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名咸鱼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
墙头无数,CP洁癖,请勿KY
玛丽苏恋爱脑角色黑退散

© 吾名咸鱼
Powered by LOFTER

【昭师】玄幻·深蓝天命馆(第四章)

  “昭儿,给我认真点!”父亲有些愠怒地教训这他。

  “嗯……”看着父亲眼严厉的眼神,司马昭也不敢造次,闷声低下了头。

  等挨过训之后,司马昭的心里有些沮丧,直到一只温暖的手抚过他的头顶。司马昭抬头就看到了司马师温柔的笑容,心情顿时也轻松了不少。

  “哥哥,我不想每天都练琴,好无聊啊!”司马昭扑到司马师的怀里,一边撒娇般地乱蹭,一边抱怨。

  而司马师却不恼,依然温柔地抚摸着司马昭的碎发,说道:“我了解你,其实你也很喜欢音乐,只不过不喜欢被逼着学罢了。”

  “是的呢!”司马昭委屈地点点头。

  “没事,父亲面前我尽量帮你,不过你可别让我失望。”

  听到这句话之后,司马昭脸上的阴霾瞬间消失不见,立刻换上了如同太阳般温暖明朗的笑容。

  “哥哥,你真好。”

  司马师也温柔地搂过司马昭,两个孩子在幽深的庭院里紧紧相拥。

  这个片段到此为止,亦幻亦真,像是褪了色的画卷。美好又遥远,可望不可即。

  “昭——快走……”

  似乎有人将他推进了深渊,可是那人却说那是通向希望的路。

  “哥哥,昭不想走——”

  可是无论他怎么叫喊,都没有人再回应他。

  刚刚清醒过来的司马昭,脑海中的记忆如同潮水一般翻涌着,虽然零碎又混乱,但有一个人的影子一直在他的心中,清晰无比。

  他想起了自己刚来时所在的画室,那么多漂亮的肖像画,他却唯独在那幅画前驻足。那画上的人,就是他梦中的人。可是,现在他的梦中之人在何处呢?

  就在刚才不久,他才和一个奇怪的家伙交战。那人的灵力非常强大,他本来以为自己可能会死在那人手里,却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个千钧一发的时候,他的身体却感觉到了身体的异样,似乎有一股力量像火山里的熔岩异样迸发出来。

  于是,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伴随着炫目的光影,让司马昭的视线一片惨白。待到视线逐渐清晰了,眼前确实飞速上升和旋转的暗红天空,而脚下确实万丈深渊,还有喷薄的熔浆。

  “这次死定了……”

  脑海中仅仅冒出了这样的念头,之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终于回忆完了昏迷前的事情,司马昭赶紧看看自己的身体,令他惊异的是,他不仅没有死,身上甚至连伤口都没有。

  “喂!你感觉怎么样?”

  正当司马昭发呆的时候,诸葛诞在一旁有些轻蔑的提醒道。

  “嗯?”

  司马昭应声转过头,他看到了一旁的诸葛诞,还有王元姬。

  “元姬?”司马昭有些难以置信,因为上一次的事情,他不确定这是不是幻觉。

  “是我。”王元姬微微一笑,答道,“其实我是天命馆的使者之一,子元大人派我去保护你的。本来我在关键时刻应该阻止你到天命馆来,但是那天我正好要给我的祖父祭灵,没想到我一不在,你竟然就惹了这么大的麻烦。”

  “元姬……你……”听了王元姬的这番话,司马昭更加目瞪口呆。

  诸葛诞想说什么,但是王元姬示意他安静,让司马昭自己一个人想想。不知过了多久,在漫长的沉默当中,司马昭的思绪开始一点点被理清。

  “所以……其实我应该是天命馆的人,而且我还有一个哥哥,那天他把我推进了虚拟空间的入口,才把我送到了那个世界……”

  “看来你能够想起来。子元大人其实就是你的哥哥——司马师,当年他为了保护你,才求郭女王把你带到那个世界。那天很危险,可是你就是不走,他只好把你推进去了。”王元姬只是简略地告诉了司马昭,那时毕竟她不在场,而且她也不确定如果全部说出去的话,司马昭会不会直接崩溃。

  “难怪……”难怪他会突然顺口就叫子元“哥哥”,“可是,现在我哥他……在哪里呢?”

