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名咸鱼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
墙头无数,CP洁癖,请勿KY
玛丽苏恋爱脑角色黑退散

© 吾名咸鱼
Powered by LOFTER

【昭师】同居三十题(撒糖啦!不甜直播吞刀片)

现代AU,有OOC


  1、相拥而眠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个夜晚在睡梦中惊醒了,那个梦境里,自己踏过的地方,全部都是流淌的鲜血。

  为什么会做那么奇怪的梦?而且总是一直重复……

  “哥,你怎么了?”

  司马师一惊,赶紧抹掉额头上渗出的冷汗,然后强装镇定地答道:“没事,做了个梦而已。”不等司马昭说下一句话,司马师就躺下闭了眼睛。

  司马昭有些无奈地挠了挠头,但他没睡,一直看着司马师。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人的眉头又开始紧皱起来,冷汗不断渗出,一定是又做了噩梦,说起来他的确很累,如果晚上这仅有的休息时间也被噩梦惊扰的话……

  司马昭越想越心疼,轻轻抚过司马师面容的轮廓,替他将冷汗拭去。然后……轻轻将他揽进自己的臂弯里,轻抚着兄长的背,在他耳边柔声道:“哥,我在……”

  梦里的世界依然鲜血淋淋,他在一片死寂之中拼命寻找着出路,就在快要绝望的时候,却感觉到了最熟悉最贪恋的温度,那声及时的安慰顿时驱散了所有的阴霾。

  司马师醒来的时候,司马昭抱着他睡得正香,他看了看墙上的挂钟,现在才七点。既然是休息日,那就再睡一会儿吧!随后,司马师回抱住司马昭的手臂,慵懒地闭上眼睛。

  熹微的晨光透过窗棂,落在两个相拥而眠的青年的身上……

  

  28、一方受轻伤

  

  “把脚抬起来,不许动。”

  在司马师异常凌厉的眼神威胁下,司马昭乖乖地把自己扭伤的脚抬到椅子上,看着对方还带着愠怒的脸,司马昭连疼都不敢喊一声。

  “我现在给你换药,疼就说一声。”

  司马师的话语没有一点温度,司马昭苦笑着,心想:我要是喊疼那岂不是会很惨?

  但是,司马昭的担心却完全是多余。司马师换药时非常认真,动作异常地温柔,虽然碰到伤口的时候还是会有些痛,但对于司马昭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借司马师专心致志地给他换药的时候,司马昭将自家兄长的面容再细细打量了一番,真美啊!不管是在什么时候。

  “好了,换完药了。”司马师放下手里的纱布,看着司马昭的眼睛,接着说道,“这几天给我好好在家待着,不过作业必须按时写完,耽误的课我给你补,其他的不用你操心,还有……”

  还没有说完,不耐烦的司马昭一把将司马师拉过来,没给司马师任何反应的时间,一下子吻住了对方的唇。

  等吻够了,司马昭才抱着司马师说:“哥,我知道,我什么都听你的。”

  司马师将下巴抵在对方肩膀上,伸手轻轻抚过还残留着余温的双唇,轻笑一声:“笨蛋!”

  

  21、在屋顶上看星星

  

  七夕之夜,司马昭意外地没有去凑热闹围观学校的表白大会,而是乖乖地回了家,独自一人跑到天台望着漫天的繁星发呆。

  牵牛星和织女星到底在哪里?虽然他努力地寻找,但就是找不到。

  “唉……我好不容易记得要回家,你却跑去加班……”司马昭越想越郁闷,饮下一杯清酒。

  “大晚上的跑到这里喝酒?这不是你的作风啊!”

  清冷的声线响起,司马昭惊得差点连酒杯都掉了。回过头去一看,果然是自家兄长,他偷偷掐了自己一下,竟然没有做梦。

  “那什么……哥,你不是加班吗?”

  “提前回来了。”司马师若无其事地说着,一边坐在司马昭的身边。

  司马昭给司马师倒了一杯酒,司马师轻轻抿了一口,漫天的星辉倒映在清澈的眼里。对于司马昭来说,自家兄长那俊美的侧影比天上的星星好看太多。

  正在司马昭望着自家哥哥出神的时候,司马师却突然抬手指了指墨色的天幕,说道:“那边是织女星,牵牛星……哦,在那边。”

  司马昭急忙顺着司马师手指的方向眺望,但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不过他仍然装作看懂的样子,说道:“对,很漂亮。”

  “切!”司马师冷哼了一声,不屑地望了他一眼,“对什么?我是乱指的,我也不知道在哪。”

  司马昭愣了一秒,然后一个鬼点子突然窜进他的脑子里。他一把将司马师的肩膀揽过来,笑着说道:“何必呢?非得找那两颗星……依我看,那两颗不错。”

  顺着司马昭手指的方向,司马师这次却看得非常清楚,那两颗星没有什么特别,却是漫天的繁星中,靠得最近的两颗。就像……此刻的他们。

  司马师难得一反平常那严肃的态度,笑得温软而柔和,他轻轻靠在司马昭结实的肩膀上,凑近他的耳边说道:“昭,我爱你,永远不要离开你。”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