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墨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
墙头无数,CP洁癖,请勿KY
玛丽苏恋爱脑角色黑退散

© 影墨
Powered by LOFTER

【丕司马/同人文】夙愿(百日丕司马第九日)

       司马懿已经记不清初见曹丕时是怎样的景象了,只是记得有一个模糊的身影,轻轻倚靠在暗红的廊柱上,深邃的眼眸静静地盯着他。

  而曹丕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呢?在别人的眼里,或许仅仅是一个威严冷傲的帝王,而在司马懿的眼里,则是个任性傲慢甚至有些恶劣的死小孩,尽管他仅仅比自己小八岁,还有就是背负了别人永远都看不见的伤痛与凄凉。

  也许就是因为个性如此,所以这次才会硬将司马懿单独留下,无论司马懿怎么推辞他都不肯退让。

  那是皇初六年的中秋之夜,宴会早已结束,曹丕拉着司马懿登上了楼台,然后扶着朱红的栏杆静静地仰望镶嵌在墨色天空中的那轮圆月。

  司马懿原本是不愿来的,因为不久前他才答应司马师今夜一定会回家。但是曹丕的要求他一贯也不会拒绝,所以便安静地站在曹丕的身后。

  “仲达今日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

  曹丕突然回头问道。

  司马懿愣了愣神,然后迟疑着摇了摇头,答道:“并没有。”

  曹丕轻笑着转过头,望着皎洁的月光说道:“有也没关系,今晚就说几句话,不会占用你太多的时间。”

  “那么陛下有什么话要对臣说呢?”

  “不是说了吗?在没人的时候别叫我‘陛下’,也别自称为‘臣’。”曹丕一边说一边向司马懿递来一个很不满的眼神。

  “好的,子桓。”司马懿懒得和曹丕争辩,反正曹丕真正执拗的时候,别人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即使是他。就像前不久才提议伐吴一样,司马懿力劝曹丕不可征战,但依然被当众驳斥。

  正想着,司马懿感觉自己的右手手腕突然被握住了,一阵冰凉。

  此刻正拉着司马懿的手的曹丕温柔地笑着,问道:“今夜月色正好,仲达能够答应我一件事情吗?”

  “什么事情?”

  “就是等我一统天下之后,我退位,你辞官,我们找个好地方隐居吧!那时候可以天天看着这么美丽的月色呢!”

  司马懿轻笑,一统天下?那得等多少年?还有,若是真等到那天,你会还放得下这至高无上的权力?看着曹丕笑容里隐隐的悲凉,想必他也知道这不太可能吧!但是,作为一个美好的夙愿也未尝不可。

  “我答应。”司马懿点了点头,答道,“若你依旧权倾朝野,我将为你运筹帷幄;若你隐居山野,我将与你笑看风月。”

  得到答案的曹丕突然上前,一下子将司马懿揽过来,紧紧地抱在怀中。他轻轻在司马懿的耳边说道:“有仲达这句话,此生足矣。我此生恐怕都放不下你了……”

  那时候,司马懿一直觉得曹丕是个感情用事的人,例如在诗词里尽情抒发的感慨情思,或者经常许下那些几乎遥不可及的诺言。这样的诺言太多,回答到最后,也就渐渐成了敷衍。

  而当初的那些近乎是敷衍的回答,在多年之后,逐渐成了执念。

  再次想起那晚的事情,已经是十几年之后了。同样是中秋月圆之夜,司马懿独自站在自家的楼阁上,望着遥远的明月,任凭冷风撩动他的华发。

  而站在他身后的,是个意气风发的青年,他的次子司马昭。

  “你究竟是怎么想的?”司马懿问。

  司马昭的脸上却再也没有往日的懒散不羁,而是万分认真地答道:“我绝对不会放弃兄长的。”

  “哦?是吗……”

  突然想起十几年前,曹丕经常对他说的话——“仲达,我此生都不会放弃你。”

  记忆中的画面虽然有些许的斑驳,但仍然能够触动他的心弦。

  所以,次日他看着正与他对弈的司马师,突然情不自禁地说:“但愿你能比我更幸运。”

  司马师自然知道司马懿究竟在说什么,他低下头沉默不语。

  棋局终结,等司马师离开之后,突然有一阵清风夺窗而入,金色的枫叶落在棋盘上,如同断翅的枯叶蝶一般。

  “子桓,你说当初如果我每次都认真地对待,结局会不会不一样?至少,现在回忆起来能够好受一些吧?”当然,世间没有如果,不过执念而已。

  ——夙愿也好,执念也罢,尽管遥不可及,至少曾经拥有。



       

——宣传时间——

洛阳城中,曾携手山河;

首阳山上,亦同观天下。

千年岁月落去,却有后人依然记取,当年风华。

一百日,光阴流转;

一百场,故事相传。

以百日为期,用我们的方式,记录属于他们的传说。

百日丕司马活动,招募产粮太太们!

无论写文、绘画、剪MV、填词翻唱,只要产出就好!

丕司马同好群:516548691,进门请报微博或lof...


评论
热度(19)
  1. 芳华水恋影墨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百日丕司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