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墨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
墙头无数,CP洁癖,请勿KY
玛丽苏恋爱脑角色黑退散

© 影墨
Powered by LOFTER

【同人】昭师包师·包子相处日记(丧病,雷)

  【没人写包师,那我就写了。昭师包师大三角我怎么可能放过呢?

  Warning:成精梗,大三角梗,争宠梗,反正作者有毒作死就对了。

  此文各种脱线,抽风,扯淡,雷,ooc,心理承受能力不足MAX,切勿阅读。

  即使心里承受能力够强,建议也自带护目镜,不然要瞎眼。

       影墨已死,有事烧纸】

  

  X年X月X日,晋国牛郎团首席头牌(大雾)司马子元一如平常在家里蒸包子,因为有事离开厨房,等他再回来的时候,只见厨房里竟然躺着一个肤白如玉、楚楚可怜的少年。

  司马师震惊得差点昏过去,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嘴角抽搐着问道:“你你你你……你是谁?”

  那少年却不慌不忙、不紧不慢地答道:“大人才走一会儿就不记得人家了?人家就是刚才被大人放在锅里蒸的包子啊!”

  “啊?”一向淡定的司马师听到这个消息瞬间多了一个目瞪口呆的表情包。

  “哎呀!大人若是不信,人家这就让大人看看人家的朋友啦~”

  少年软绵绵的声音刚落下,瞬间好几只雪白的包子突然蹦到司马师的身边,将司马师包围起来。

  “大人,这回您相信了吧?人家听说大人最喜欢包子,特地来拜访的。由于前世各种因缘巧合,人家为了见大人一面,可是修炼了好多年才成人形的呢!”

    司马师虽然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但是架不住眼前这个漂亮的小正太撒娇般酥软的语调,以及围着自己卖萌的一群小包子的“诱惑”。

  于是——包子少年成了司马师的“养子”(只是子元的一厢情愿),小包子成了宠物。

  虽然司马昭强烈抗议,但是完全无效。

  【衣着篇】

  “包子,我这里有一件红曲裾,你穿上很华丽的~”司马师将自己的衣柜翻空之后,终于扯出了一件鲜红的曲裾拿给满脸黑线的包子。

  “额……大人,这个也太鲜艳了一点吧?而且,这是女装啊!”

  “哦,那我再找找别的。”司马师宠溺地看了包子一眼,接着将自己的另一个衣柜打开,各种乱翻。

  一刻钟之后,司马师又从一堆奇怪的衣服里翻出一件齐胸襦裙(不要在意朝代这种细节)。

  “这件呢?青绿色的,多小清新啊!挺适合你这样的年龄。”

  包子脸部抽搐:“这……这还是女装……”

  “额……可是我觉得女装更适合你啊!”司马师一脸无辜地看着已经快生无可恋的包子。

  包子内心咆哮:“尼玛啊!人家虽然是包子成精的正太,虽然又软又萌,但怎么说都是汉纸啊——还有,重点是大人你哪来这么多女装?传说中穿过女装的明明是你老爹好吗?!”

  “你不喜欢女装啊!可是我这里全是……”司马师看着散落在地的各种款式、各种颜色的女装,心里已经把司马昭狠抽了成千上万次。

  躲在窗外偷看的司马昭(泪流满面):“嘤嘤嘤,人家送给兄长的衣服,兄长怎么全给那个包子了啊?!而且这家伙还不领情,还嫌弃女装,那本来就不是给你的好吗?!”

  “啊!我要穿那件!”

  只见包子指着挂在精致衣架上的一套黑红双色的礼服,司马师看了之后愣了一秒,但是看到包子期待的眼神,还是忍不住点了点头,把那件礼服拿下来给包子穿上。

  之后,包子似乎还不满意,又指着衣架上的另一件礼服说:“我要大人您穿那件。”

  “啊?”

  “就要嘛!”

  经不住包子卖萌撒娇的司马师还是拿起那件礼服穿上。

  于是一直偷看的司马昭终于忍不住了,一脚破门而入,上前把包子拎起来,吼道:“那是我和兄长的婚服,你身上这件是我的,赶紧给我脱下来!”

  包子一下子窜到司马师的怀里,一边蹭一边说:“子元大人,子上大人好凶,人家怕~”

  司马师只好一边安慰包子一边给司马昭一个严厉的眼神:“昭,别总是和小孩子计较。”

  “可是兄长,他……”司马昭很委屈地看着司马师。

  “小孩子玩玩嘛!别这么小心眼。”司马师象征性地安慰了司马昭一句,就被包子拉着走远了。

  司马昭一边收拾散落一地的衣服,一边流泪:“有一种强烈的老婆和别人结婚的错觉。”

  【饮食篇】

  自从包子来了之后,司马师就再也没吃过包子(这个指的是食物),而是改吃葡萄。

  已经连续吃了半个月葡萄的司马昭实在是忍不住了,可怜兮兮地拉着司马师说道:“兄长,咱们能不吃葡萄了吗?我都快吐了。”

  看着自家弟弟委屈的小眼神,司马师也于心不忍,安慰道:“哎呀!我知道你也喜欢吃包子,可是包子和那群小宠物表示看到同类被吃很心疼,我又不能让他们伤心,你就忍忍嘛!”

