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名咸鱼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
墙头无数,CP洁癖,请勿KY
玛丽苏恋爱脑角色黑退散

© 吾名咸鱼
Powered by LOFTER

【剑三/花羊】花间鹤(十)

 前文见:目录 

---------------------------

     “她告诉我的,就这么多。”顾青岚一边转达一边惋叹,“至于曲梦萝和前任帮主、叶帮主之间有什么矛盾,这我和她都不曾知晓。而师父和曲菀翎,还有不少曾经被这场争斗中伤的人,都是牺牲品。”

  秦苏静静地听着,面无表情地煎着药。顾青岚知晓他还对当初的事情耿耿于怀,便就此打住,说起了另一件事。

  “不过她最后告诉我,师父所中的毒,并非无解,但需要去五毒看看。”

  原本希望看到秦苏有点希望的顾青岚,这次又失望了,秦苏只抬头看了她一眼,还没来得及表达任何的期许,就因为她最后那句话而烟消云散。

  “我不是不想去五毒,我在外行医游历多年,人脉还算很广。当初和我有过交情的一位五毒弟子,在制毒制蛊方面天赋异禀,可她也束手无策,只告诉我回去钻研一段时间再找我。而五毒靠近南诏,那边一直动荡不安,阿离的病情反复无常,岂是随便能出远门的?”

  秦苏面露愁色,他摇了摇头,长叹一声,遍继续煎药。

  “是啊,这太难办了。您的那位朋友,可有音信?”

  “一年前曾寄信给我,说可能找到了解决的法子,但是只是初步的推测,未曾试验过。而且,她当时也在外事务缠身,只能搁置,让我再等等。”

  “既然这样?那何不去找她?”

  “她并未告诉她目前在何处,而且你师父的身体状况,我如何敢随意离开他?更别提带他出行,当年在阵营中,他树敌不少,如果遇上意外,得不偿失。况且,也许万花的医术,也能解毒亦说不准。”秦苏一边往罐子里加药材一边说,“早几年我还是很爱冒险的,为了行医,为了专研医术,我什么危险的地方都去过。但是自从和阿离在一起,我再不敢随意冒险,我怕离开他,也怕失去他。等你以后也有了割舍不掉的人,就会明白我的心情了。”

  顾青岚不语,她只抬眼看了看窗外灰蒙蒙的天,怕是又快下雨了,手里处理着今早刚采回来的药材。

  当晚,慕离正翻看着叶问水寄给他的战报,突然听见房门的响动,他立刻手忙脚乱地将手中的纸张往枕头底下塞。然而,他脸上的慌乱神色仍然没能逃过秦苏敏锐的眼睛。

  “别藏了,你心里那点事我还不清楚?”秦苏走上前,看着慕离像做错事的小孩子那般低头,不由得笑出声。他伸手拨弄了一下慕离前额的碎发,问道:“你这几天心神不宁的,发生了什么事?”

  慕离茫然地望了秦苏一眼,然后慢吞吞地从枕头下拿出刚才自己藏起来的,已经被揉得皱巴巴的纸,递给秦苏。

  “你看看吧!叶帮主有麻烦了,他们枫华谷那边被狼牙军偷袭,而且恶人的据点也未能幸免。他们来势汹汹,恐怕……是要造反。”

  “什么?”

  秦苏眉头一紧,道:“这是真的?”

  慕离也愁容满面,沉重地点了点头,说:“叶帮主本来就想让我帮他,这种事情他肯定不会对我说谎。我在纯阳的时候,有下山回来的师弟找过我,说边关发生叛乱,有重镇失守。苍云军因平叛不力,被朝廷责罚,现在退守雁门关。可惜我很久不出山,也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以我之前的了解和他们给我送来的情报,绝对是安禄山那伙人没错了。”

  秦苏思索了片刻,继续说道:“除了上次带你去纯阳,我也至少两年未曾出谷了,没想到外面的局势竟然如此动荡不堪。这几天我会找回谷的弟子们问问,你别太操心了。”

