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名咸鱼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
墙头无数,CP洁癖,请勿KY
玛丽苏恋爱脑角色黑退散

© 吾名咸鱼
Powered by LOFTER

【昭师】晋歌天命上元劫#24·温存

  司马家和王家的婚事已经商定,婚期也逐渐临近。随着时间的推移,司马昭越来越坐立不安,他很想找司马师聊聊,但这几日司马师一直和夏侯徽在一起,完全没有机会。


  适逢司马懿把两兄弟叫去检查功课,回去之后他们才有了一段单独相处的时间。


  司马昭把司马师拉到书房里,为了不被打扰,他索性直接把院门给锁上了。他们没有点灯,在黑暗中借着月光摸索着走到里屋的房间,房门大开,月光照进来,将中间的桌案照亮。


  两人相视而坐,司马昭先说道:“兄长,今天不谈功课和政事好吗?”


  司马师点了点头,道:“好,听你的,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嗯。”司马昭得到司马师的准许之后,直接说,“兄长,我就要娶元姬了,你真的一点都不想和我些什么吗?”


  司马师想了一会儿,平静地说道:“元姬是个聪明的姑娘,王家又是世家大族,和司马家素来交好,这门亲事自然极好……”


  “不,我不是指这个。”司马昭急躁地打断司马师的话,“我是说,仅仅是你的想法,不考虑家族与元姬本身,甚至不用考虑我。兄长,你就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吗?我只是把元姬当做我的妹妹,并不想娶她,我真正想娶的人……”


  “我知道。”司马师也没有容司马昭说完,他不太想听到那个名字,即使他心知肚明司马昭指的是谁。“昭,有些事情不是你能左右的。不爱又怎样?世家大族的婚姻里,有几个是真心相爱的?都是为了利益而结合,有的甚至成亲之前都没有见过对方,然而谁也不能因为这个就将婚姻推掉。”


  “唉……”司马昭长叹一声,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无精打采地趴在桌上。


  司马师见司马昭这副模样,于心不忍,伸手安抚着摸了摸司马昭的头,柔声说道:“昭,不管你娶谁,总之我爱你。如果你爱上元姬,我也不会怨你。”


  司马昭一听,就立刻来了精神,不过司马师的话着实令他伤感,他立刻握住司马师的手说道:“兄长,相信我,绝对不会辜负你的。只是,元姬……”


  “无论你究竟怎么想,元姬将是你的妻子,你必须对她负责。你我之间,就像现在这样吧!不会离开,还有那么多相处交心的机会,这不是很好吗?何必非去计较世俗和名分?”


  司马师比司马昭更成熟一些,说出的话也十分理智,他的语气冷静沉稳,不过司马昭听得出他是真心的。司马昭感觉自己心中笼罩的阴云突然就散去了,颇有雨过天晴的愉悦,没有什么比真心相待更加重要,他突然一下子吻住司马师的唇。


  司马师没有抗拒,反而伸手环住司马昭的脖子。司马昭也心领神会,伸手紧紧抱住司马师,两人都滚到地上,司马昭死死压制住司马师。


  等到这个漫长的吻结束之后,司马昭笑着在司马师耳边轻柔地说道:“兄长,我也是爱你的,我的心里一生只有你。今晚,可以这样吗?”


  司马师犹豫了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轻声道:“随你吧……不过,轻一点,我可不想像上次那样。”


  司马昭更加兴奋,在司马师的唇边吻了一下,然后说道:“放心吧!兄长大人。”


  随后,他们像两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一样,相互纠缠,谁也不肯放开对方。因为上一次的阴影,司马师对这样的事情还是有一些恐惧,但是他仍然没有推开司马昭的意思,反而把司马昭的手臂抓得更紧。司马昭也算体贴,感受到司马师的不安,便轻轻吻着他的眼睑。


  月光伴着清冷的晚风落在空旷的房间里,司马师的模糊的视线中,恍恍惚惚觉得自己似乎坠入了深深的湖水之中,希望的光越来越远,但从未消失,四周越来越黑暗,他却甘愿坠落。


  等一切都寂静下来的时候,月亮已经升到了房顶的天空上。司马师被司马昭抱着躺在床上,他累得快散架了,但是不想睡去,这样单独相处的夜晚,每分每秒都万分珍贵,再过一些时日,这样的机会就更少了。


