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名咸鱼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
墙头无数,CP洁癖,请勿KY
玛丽苏恋爱脑角色黑退散

© 吾名咸鱼
Powered by LOFTER

【剑三/花羊】818本服那对花式秀恩爱的花羊(五)

新增路人跟帖

-------------------------------------------------------

  放了暑假,我开始了天天吃饭睡觉渣基三的颓废日子。除了我师父这个工作党之外,游戏里的那帮人比我好不到哪去。

  某天下午,我师弟突然来找我:“师姐,打55吗?”

  我:“什么配置?后台多少?”

  师弟:“苍歌花羊。除了道长,我们段位都很低。”

  我:“不会是……”

  师弟:“就是他们,不用问了。”

  我不想被塞狗粮了,非常非常不想。然而……人菜瘾大这种话说的就是我,于是我同意了师弟的组队。

  无视他们,无视他们……真打起来什么都顾不上,肯定不会被他们闪到的。话是这么说,但是……一切的发展都不遂我愿。

  我进组之后看到琴爹已经切了相知心法,就在YY里随口一问:“琴爹,你怎么切心法了?上次不是莫问吗?”

  “哦,家苍说他没绑定奶,没什么安全感,所以我决定双修。”

  然后我YY里传来我师弟的傻笑,琴爹很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唉……苍爹这么帅,我怎么就偏偏挑中了你这么蠢的?”

  呵呵,明争暗秀,我懂我懂。不过,气氛很快被名剑大会进入窗口打破,我点了进入,地图是试剑台,过图时我疯狂祈祷:求遇到小一点的队伍。

  之后,眼前一亮,我们五个都被传入比赛地图。惯例,先看看对面的情况,这一看……天哪,我一段,师弟他们最多也就三段,对面是怎么匹配到八段玩家的?

  “不是吧?他们的段位怎么这么高?”

  YY传来道长的小声哔哔:“唔……我十段……”

  我突然想起师弟告诉过我,除了道长,大家段位都很低,呵呵……除了道长。好吧,段位看完了,看职业,气纯冰心花间带两个奶毒,我扶额:“道长,你自求多福。”

  道长没有说话,只在战场频道打了一个:“QAQ~”

  54321,开始。

  果不其然,道长被对面推得非常地惨,不止如此,每次花间差一刀快死时,道长大喊:“吞日月了,他跑不了——”

  系统娘动听的提示音响起:“经脉受损,无法运功。”

  “啊——你把我们全都沉默啦——”

  接下来,就是喜闻乐见的场面。

  “剑小纯,快来集火。”

  “被推。”

  “快过来,你残血了,太远奶不到。”

  “啊!被推下台子了QAQ~”

  “快跳上来啊!”

  “啊!又被推下去了——”

  唉,可怜的剑小纯,被推被沉默被封内,YY里一直都回荡着道长喊救命的声音,以及花哥温柔的:“别急,别慌,我来了。”

  不得不说,被集火的道长真的很惨,真空期非常的长,血线就像过山车。连起初非常淡定的花哥都有点急了,不过……道长反而乐观了起来。

  “我的转乾坤CD好了,转乾坤在手,我必不可能死。”

  一秒,两秒……

  我听见了一声绝望的哀嚎:“我交转啦——救命啊——”

  “我去救咩咩,琴爹,其他人交给你了。”花哥把春泥及时糊在了道长脸上。

  此时,我眼角的余光突然瞄到了战场频道的喊话——

  【战场】【花哥】:糊你春泥,护你心脉。

  【战场】【道长】:感谢春泥,救我羊命。

  “哟?道长,你这么心疼奶妈了?”我在YY问了一句,“还设置喊话以前都没看到。”

  “这是花花专属喊话。”

  呵呵,我再也不问你了。

  这一场僵持了十分钟,因为有苍爹在,伤害我们还是略微领先的。可是——现在提醒各位,JJC不打到最后一秒,永远不要太乐观。在我们觉得只要不死人,我们稳赢时,我听见了道长被集火的惨叫。

