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墨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
墙头无数,CP洁癖,请勿KY
玛丽苏恋爱脑角色黑退散

© 影墨
Powered by LOFTER

【昭师】晋歌天命上元劫#30·蜕变

  清晨,司马昭独自在院子里舞剑。这几年他的剑术越发精湛,力道愈加苍劲。但是一个人舞剑总是觉得有些寂寞无趣。


  等司马昭练得累了,便坐在树下休息。看着蔚蓝的天空中飘过的白云,其中一朵云的轮廓像极了两个比剑的人。他不由得想起了很久以前,兄长成亲前夕的那次舞剑。


  那时候兄长才刚成年,而他也还是个十七岁的大孩子,他们都在天真烂漫的年纪,即使已经经历了许多的无奈,但一切都还没有被权力和死亡的阴影所玷污。


  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九年了,两人都已经成年,而且他自己也即将为人父了。这九年里,他们经历了太多,他无法想象他的兄长在经历了权力重击和生死离别之后,究竟是在怎样的黑暗之中沉潜挣扎,但是他除了偶尔带去一些安慰之外,几乎无能为力。


  正在他苦恼的时候,一双温暖的手抚上了他的头顶。


  “兄长……”司马昭下意识地叫了一声,轻轻抚上了那双细嫩的手,记忆里他和司马师经常这样。


  “嗯?子上,你在说什么?”温柔的女声响起,打破了司马昭的幻想。


  司马昭抬起头,看到自己面前的正是妻子王元姬,她身怀六甲,行动不便,司马昭生怕她摔倒,立刻起身扶她。


  “元姬?你怎么来了?你应该在屋里休息才是。”


  王元姬的眼里突然闪过一道灰暗的光,但是在司马昭关心地问话之后瞬间消失,她微笑着回答道:“当然是来看看你,这些年你懂事了许多呢!不过我可不希望你太累。”


  “嘿嘿!元姬,你未免把你夫君想得太弱了,我司马子上可有的是精力,这点功课对我来说简直不值一提。”司马昭爽朗地笑着,仿佛又回到了以前那些放荡不羁的日子。


  王元姬一脸嫌弃地推了推司马昭的胳膊,说道:“才夸你一句就原形毕露了,真不知道咱们的孩子出生之后,你怎么管他呢!”


  “当然是严加管教啦!这还用说?”


  “谁会信啊?你会和他一起疯才对吧!”


  “元姬,你就别取笑我了……”司马昭终于被王元姬笑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哦,对了。你有日子没去看兄长了,很想他吧?刚才都叫错了呢!”王元姬的神色有些意味不明,看不出她此刻的心情到底如何。


  司马昭的心里立刻警觉起来,连忙敷衍道:“啊……那个……元姬别多心,小时候偷懒被兄长教训惯了,下意识地以为是兄长来教训我了。”


  王元姬轻笑一声,道:“你们兄弟二人的事情,我多心什么?只是容儿这孩子没有娘亲已经够可怜了,再没父亲照顾怎么行?”


  “啊……是父亲大人不让兄长见容儿的,我今晚去看看兄长,顺便找父亲说说。”


  “如此甚好。”


  司马师已经记不清那次和父亲争吵之后,到现在已经过了多少时间了。他一直都待在书房里,一步都不曾出去,除了每天有侍从来送东西,司马昭偶尔带着司马容来看看他之外,他也没有接触过任何外人。


  唯一能够感知时间变化的就只有每天从窗外照进的微光,和每夜燃尽的蜡烛。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不再那么害怕和讨厌寂寞了,他已经融进了这无边的寂寞和无望的等待之中,以前迫切想要得到的权力,虽然依旧遥不可及,但是每每想起的时候,他的心里却再也没有任何的波澜。


  四年前的那封诏书还在枕边,但是不知从何时开始,那上面的字也已经不再刺眼,那封沾染了他的血和泪的诏书,就这样在时间漫长的流逝当中,见证了他逐渐平静的心境。


  这本是一件好事,但如今却有另一个棘手的问题,关于他的身体。起先只是偶染了风寒,他没有怎么在意,被抛弃之后他更不在乎自己的性命了,一切都看天意。结果越发严重,竟然两天都没有力气下床了,侍从送来的饭菜大多数情况下也是原封不动。作为无用的弃子,他在家族里的地位已经日渐衰落,侍从只是按照命令,每天送些必须的东西,他的死活,那些人是丝毫不会理会的。


  喉咙连声音都发不出,只有无休止的剧痛,而且头昏脑涨,全身无力。周围寻求不到任何人的帮助,除了他的父亲和弟弟之外,他也不屑于任何人的在意。已经深秋了,夜里的书房冰冷刺骨,蜡烛被一阵冷风吹熄了,但是他没有力气起来再去点燃,晚上这里也没人可以叫。


  被遗忘的滋味,的确不是一般的难受,更可悲的是,也许他会死在这里……如果就这样死了,或许也是不错的结局,虽然自己的抱负还未实现,但至少这样安静地死去不会引起任何的注意,而且没有了自己,父亲大人就不会那么苦恼了吧?