  “昭,我不想睡,你陪我说说话吧!”司马师将头靠在司马昭结实的肩膀上,一手抚弄着司马昭搭下来的头发。


  司马昭轻抚着司马师纤瘦的腰,笑着说道:“我也不想睡,今晚的我们就像以前一样。小时候有一次叫你娘子哥哥,被父亲听见之后,把我叫过去臭骂了一顿,说我没大没小的。”


  “呵……那次啊……”司马师的脑海里立刻出现了那时候的情景,小小的司马昭趁他不注意,一下子扑过来,嘴里还叫着那句“娘子哥哥,被吓到了吧?”,虽然当时觉得不好意思,但是看到笑得天真的司马昭,司马师心里一点都没生气。可惜,这句话好死不死正好被路过的司马懿听到,又是恰好司马昭贪玩没做好功课,结果就被骂了一顿。


  “不过我还是想那样叫你,在我心里,一直都想娶你当我的娘子。”


  “随你吧!”司马师温顺地靠在司马昭的肩上蹭了几下。


  “我还以为你会骂我呢!”司马昭又诧异又高兴。


  “才不会……不过,有一段时间,我还真的是讨厌死你了。”司马师故意停顿,决定看看司马昭的反应。


  果不其然,司马昭立刻坐直了身子,他可不相信从小疼爱他的兄长竟然会讨厌他,便问道:“不是吧?兄长说笑的吧?”


  “那么紧张干什么?”司马师侧躺在床上,慵懒地用手撩了一下自己前额的黑发,笑得魅惑,“那都是你刚出生没多久的事情,那时候父亲正忙,母亲整日照顾你,家里没人管我。我总觉得你的存在,让母亲不再关注我,所以那段时间我可讨厌你了。”


  “啊……原来兄长还会吃我的醋啊?”司马昭有点泄气地摇着头,不过他转念一想,突然很想知道兄长吃醋的样子,说不定特别可爱。


  “可是,后来就渐渐变了。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你了,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总是闯祸,有几次还害得我也中招。可是,当我难过的时候陪我一起哭的只有你,而你闯祸的时候也只有我救你,有时候我真希望不要长大,永远停在以前的日子。”


  司马师开心地笑了,但是笑声中却又充满了无奈与不舍,他们注定是不可能回去的。


  “兄长,昭此生定不负你。”司马昭的眼神被一片阴影遮挡,看不清楚,但是坚定的话语让司马师的心里感到分外的踏实。


  “我相信你。”


  “我不信。”司马昭突然坏笑着说,双手突然箍住司马师的肩膀,“除非兄长肯宣誓,就是婚礼上的誓言。”


  “你……”司马师虽然诧异,但是在看了司马昭的眼神之后,他还是叹着气妥协了,“好吧,就依你了。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哈哈……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司马昭虽然高兴得嬉皮笑脸的,但是话语毫不轻浮,他执起司马师的手将那句埋藏心底已久的话说完。


  “你呀!”司马师宠溺地笑了,这短暂的温存已经足以使他终身难忘了。


  以后会发生什么,没有谁会在意。司马师早已告诫过自己,这样禁忌的爱恋难有永恒,不过未来有什么变数他已经不愿再去多想了,一切顺其自然。


  一个月后,司马昭和王元姬的婚礼如期举行。这次坐在席下的是司马师,他看着司马昭和王元姬穿着庄重的红黑色礼服,仅仅有条地完成了仪式的各项流程。不过他的心里并没有多难过,因为他和司马昭早就结发和宣誓了,不差这种世俗的名分。


    随后,一切平静下来,只有家里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是关于司马懿和张春华之间的事。


  司马懿由于终日废寝忘食的工作,偶感风寒,加上积劳成病,卧床不起。期间,司马懿只让他宠爱的柏夫人陪伴左右,子女们偶尔被允许去探望,但其他几位夫人司马懿都不愿意见。


  虽然备受冷落,张春华顾念着往日的情分,在得知司马懿病倒后还是决定前去探望,却没想到遭到了司马懿的恶语相向。


  随后,张春华开始绝食自杀。当下人将这个消息告诉司马懿的时候,司马懿皱了皱眉头,然后怒道:“绝食就绝食吧!别再拿这种事来烦我。”随后,司马懿便搂着年轻貌美的柏夫人继续说笑。