  “救命啊——没转了,没蛋壳了,要完要完……”

  “快来我们这里,我奶你。”

  “我来啦!你们在哪?啊……”

  我还没反应过来,我看到了团队面板上道长那一栏写着“重伤”。

  我们都还没反应过来,只听见了YY里两位奶妈的声音。

  “抱歉,我已经很努力在追了,可是视角卡了。”这是有点无奈的琴爹。

  “你呀!绕柱子?再绕?老纸折叶都捏手里了,就是给不出去,羊毛又皮掉几层了?嗯?”这是愤怒的花哥。

  “他们集火我,我扛不住了,习惯性绕柱子。”这是道长的小声哔哔。

  “什么?柱子是你情缘吗?柱子能奶你吗?我情敌怎么这么多?夜话就算了,现在连个柱子都和我抢咩?”这是更加火大的花哥。

  然后,道长就再也没说话。

  我觉得这个气氛不对啊,努力找点什么话题缓解一下,这时候我看到了道长的喊话:咩咩摔倒了,没有缝针不起来。

  “嗯??道长……你这个喊话……”

  道长仍然不敢说话,此时战局还很焦灼,我只听见了花哥的长叹:“唉……败给你了,你们加油,我找机会脱战。”

  对面可能是手累了吧,总之,我不知道是什么骚操作,花哥真的脱战了,他拉起了道长,此时离比赛结束仅剩两分钟。最戏剧性的就是,我们还找到机会打死了对面的一个奶妈。

  出了JJC,我们都没再继续打,原因是道长觉得自己的失误太丢脸,他现在太极不想生,壳也不想补。

  “好了好了,我能真跟你生气吗?看你绕到柱子旁边被对面集火,而我有技能救不了,眼睁睁看着你倒下,我那是心疼和着急。”这是恢复到温柔状态开始安慰道长的花哥。

  此时,聊天框又是一行字——

  【团队】【道长】:【道长】对【花哥】说:“要跟我抱抱吗?”

  战场区这么人来人往的地方,他们就这么抱了两分钟。

  “55打着太累,要不然……我们去吃鸡好了,反正是周末。”苍爹的提议得到了大家的一致支持,除了道长。

  剑纯吃鸡,你是认真的吗?

  “别怕,我们保护你,我有决斗。”

  “我有山河,只要你别炸。”

  “咩,南风。”只见花哥大笔一挥,道长被定在原地。“跟我绕柱子,说不惩罚是不可能的。”

  明争暗秀,我懂。

  此时,吃鸡界面弹了出来,我们“愉快”地点了进入。

===================吃瓜群众分割线=============================

  路人A:如果这是XXX服,那么我想说这个咩我遇到过,是不是叫【XX】,那天他摔死在巴陵的跑商路上,我去拉他起来,他死活不起。我以为他是挂机,准备走了,这时候突然来了一个关了阵营的恶人花哥,只见他读完缝针的条,那只咩就起来了。我还觉得奇怪,这是恶人的007吗?怎么恶人拉他就起来,同袍就装死?好吧,我懂了,祝99,以及花哥啥时候转阵营?5000金我替你们出。

  路人B:呵呵,别以为打了马甲我就认不出是谁。那个咩是我们帮的,据点战、大攻防、帮会战场天天装死不来,我一直以为他可能是挂机党,直到我看到了他和一个恶人花坐着小红车跑图。我还密聊过去,问他:“你不是说你很忙吗?怎么现在在跑图?”他回答:“忙着陪情缘也是忙。”我就把话放在这里,把这个花勾搭到我们帮,不然……以后开恶人号天天劫你镖。

  路人C:吃鸡之后怎么样了?楼主快更,想看剑纯怎么吃鸡。

  路人D:不说了,以后瞿塘峡见一次杀一次。上次手痒想打个人,正好看到个没关阵营的,结果还没打死,他被一个跟我一样是恶人的万花带飞了。人没打到还被秀一脸,喵哥举起双刀!

评论(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