个外来的女道士。

  洛绛雪毫不畏惧,抽出别在腰间的半柄断剑,当即将最先扑过来的两人打翻在地。

  为首的那人更是变本加厉,调笑道:“原来是个穷鬼啊,剑都是断的。不如道长撩开面纱,跟了兄弟们,我们给你换把新剑如何?”

  “贼子,休得无礼。”

  洛绛雪呵斥一声,立刻将断剑掷向为首的贼人,当即命中贼人面门,此人被强劲的力道击打地脑子空白了半晌。而洛绛雪立马飞身上前,接住断剑,再抵抗又扑上来的同伙。

  这伙人的功夫比起狼牙军可差远了,他们根本不是洛绛雪的对手。然而,却在洛绛雪一个疏忽之时,不知是谁扯下了洛绛雪的面纱。半张脸颊上那狰狞的伤痕赫然暴露,洛绛雪瞬间不知所措。

  那伙吃了亏的贼人虽然不敢再挑战洛绛雪,却仍然不依不饶地在嘴上嘲讽羞辱着她。

  “天哪!这么半天,原来是个丑八怪!”

  “这么难看的女人,老六你眼睛瞎了吗?不怕晚上做噩梦啊?!”

  “滚你的老三,她蒙着面我哪看得到?一个女人长这么丑,怎么不死了算了?非得出来污人眼睛啧啧啧……”

  洛绛雪僵直地站在街上,她捂着脸,听着贼人的嘲讽谩骂,眼角的余光看着四周百姓的惊诧,拼命忍着眼眶的酸疼,不让一滴眼泪落下。

  就在这时,刚刚还嚣张万分的贼人突然闭嘴,痛苦倒地。洛绛雪还未看清,便发觉身子一轻,反应过来时,自己已在半空。而明媚的阳光下,那墨色的衣襟和长发,令她视线久久不能移开。

  ……

  宋漪云带着洛绛雪降落在长安郊外的一片树林里,这里只有她们两人。洛绛雪再也忍不住,扑到宋漪云怀中嚎啕大哭。宋漪云没有言语,只是轻轻地抚摸着洛绛雪的背和披散的长发。

  等洛绛雪情绪缓和过来,宋漪云才说:“小雪,这次我绝不让你离开了,我带你去花谷,我们去看杏花,如何?”

  洛绛雪脸上的泪痕还未干,却笑着点了头。

  

  (四)

  杏花开的时候,正是烟雨朦胧的时节,洛绛雪坐在门口,倚着门框,望着门前那陈旧却保存完好的两把花伞。她伸手接住飘落的花瓣和冰凉的雨滴,笑得眉眼更加温润。

  这时,宋漪云从房间里出来,手里端着刚刚洗净的浆果,放在洛绛雪身边。

  宋漪云伸手摘去洛绛雪的面纱,温柔地说道:“不是说过,在家里不必掩面吗?你怎样我都喜欢。”

  洛绛雪有些难为情地低下头,有些害羞地轻笑着。

  宋漪云搂过洛绛雪的肩,望着屋外的杏花微雨,道:“明天,我们去采点蘑菇回来玩吧!再去找师姐她们领点种子。”

  “好,我们一起。”

       (完结)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