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名咸鱼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
墙头无数,CP洁癖,请勿KY
玛丽苏恋爱脑角色黑退散

© 吾名咸鱼
Powered by LOFTER

【剑三/花羊】花间晚照·02

实在抱歉更新较慢,因为年底考试,所以只能挤大半夜短暂更文。

前文见:目录

-------------------------------------

         万花将道士与村民领至客房,又安排手下将尸体和小孩带走。万花请凌倾然和两位村民坐下休息,凌倾然从容镇定,举止之间丝毫不失分寸。而村民却畏惧这个看上去冷面如铁的万花,举手投足之间畏畏缩缩,不知所措。

  “不必紧张,我答应帮你们,就不会背信弃义。如果信不过,我即刻送你们离开。”

  村民不懂万花这话背后的含义,也不信任万花,只好把目光投向一边镇定自若的凌倾然。凌倾然察觉到村民的紧张,温和地安慰道:“二位莫怕,且相信这位万花侠士吧,如果有事,贫道会尽力护二位周全。”

  “那……就按道长所言吧!”村民面面相觑,但见凌倾然如此镇定沉稳,便还是选择信任他。

  一旁的万花冷眼看着这一幕,手里把玩着自己的白玉烟斗。凌倾然看了看他手里细长的烟斗,无瑕的白玉仿若千年不化的冰雪般清冷,而精致的金色镶边恰到好处地勾勒着烟斗的轮廓,使之在清冷中添加了一丝华贵的气息却丝毫不显俗气。洁白的美玉和金色流苏一同垂下,使其委婉而不失大气,像极了柔美却冷清的姑娘,让人流连驻足却不敢轻易接近。

  这绝非平凡之物,再见其主人气质非凡,凌倾然轻抿了一口淡茶,心中隐隐觉得自己遇到了了不起的人物。

  半晌之后,守卫进门,对万花作揖,道:“副帮主,青鸢姑娘请您过去,她已经查出结果了。”

  “好。”万花应了一声,回头望向凌倾然和村民,问道,“你们谁和我同去?”

  村民抬起头,不敢回应万花。凌倾然起身,道:“我去吧!”

  万花点了点头,再将目光转向守卫,道:“带我去。”

  不一会儿,凌倾然和万花就被领到了另一间屋子里,行至门前,万花示意守卫退下。再伸手打开房门,对凌倾然说:“道长,请进。”

  凌倾然点头回应,随万花走了进去。

  这个房间摆设很简朴,一个空旷的大厅,地上放着两具尸体。另一边是窄小的卧房,中毒的孩子躺在床上,床边一个穿着苗疆服饰的女子正喂孩子喝下手中的药。

  “青鸢,如何了?”万花问道。

  那个叫青鸢的苗疆女子却并没有急着回答,而是等孩子喝完手中的药后,才起身看着万花,慢条斯理地答道:“这孩子中的毒在我们五仙教面前,不算什么,我给他配的药,喝两天就好了。”

  凌倾然立刻上前向青鸢作揖,谢道:“多谢女侠愿意相救。”

  “无妨。”青鸢回复了凌倾然后,就走向了正厅,凌倾然和万花紧随其后。

  青鸢盯着地上那两具尸体看了一会儿,再望向凌倾然,问道:“道长可否先说说,你是怎么遇到这两人的?当时发生了什么?这很重要。”

  青鸢最后的语气有些重,凌倾然也知晓事情的背后可能非常复杂,他也不由得皱眉,道:“贫道前几日路过江津村,听闻村民说此地自数月前起,就有小孩和未婚女子莫名失踪,而且官府也查无头绪。不料昨晚,我惊醒后察觉到窗外异动,就跳出去和他们交手。他们的武功不及我,但我并未使出杀招,他们却毙命。结果,村民来了之后,我们就发现了他们所绑架的孩子。”

  万花和青鸢都仔细听着凌倾然的叙述,青鸢沉思片刻,说道:“恐怕你还不知道他们究竟怎么死的吧?”

  “的确不知,只知他们并非贫道所杀。”

  青鸢弯下腰,拆开尸体胸前的衣物,并掰开尸体的手掌,道:“他们是中毒死的。”

  “什么?”万花眨了一下眼睛,神色比先前更加凝重。

  但青鸢却面不改色,接着说道:“他们的手掌有伤口,毒就是从手掌的伤口,见血封喉的。他们应该就是一直绑架村民的凶手,只不过这次他们运气不好,遇到了道长你。他们知道自己不敌,完成不了任务,又怕事情败露,所以就用毒自杀了。他们身上,还有没用完的毒药。此药是苗疆一种树木的汁液,平时无事,但若有伤口,见血封喉。”

  凌倾然听完后,说道:“他们的武学……的确和苗疆的五毒教相似。”

  听到这里,青鸢的脸色有些许不悦,辩解道:“道长误会了,并非如此。天一教是和五仙教同出一脉的,他们虽然武学与五仙教类似,但也有区别的。他们下在小孩子身上的毒,虽不至于立即致死,但会剥夺人的所有感官意识,使人与傀儡无异,如果超过七日不能解毒,那么就会有生命危险,即使勉强救回性命,也无法恢复意识。”

  “这……”凌倾然惊诧之于更多的是对这种歹毒手段的后怕。

  此时他的视线无意间扫过万花,却因为万花铁青的脸停了下来。万花微微低头,双眉紧皱,眼中尽是厌恶之意,又带着几分杀气,如若站在他面前的是平凡人,恐怕会吓得脊骨发凉。凌倾然倒没什么事,只是惊异于万花脸上的反应为何如此明显。

