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墨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
墙头无数,CP洁癖,请勿KY
玛丽苏恋爱脑角色黑退散

© 影墨
Powered by LOFTER

【昭师】双向暗恋(一个小小的段子)

自家cp之一点的梗,@派了个派 来,我素一个温柔的大总攻,大半夜的都喂粮,看我多好
=============
少时的司马昭最喜欢和自家兄长趁着父亲入朝,母亲照顾幼子的空当偷偷跑到城外的竹林当中。读书,抚琴,练剑,或是聊天,即使什么都不干,只是发一天呆,司马昭也是乐呵呵地跟在司马师的身边。
十五岁那年,司马昭正值青春年华,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对情爱之事总有着懵懂的冲动。可他爱慕的对象,不是任何一位花容月貌的小姐,而是自家那位沉默寡言又严肃清冷的兄长。他一直特别喜欢簌簌飘落的竹叶之下,风撩动兄长乌黑的发和素白的衣衫的样子。
“兄长,你真美……”
司马昭看得有些痴醉,直到自己的脑袋被狠狠地敲了一下才清醒过来。
近在咫尺的兄长依旧用毫无温度的冷冽眼神看着他,然后再用清冷的语音说道:“天快黑了,赶紧回去吧!”
他本来还有一句话想说,但兄长这么冷清的气场,已经让他被迫将想说的话全部咽进肚子里,一个音也发不出。
最后,他只能揉揉后脑勺,尴尬地笑两声:“好,好……”
一路上司马昭满脑子都想着兄长,无论是小时候和自己嬉戏玩闹的样子,还是少年时开始严肃却不失温柔地管教自己的样子,还有……现在自己眼前这个素白的背影,太让他痴迷了,可是,兄长的步伐从不曾放慢,他总感觉自己永远都追不上。

司马师走在前方,照样心乱如麻。他对于情感方面的事情虽然略显迟钝,但毕竟都是那个年龄过来的,他仍然清楚地知道司马昭刚才看他的眼神究竟意味着什么。
——他真的是那样的意思吗?
一定是的,他那样看着自己的眼神,早就不是第一次了。而且……他曾经说过的梦话里,的的确确总是喊着自己。
——我喜欢他吗?
怎么会不喜欢?他的影子早就铭刻在了自己的心里,虽然从不表态,但如果没有了他,自己总会觉得心里空了一大块似的难受。而且,他绝对没期待过想要司马昭说完接下来的话。
——可以给他机会?可以放纵自己爱一场吗?
答案——未知……家族,伦理,世俗,太多太多的压力要承受,如果只是一时冲动的情感,完全没有力量去承受一切。
于是,他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用最清冷,最寡淡的态度去面对,换来了这短暂的尴尬。可为什么,心里像失去了什么似的,破裂开了一个空洞。

到家了,他们今天运气不佳,正逢他们的父亲司马懿下朝归家,就这么凑巧地碰到了一起。
“不是让你们在家好好待着吗?你们两个又跑出去鬼混了吧?!趁我不在就为所欲为了?”司马懿看着这两个熊孩子,原本指望司马师能管管司马昭,结果硬是被司马昭带沟里了,想想都得扶额。
“父亲……这……”司马昭向来惧怕父亲的威严,心里暗叫倒霉,只好战战兢兢地走出来准备认错。
“父亲,是我的错,别罚昭,我来承担吧!”
没想到兄长却挡在了他的面前。
“兄长,明明是我拉你出去的……”司马昭想辩解。
“别说话!”司马师立刻一个眼刀飞过去。
目睹了这场兄弟情深的好戏的司马懿,心中的怒气莫名其妙地全消了,只剩下哭笑不得。摆了摆手道:“今天就算了,下不为例。”
两兄弟庆幸逃过一劫。
进门之后,司马昭突然问:“兄长,你刚才看我那眼神……”
“怎么了?”司马师没看他。
“没什么……兄长你想听我刚才在竹林里说的后半句话吗?”司马昭也不恼,他偷瞄司马师的侧脸已经看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不想。”
话音刚落,不等司马昭反应,司马师已经快步离开,直奔自己的房间。
他迅速锁上门,靠在门上情不自禁地笑出了声。
“傻弟弟……”
随后,他打开了窗户,窗台下是未擦净的司马昭昨天半夜翻窗进屋的鞋印。

END.

哎哟我天,终于扯完了,我写了什么?我也不知道,啊哈哈哈哈~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