  诸葛诞虽然不看好司马昭,但是一想到下落不明的司马师,只好暂时克制住自己的情绪,耐心地解释:“子元大人在带你出去的时候被暗算了,我猜可能又是一些死忠曹家的余党做的,而且能够暗算道子元大人,实力绝对非常强大。”

  “据我所知,曹家现存的势力中,能够有如此强的实力的人不多。其中之一应该有夏侯玄,他和子元大人是宿敌,而另外的人……”王元姬犹豫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说,“我也不清楚。”

  “好了。”诸葛诞干咳了一声,压制着心里的不满对司马昭说道,“因为大人留了一手,所以这里的空间还没有被攻占,你若是真想救他,现在就听我们的。”

  “好,我一定救出哥哥。”司马昭站起来,握紧了拳头,眼神坚定。

  同时,在黑暗空间内,司马师最终不敌夏侯玄,倒地不起。身上的伤口鲜血直流,剧烈的疼痛让他连喘息都变得艰难,虽然他仍旧紧握着利剑,但是实在无力再战。

  夏侯玄眼里的仇恨就像火焰一般,随时准备将他焚成灰烬。

  他看着夏侯玄的利剑向他劈下来,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这算我欠你的,太初……”

  但是预想中的死亡却没有到来,在剑刃要砍到司马师的前一瞬,一股更加强大的力量将夏侯玄的利刃弹开,力道之大让夏侯玄都后退了几步。

  “太初,冷静。”来人阻止了夏侯玄,夏侯玄虽然不甘心,但也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那人看了司马师一眼,继续对夏侯玄说,“你现在还不能杀他,他留着还有用!”

  “曹叡大人,你没杀死司马昭吗?”

  “没有。”曹叡冷笑了一声,“不过他坠进了熔岩里,恐怕凶多吉少了。”

  “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司马师心里顿时一惊,他挣扎着想要起身,却被曹叡按住了肩膀。而不甘心的他又再次握剑,但还没有拿起来就被夏侯玄的剑刃弹开。这时,只见曹叡脸色一暗,司马师顿时感到一股异样的力量正在注入自己的身体,让他的感官逐渐变得麻木,直到失去知觉。

  ……

  “这个天命馆分为本馆和别馆,也就是所有空间的核心,如果这两个地方被毁坏,那么所有的空间将不复存在。很久以前,刘家控制着整个天命馆,但是后面被曹家篡夺了控制权。而控制别馆的司马家则依附于曹家,但是你的父亲司马懿大人却在你父上曹丕大人去世之后夺取了整个天命馆的控制权。”

  王元姬一边走一边给司马昭讲,这些事情司马昭不清楚,因为他离开的时候年纪实在太小,好多事情都不懂。

  “唉?元姬,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是我祖父告诉我的,我祖父生前是本馆高层。”

  “哦,那我父亲为什么会突然造反?”

  “据说是曹操大人和曹丕大人都去世之后,司马懿大人无法忍受曹爽将天命馆给一个傀儡控制。毕竟曹爽是个贪得无厌的人。在最初本来承诺了要把控制权交给曹叡大人,但是曹丕大人死后他却立了另外一个继承人,就是傀儡曹芳大人上位,并且企图剥夺司马懿大人对别馆的控制权。所以……司马懿大人忍无可忍,才选择了造反。”

  “那成功了没有?”

  “成功了,司马懿大人手刃了曹爽,并且夺取了权力。但是,他没有把权力还给曹叡大人。”

  “为什么?”

  “因为你的哥哥,子元大人……”诸葛诞接着解释。

  “嗯?”

  “子元大人也很有实力,他也盯上了首领的位置,不愿意把到手的继承机会让出。司马懿大人也很无奈,但是他仍然不忍心处置子元大人,于是就眼看着曹叡大人和子元大人明争暗斗。后来子元大人准备杀了曹叡大人,但是他没想到曹操大人临死前曾经给了曹叡大人一颗核心,那里面是对曹叡大人的祝福和对司马家族的诅咒。”

  “那后面又发生了什么事?”

  “就是放出了天命馆里的恶灵,那些恶灵力量强大且凶残至极,可以随意让曹叡大人操控。于是,那晚的天命馆比地狱还要恐怖,到处都是鲜血和尸块,烈火中的哀嚎声响了整整一晚。司马懿大人带着子元大人逃到了暗室,不过那里也很快被恶灵攻破了,他为了保护子元大人而死。”

  “父亲……”

  司马昭垂下了头,虽然他对幼年的经历没什么太多的印象,但是梦里那个严厉但不失关爱的身影却时不时能让他感到一丝温暖。

  “后来,子元大人把你拜托给了郭女王,那个可以自由穿行平行空间的女人。不过你当时说什么都不肯走,但是恶灵穷追不舍,子元大人把你推进空间之后受了重伤,但是依靠着司马懿大人给的核心勉强逃脱劫难,并且控制了一部分空间。”

  “但是……”诸葛诞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曹家的一些余党一直没有放过子元大人,只是十分畏惧子元大人的实力。他们曾经安排了一场联姻的骗局,但是被子元大人识破了,不过可惜的是你的行踪被暴露,所以子元大人杀了未婚妻夏侯徽,于是和夏侯家族也结了仇。这一次,他们把你引到天命馆,一定是想利用你来威胁子元大人。所以,大人凶多吉少了。”

  “不,我不能让哥哥死。”司马昭说完,一拳打在了墙上,他们现在正在一间美术室里,司马昭的面前正是司马师的画像。“告诉我,怎么救他?”

  “必须潜进本馆,不过那里非常危险。我们先找找子元大人留下的东西,看看有没有什么有用的。”王元姬一边说一边拍了拍司马昭的肩膀以示鼓励。

  “好,就这么办。”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