  正想着,喉咙一阵疼痛,他剧烈地咳嗽起来。


  “兄长——”


  突然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司马师竭力想起来,但是奈何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能隐隐约约看到司马昭正站在不远处看着他。


  “昭……你怎么来了……”


  司马师努力从剧痛的喉咙里发出几个音,语气毫无生气,就像下一秒就要断气一样。


  看到如此虚弱的兄长,司马昭顿时心痛如刀绞,他没来得及回答司马师,就直接跑到司马师的面前。因为光线昏暗,所以司马昭看不到司马师的脸色,但是他能明显感觉到司马师脸庞的轮廓已经瘦削得见了棱角。


  他不顾一切地将司马师抱在怀中,将下巴抵在司马师的额头上,然后蹭了蹭司马师的脸。司马师消瘦的身体传来的热度如同火焰一般。


  “兄长,为什么你病得这么重,都没人管你?”


  司马昭心疼得落泪,滚烫的泪水滴在司马师的脸上,和司马师眼角的泪一起滚落。


  “昭……能见到你,死也值了……”


  司马师费力地伸手抓住司马昭的手臂,这样的怀抱已经很久都没有享受过了,他感觉自己快被溺死在这短暂的温存中了。


  “我要去找大夫,一定会治好你的。”司马昭带着哭腔说道。


  “别去……”司马师发出这两个音之后,喉咙又是一阵剧痛,抓着司马昭胳膊的手下意识收紧。


  指甲嵌入皮肤的微微的痛感让司马昭清醒,但是他仍然不准备依着兄长。他将司马师轻轻放下,拉过被子给司马师盖上,然后柔声道:“兄长,你别担心,我一会儿就回来。”


  说完,司马昭立刻起身往屋外走。


  司马师想阻止他,但是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罢了……”


  知道那家伙绝对不会听他的,都这么久了,那份感情还没有淡忘,他是该高兴还是该遗憾呢?想着,他昏昏沉沉地睡去。


  司马师再次醒来的时候,屋里已经被烛光照亮了,燃烧的炭火也让屋里变得温暖起来。他向身边望去,果然是司马昭担忧的面容。


  司马师突然轻笑,道:“昭,何必这么担心?”


  “兄长还说,生病了也不告诉我一声……如果你真有什么,我也不想活了。”司马昭情不自禁地开始带着哭腔的责问。


  “说什么傻话……”司马师想要伸手摸摸司马昭的头以示安慰,可是手臂没有力气。


  司马昭轻轻握住司马师抬起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他凝视着司马师的脸,因为生病而变得苍白,以前那双锐利的眸子,如今也变得分外深邃。这是司马师在这两年的寂寞中的蜕变,以往的尖利棱角,如今都已经被隐藏了起来。


  不过,这一切在司马昭的眼里,是非常令人心痛的,眼下,他唯有将兄长的手握得更紧,希望能够告诉他,他是在乎他的,一直在意。


  “昭,别担心我。以后这个家族的命运会由你肩负,一定要谨慎稳重些,切不可像当时的我……”想起两年前的事情,司马师突然觉得那时的自己的确又肤浅又愚蠢,不禁黯然失神,“那么不自量力,轻浮狂妄……落到这样的下场也是活该……”


  “兄长别这么说。”司马昭轻轻抚过司马师的眼角,柔声安慰道,“父亲其实一直惦念着兄长,他不会真正抛下你的。”


  听到这里,司马师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下,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来,虽然他不大相信。


  “昭,不管我今后的命运如何,我都希望你能够成为了不起的人,我相信你的能力。你不止会超越父亲,超越我,你更是能够站在天下顶点的人……”


  司马师将充满期望的目光投向司马昭,清冷的面容浮现了温暖的微笑,这是只有面对司马昭的时候才会有的笑容。


  “在兄长心里,我真的这么厉害吗?”


  听到兄长这么夸自己,司马昭的心里说不出的高兴。


  “当然,你可是我的弟弟。”


  司马师的脸上带着疲倦的笑容,他轻轻闭上双眼,小声说道:“回去吧!元姬应该在等你。”


  见司马师让他离开,司马昭的脸立刻垮了,带着乞求的语气说道:“兄长,我告诉过元姬,今晚来陪你的。”


  “好吧……”沉默了一会儿,也没有再拒绝。“昭,有些事情我希望你记住。第一,不要做任何不自量力的事情;第二,无论什么时候,不要违逆父亲。”


  司马昭沉默,久久凝视着司马师那清瘦的脸庞,他明显地感觉到司马师同两年前大不一样了。那封诏书就在他的枕边,连司马昭都看到了上面的字,他还担心兄长又会受到刺激,但是司马师的表现却平静极了。只有在提到父亲的时候,司马师嘴角浮现浅浅一笑,那双深邃的褐色瞳孔,已经看不见昔日的锋芒了,取而代之的,是让人看不透的深沉。


  “好……”


  司马昭吹熄蜡烛,爬上床躺在司马师的身边,将司马师楼在怀中。记忆中小时候他们也是这样亲密地蜷在一起睡觉,就像两只幼小的猫。


  “兄长,我放不开你了。如果注定要辜负的话,我绝对不会选择辜负你……”


  司马师良久没有回答,司马昭以为司马师睡着了,他正准备睡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司马师低沉沙哑的声音:“他们都说过,我是天命选中的人,我相信,我的命运不会就此终结。”


  不知道是认真的,还是梦中的呓语,总之司马昭听到这句话就感到莫名的心疼。他将兄长搂得更紧,轻轻吻着兄长的颈子和眼角,柔声道:“兄长,无论何时,昭都会在你身后。”


  寂静的夜里,再也听不到其他的声音,他们在各自的梦中沉睡。少年时期青涩的面庞,已经在时间的流逝当中一点点蜕变,不过不管变成什么样子,内心深处的情感依旧坚如磐石,从未磨灭。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