    这一幕被司马师全部看在眼里,他的情绪开始翻涌,对母亲的同情与不平,对父亲的不满与愤怒都夹杂在一起。


    “父亲,母亲好心关心您,您却连她的死活都不管,您真无情。”司马师第一次顶撞自己最崇拜的父亲。


     司马懿不悦地看了司马师一眼,道:“这是长辈之间的事情,与你无关,少来过问。”


    “现在挨饿的人是我的母亲,即使您不管母亲的死活,我也必须管。父亲,我真替母亲感到悲哀,她为了您付出了那么多心血,即使您不爱她,也不能这么对她。何况,是为了……”司马师差点把那个名字说出口,但好在他及时闭嘴了。


    司马懿的目光立刻严厉起来,把柏夫人都吓了一跳。


  “大人,妾身告退。”柏夫人在司马懿轻微点头之后,立刻退出了房间。


    现在,这里就只剩下了司马懿和他最信任最宠爱的长子,但是两人之间的气氛却失去了以往的和睦,紧张得可怕。


    “你还想说什么,继续。”司马懿的声音很轻,但是司马师听得出来父亲非常生气。


    “我不明白,那个已故的君主究竟哪里比得上母亲。母亲虽然不能给您至高无上的权力,但是您处于困苦之中的时候,只有母亲能够为您分忧。而魏文帝,他虽然能够给您权力和利益,但是他同样可以让您万劫不复,你们之间即使有感情,但也无法摆脱利益关系吧……”


    司马师还没说完,就被司马懿狠狠地扇了一个耳光,司马懿气得浑身发抖,指着司马师愤怒地说道:“逆子!我与文帝之间的事情,还轮不着你来说三道四。别以为平时我宠着你,你就能为所欲为。”


    司马师却毫不恐惧,他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毫不示弱地说:“那好,既然在父亲的心里,我们连一个死人都不如,那么我们也不要活了。我与母亲一起绝食,到死为止。”


  说完后,司马师摔门而去。


  “你给我站住!”司马懿伸手大声说道。


  但是司马师这一次没有听从司马懿的话,很快离开。


  司马懿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想了很久,他与曹丕还有张春华以往的记忆在脑海中反复重演,究竟谁更重要?他不好说。没有张春华,他不可能毫无后顾之忧地在朝堂为官;没有曹丕,他很可能早就葬身在了曹操的剑下。


  总的来说,他更喜欢曹丕一些吧!虽然这段感情里面夹杂着太多的利益纠葛,虽然曹丕的性子真的够恶劣,但他还是爱得越来越深。而张春华呢?他们真的没有感情了吗?不是的,只是说不上来究竟是爱,还是信任,亦或是愧疚。


  司马师的心情不好,司马懿这次真的生气了,他的脸还在火辣辣地疼。司马昭来找他,但是他没有见,他不想让司马昭看到他这副样子,更不想司马昭知道那些事情。


    不过,他瞒不住司马昭的。司马昭虽然表面上懒散,但是心机绝对不浅,他早就打听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司马昭跳窗进入了司马师的房间,然后从背后抱住司马师。


  “就知道你会来。”司马师无奈地说道。


  司马昭放开司马师,绕到司马师面前,看了看司马师还残留着伤痕的左脸,心疼地问道:“兄长,还痛吗?”


  司马师冷笑:“打你一下试试。”


  “兄长,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不必参与这些事情的,顶撞父亲的人是我,不能连累你受罚。”


  “可我宁愿受罚也不想让兄长难过,兄长,你都饿一下午了,吃些东西吧!”


  “不,我说过要和母亲一起绝食的,母亲不吃,我绝对不会先吃。”司马师态度坚决。

  

    司马昭有些心急,道:“兄长,我怎么忍心看你绝食?我去劝劝母亲吧!”


  “不,我说到就要做到。”司马师一口回绝。


  司马昭没辙,然后赌气般地坐下来,道:“那我也绝食。”


  “昭,你……”司马师又惊又气地指着司马昭。


  “兄长,别再说了。我可不想看着兄长饿着而自己饱餐,这么没心没肺的事情,昭做不出来。”司马昭坚决地打断司马师的话。


  “罢了,随你。”司马师没好气地说完,就走到书房读书去了,不再理会司马昭。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