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墨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
墙头无数,CP洁癖,请勿KY
玛丽苏恋爱脑角色黑退散

© 影墨
Powered by LOFTER

【丕师】千行诗篇恨难书#02·登楼

  “过些时日你们就可以回家了。”

  那晚曹丕说过的话。

  司马师不知道曹丕所说的过些时日究竟是多久,他只知道那天之后,他仍然在这寂寞的宫殿里住了很久,除了偶尔曹丕闲来无事会来看看他之外,其余的时日都是在孤寂的月光下读书度日。

  午后,天空阴沉沉的,飘起了雪。屋子里虽然燃着炭火,但只着了一席单衣的司马师还是觉得彻骨的冷。司马师将宣纸在桌案上摊开,上面的字迹有些陈旧。

  ——我独孤茕,怀此百离。忧心孔疚,莫我能知……

  “那首诗是先帝驾崩时朕写下的。”

  司马师抬头,看见曹丕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

  “陛下……”司马师赶忙起身向曹丕行礼。

  看着这个谦卑的少年,曹丕笑了笑,将身上的披风取下披在司马师的背上。

  “太冷了,你还身着单衣,不怕把自己弄病了吗?”

  司马师没有回答,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曹丕。曹丕的脸庞有些瘦削,眼角也有一丝岁月留下的痕迹,仔细看的话还能发现他头上早生的华发。曹丕的眼睛就和他的诗一样,总是隐藏着一层忧伤的雾霭,怎么都散不去。

  “看够了吗?”曹丕伸手轻轻捏了捏司马师略带婴儿肥的脸颊。

  司马师被曹丕的这个举动吓了一跳,他轻轻往后躲了一下,但真正接触到曹丕微凉的手指时,司马师却没有再抗拒。

  “好了,不逗你了。”曹丕的脸上难得挂着看上去还很轻松的笑,“整天待在这屋子里,不觉得闷吗?今天带你去一个好地方吧!”

  司马师入宫以来,头一次踏出这个书阁。他默默地跟在曹丕的身后,穿过一个又一个回廊,他们一路无言,直到走到了城墙底下。

  司马师抬头一望,只见面前是一座高楼,直耸云霄。

  “陛下,为何来这里?”

  “这里是整个洛阳最高的楼阁,登上去就能把整个都城尽收眼底。随我去看看吧!”

  曹丕没有让随从跟上来,他时不时会回头看一眼走在后面的司马师,那孩子一直低着头,面无表情,简直是他父亲的翻版。

  到了最顶层之后,曹丕径直走向最边缘,双手扶着朱红的栏杆,看着楼下鳞次栉比的都城。司马师站在曹丕身后,他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洛阳,无数的亭台楼宇整齐地排列着,一直延伸到苍白天空的尽头。如此宏伟壮观的场面,带给司马师心中无限的震撼。

  饶是如此,司马师的外表依旧不动声色,仅仅是嘴角勾起一个微微的弧度。

  “如何?好看吗?”曹丕转过头问道。

  “太美了,壮观之至……”

  “登高台以骋望,好灵雀之丽娴。飞阁崛其特起,层楼俨以承天。步逍遥以容与,聊游目于西山……”

  曹丕吟的这首赋司马师很熟,他记得曹丕说过,这是当年在铜雀台上所作的。

  “当年在邺城的时候,在铜雀台上俯视全城,大抵也如此。只是当时朕还只是公子,还没有拥有这万里江山,当年的心性与现在也大不一样。”

  对于一直阅读曹丕的诗赋的司马师来说,他能够从那字里行间读到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诗人的心绪。而现在站在他面前的这个人,正以一种睥睨天下的姿态俯视着整个都城,双眸的神光不怒自威,令人敬畏。

  “陛下,现在的您已经是天子,自然不可像以前一样。”

  “天子?”曹丕冷笑一声,“这并非是朕的天下,朕不过是一个过客罢了。国家总会衰亡,而天下也终有易主的一天,我曹魏也逃不过这样的命运。”

  司马师难以置信地望着曹丕苍凉的侧颜,古往今来,有哪个君王会说这样的话?可是,转念一想,曹丕说的没错,天下列国有哪个能万古长存呢?无论如何鼎盛辉煌,衰落的那天都令人唏嘘,他听父亲说过,汉献帝离开的背影十分寂寥萧瑟。

  但是眼前的这个人,绝对不会像那样离开的,尽管如他所说,他不过是一个匆匆过客。

  “陛下所说不错,但陛下真的甘心看到日后自己的江山易主吗?”

  曹丕摇了摇头,说道:“无妨,若是那人有足以取得这天下的才能,我甘愿把这天下让给他。”

  “陛下好气度,师佩服之至。”

  司马师说完,上前了一步,将楼下的都城看得更加清晰。劲烈的冷风撩动着他的黑发和衣襟,而视线里曹丕的背影分外地挺拔与苍凉。

  “陛下为何要带师来这里呢?”

  “今日无事,想到你入宫这么久了,总是在书阁里也闷得慌。再说,这座你生活了这么多年的城,不想看看它究竟是什么样子吗?”

  “承蒙陛下挂念,今日得见,永生难忘。”

  那是司马师十四年来第一次在这样的地方看到这洛阳都城的全貌,那样的震撼让他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当他看到那个人睥睨众生的眼神,心中顿时充斥着无限的敬畏与倾慕。

    “今晚就送你回家。不过朕很欣赏你,以后还是会召你入宫。不过,你可以放轻松点,在朕面前不必太过拘礼。你……没有异议吧?”

  看着曹丕深邃的眼睛,司马师犹豫了一会儿,没有回答。直觉告诉他,这不是一件好事,因为以司马家族严苛的家教而言,他还是很担心父母的苛责。但是,无论怎么他都不想拒绝,和曹丕待在一起的日子虽然不多,但是却异常地轻松自由,这在以前那个压抑的家里,是他想都不敢想的。

  “怎么?有问题?”曹丕继续问。

  “不……并无异议……”

  “那好。”

  虽然做出决定的司马师心里还是有些不安,但还是选择了答应。并在看到曹丕转身的那个温柔的笑容时,心中的忐忑奇迹般地烟消云散。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