  但是站在一旁的青鸢却如心领神会般,丝毫不奇怪,反而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看来,此事的水,够深啊……我们得继续调查了。”青鸢边说边伸手轻拍万花的肩膀,意在劝他放松些,然后再转向凌倾然,说道,“这孩子要完全恢复至少两天,你们得留下,他康复后我送你们走。”

  当晚,凌倾然应允了青鸢的提议。但他回去向村民转达之后,村民虽然嘴上答应,实际上却畏惧恶人谷随处可见的守卫,这里的一切都令他们不自在。凌倾然只好请求万花派人送走村民,自己则留下等孩子的情况好转。

  之后的情况,果然如青鸢所说,中毒的孩子已经恢复,明早他就可以将孩子送回江津村。而这天夜里,他依旧难眠,靠着枕头坐在床上,望着忽明忽暗的烛火沉思着。

  这个据点之前是浩气盟的,他从几个守卫私下的闲言碎语中得知,恶人谷这个帮会占领秋雨堡不过数月,而同在洛道的红莲岗据点却被浩气盟占据,两派经常发生冲突,这可谓是个是非之地。如今,再加上这躲在暗处,中伤无辜的神秘组织,凌倾然对这里未来的局势捏了把汗。

  正思索着,突然传来敲门声。

  “请进。”

  话音刚落,来者便走进屋内。随着他越来越接近火光照亮的地方,他的面容轮廓也逐渐清晰。凌倾然立刻认出,那正是万花。此刻的他已经不复初见时那般令人生畏的严肃,依然冰冷的面容增添了一分平易近人。

  凌倾然准备起身,却被万花阻止,随后万花毫不客气地坐在了他的床边。

  “在下打扰了,希望道长见谅。”万花微微低头致意,再抬头望着凌倾然有些茫然的双眸,继续说道,“若不是事情紧急,我也不想这么晚来打扰道长。”

  “发生何事?”凌倾然在疑惑的同时,也本能地有了一丝警觉。

  万花接着说:“我们仔细调查了此事,出去的兄弟送来消息,此事可能与天一教有关,他们的窝点可能离这里不远。我早些年曾与天一教的一些教众交过手,他们的手段狠辣至极,并且一部分人相当记仇。道长你伤了他们的人,并且没让他们绑架村民的阴谋得逞,恐怕他们不会放过你。所以,道长还是尽快回纯阳较好。”

  “这……怎么可能?”凌倾然将信将疑,但想来谨慎的他,也想过此事的严重性,他有些为难,“可今年的名剑大会已经不远了,我早已答应友人一同参与,此时怎么可能失信不去呢?”

  凌倾然的这个反应,让万花突然冷笑了一声,道:“道长可知江湖凶险?名剑大会每年都有举办,和这样的比赛比起来,道长的身家性命,岂是儿戏?再说,道长若将此事告知友人,想必他们也能谅解。”

  然而,凌倾然却并未回答,他沉思了许久。万花知道他拿不定主意,继续劝道:“道长的名号在武林中已是人所周知了,‘紫霞剑仙’的称号也是无上荣光,你身上的这把宝剑也未必比名剑大会给的差,何苦执着呢?性命比起这些,不更重要吗?”

  “不是的。”凌倾然打断了万花的话,解释道,“我出门前找师叔卜过卦,说我此行会遇上不简单的事情。天命岂是随便窥探的?我当初也不信,但是想起前几天发生的事情,我觉得我不能就这么离开。正如你所说,他们若真的是什么天一教,我此行可能会非常危险。但我总觉得,如果就此回去,我会错过一些重要的事情。”

  “这……无稽之谈!”万花觉得面前这个纯阳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样子,还讲一堆光怪陆离的东西。

  “师父和师兄们都曾对我讲过江湖的险恶,我每次下山都是做好了准备的。”说着,凌倾然起身,对万花作了个揖,“多谢这位万花侠士的关心,贫道必须上路,无论顺利还是劫难,都由我自行承担。”

  面对凌倾然这样坚决的态度,万花只无奈地长叹了一声,便再没劝解,道:“那……道长请自行小心。”

  万花离开后,凌倾然抚摸着“皓羽”的剑身,一边琢磨着万花的话,一边回忆之前发生的事情,唯恐漏了细节。他一直心存疑虑,想要离真相更进一步。人就是这样,越是危险越是不让涉及的地方,却偏偏欲罢不能。

  第二天一早,已经恢复的小孩被送至凌倾然身边,他被恶人谷守卫领着,走向秋雨堡的出口。

  在大门外,他又见到了万花,黑红的衣袍依然如初见时那么冷艳。万花见他走来,便上前对他说道:“道长此去扬州,必然要经过浩气盟占据的红莲岗,沿路浩气恶人的人多有冲突,而且这道上多有荒凉偏僻之地,不宜久留。为保安全,望道长迅速通过,切勿久作停留。”

  话已至此,凌倾然的心中更是对这个恶人万花感激不已,立刻向其再作一揖:“多谢副帮主。这几天多仰仗副帮主的关怀,敢问副帮主姓名,日后定当报答。”

  万花的手摩搜着手中白玉烟斗精致的雕花,道:“你若要知道,我就告诉你吧!我姓方名弈。报答就不必了,此去多加小心,后会有期。”

  凌倾然点了点头,谢过万花后抱着孩子骑马飞奔入通向江津村的小道。

  望着凌倾然衣袍纷飞的身影,万花冷笑着摇了摇头,他向那个在角落里隐藏了许久的明教招了招手。明教立刻现身,走到万花的面前,问道:“副帮主,有何吩咐?”

  万花指了指凌倾然渐行渐远的身影,对明教说道:“老陆,你找几个身手好点的兄弟,暗中跟着他。天一教的一定会找他麻烦,到时候我们可顺藤摸瓜调查他们老巢。”

  “好,我即刻去办。”明教说完,便飞身离开,瞬间没了踪影。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