  说完,秦苏便搂着慕离睡下。

  在第二天的傍晚,顾青岚就收到了帮主的召集令。她急匆匆地告别了师父师爹,立刻快马加鞭地出谷。秦苏看着她飞奔的背影,心中更加忐忑。

  一个月后,游历回谷的万花弟子终于带来了最新的消息。

  “师弟,外面到底如何了?真的发生了叛乱吗?”秦苏表面不动声色,实际上心急如焚,他这一个月都尽力宽慰着慕离,如果真的发生如此情况,恐怕慕离不会再安分地待在万花谷,往更可怕的方向想,或许万花谷可能也无法为他们提供庇护。

  万花弟子也无奈地摆了摆手,说道:“非常不好。安禄山数月前就公然造反了,我离开之前,枫华谷都已经失守了,现在可能已经打到洛阳了。”

  “什么?这才多久?朝廷都镇不住吗?”

  “麻烦啊,安禄山联合史思明,还有几个重镇的节度使一起反叛,守军现在节节败退。原本浩气盟和恶人谷在枫华谷争斗,结果狼牙军一来,他们都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枫华谷算是丢了,如果洛阳再守不住,恐怕殃及长安不远了。朝廷奸臣得势,早年就挥霍无度,我还真捏把汗。”

  万花弟子的话让秦苏更加担忧。

  “那师弟你有何打算?”

  “我?先回来修整一下,准备准备,过些时日再出谷,随军做个军医什么的。”

  “如此也好,师弟,你快去休息吧,我不打扰了。”

  夜里,秦苏趁慕离睡着,悄悄起床,点灯查看慕离从叶问水和顾青岚手中拿到的所有战报,枫华谷一带的两大阵营成员已经停战,看来这次狼牙军的势头不小。等他翻完战报,再回去睡觉时,却见慕离睁着双眸,神色清明,静静地望着他。

  “阿离,怎么还不睡?”秦苏轻抚着慕离的侧脸,柔声问道。

  慕离轻笑:“你不也没睡?大半夜的起来看那些战报,你比我还担心他们呐!”

  “外面的情况,不乐观。阿离,你有何打算?”

  “如果是十年前的我,早就二话不说提剑下山了。可我清楚我现在是什么情况,我也不想你担心难过。”慕离一边说一边伸手抚过秦苏的黑发,“你也长了白发……”

  “不碍事。”秦苏握住慕离还在自己发间穿梭的手,轻轻摩挲,“只要你平安,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明天我将给叶帮主书信答复。叛军这次如此凶猛,是得做好最坏打算。我曾有个想法,但不知道是否可行。”

  “是什么?”

  “浩气盟和恶人谷虽然理念相悖,但不管怎么说,都是大唐子民。如果江山不保,那么恶人谷和浩气盟也将唇亡齿寒,现在停止争斗,组织义军共同抵抗狼牙军,或许可行。”

  秦苏想了想,道:“这……他们会采纳吗?”

  “我也不知道,试试吧!如果能够成功,浩气盟和恶人谷的势力也是不容小觑的,至少给狼牙军不小的打击。”

  “明天再说吧,太晚了。”

  秦苏灭了灯,屋里只剩了窗外明月投下的柔光,慕离睡在秦苏身边,挽着他的手。

  “青岚临走前,把她在魂墟见过曲菀翎的事情告诉我了。”

  “嗯……你怎么想?”

  “不怪她,当初因为副帮主的事情,我的确有意戒备和疏远过她。她对我的感情,我有过察觉,其实如果当初及时跟她说清楚,未必会发生后来的事情,可惜,我没有。”

  “别想了,世上没有如果。就一件事情,我至今都不会原谅你。”

  “什么?”

  “你当初不声不响就走了,可曾和我商量一句?你什么都不清楚,就直接喝了曲梦萝给的茶,你到底想没想过我?”

  “……”慕离沉默良久,久到秦苏以为他已经睡着了。

  “罢了,谁叫我偏偏喜欢你,不原谅,又怎么样?”

  就在秦苏阖上双目后,他听见了慕离微弱的声音:“对不起……”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