  听到这个回答之后,司马昭更加委屈:“兄长,你只疼他们不爱我了。”

  司马师心疼又无奈地揉揉司马昭的碎发,柔声道:“要不然,今天改吃甘蔗好了。”

  “嘤嘤嘤,都是我不爱吃的……”

  司马昭还没来得及把委屈发泄完,后脑勺就被重重地拍了一下,站在他身后的曹丕黑着脸责备道:“好你个死小子,你父上我千辛万苦种了一堆甘蔗送给你,你竟然还说你不爱吃!找打是吧?!”

  曹丕拿起两根甘蔗,满院子追杀司马昭。

  司马懿看到这一幕简直扶额,不过这时包子却一路小跑过来,给司马师和司马懿行礼,然后扑到司马师怀里乱蹭。

  “看上去还真的挺可爱的。”司马懿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心也被这软萌的包子融化了。

  “大人,不吃包子好吗?”包子眼泪汪汪地卖萌。

  于是,司马懿下令:“从今以后,只要包子在家,那么整个司马府上就只能吃葡萄和甘蔗。”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曹丕感动得泪流满面,一下子跑上前紧紧拥住司马懿,说道:“我就知道仲达最好了!”

  司马懿则一脸嫌弃地推着曹丕:“我这么说可不是为了你!”

  于是乎,只留下司马昭在原地风中凌乱:“不是吧?父亲,父上,我是你们亲生的吗?”

  还在司马师怀里乱蹭的包子露出一个腹黑的笑容:“嘿嘿!作战成功。”

  【住宿篇】

  说起住宿,司马昭最近头痛不已。前几天还好,但是这两天……

  白天,包子一直缠着司马师,自己被沦落到只能去溜宠物的份。晚上,这得寸进尺的家伙竟然还要和司马师一起睡。

  尼玛!一起睡啊!想到这里,司马昭的内心是崩溃的。自己和兄长是亲热不了了,而且谁知道睡着之后,这腹黑正太会对兄长做什么。而且,兄长穿睡衣的样子只有我能看啊!只有我能看啊亲!

  虽然这样说着,但是司马师完全无视司马昭,只是给了司马昭两床被褥,说:“你先在书房里凑合几天吧!”

  司马昭含泪接过被子,心念:“还是兄长心疼我。”

  晚上,睡不着的司马昭爬上兄长那屋的房顶,揭开瓦片,观察情况。

  只见司马师穿着宽松的睡衣,精致的锁骨和胸部洁白的肌肤外露,手里翻阅着一卷书。而此时司马师习惯性地弯起一条腿,睡衣衣摆划落,司马师的两条修长的腿全部外露。

  看得司马昭差点流血身亡,他捂住鼻子,心里怨念:“兄长啊!现在和你一起的不是我啊!你要被那小子看光了你知道吗?”

  下一刻,眼前的景象更是让司马昭怒火中烧。包子竟然爬到了床上,还挂在司马师的身上,司马师还温柔地搂住了他,更可恶的是这家伙手还不老实地在司马师的脖子和背上乱摸。

  “好久没吃过包子了,父上的葡萄又不好吃,都快饿死了。”司马师抱怨道。

  包子却腹黑地笑了起来,把司马师按倒,说道:“既然大人想吃包子,人家当然不忍心拒绝啦~不过吃包子的条件是——大人要先被我吃!”

  “这……”司马师心里开始挣扎:当然不能背叛昭,可是真的好想吃包子啊!

  司马师这边还在纠结,房顶上的司马昭已经气炸了,一个不留神一脚踩滑从房顶上摔了下来。

  听到响动的司马师和包子赶紧出门查看,只见司马昭灰头土脸地爬起来,一把抱住司马师,嚎哭道:“兄长,你不能为了这家伙背叛我啊!明明我才是最爱你的!”

  可是司马师却一把将司马昭推开,没好气地说道:“好啊!竟然敢在房顶偷看我,活腻了是吧?给我跪搓衣板。”

  于是传闻当晚司马昭在搓衣板上跪了一晚。但是其实真相是,司马昭没跪多久,司马师就把门打开了,两人坐在台阶上看了一晚上的星星,顺便从权谋兵法谈到造反篡位。

  房间里的包子看着两人相互依偎的背影,笑得甜美:“感情真好,令人羡慕,怪不得绯闻那么多竟然还没出轨。”

  【辞行篇】

  一个月之后,终于到了分别的时刻。

  司马师当然舍不得,差点抱着包子哭成泪人,不过包子倒是很温柔地安慰他:“没事啊!我走了你就可以吃包子了。”

  听了这句话,司马师立刻扔掉手里的洋葱,破涕为笑:“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保重啊!”其实心里说的是:差点忘了,因为有你在我才一个月没吃包子。

  司马昭虽然以前各种看包子不顺眼,但是包子要走了,他隐隐有点舍不得,说道:“包子兄弟,这么快就要走了?”

  包子倒是爽朗一笑:“当然,我只是来这里暂住。再说,你不是总嫌弃我霸占了子元大人吗?”

  “这……其实也不是……”司马昭有点尴尬地挠挠头。

  “不是?”包子的表情瞬间转腹黑,抱住司马师的脖子对司马昭说道,“那我不走了如何?”

  这下子司马昭慌了,赶紧说道:“不许碰我兄长,你赶紧走吧!”

  包子笑着放开了司马师,然后到司马昭面前,小声问:“我一直想问你啊!你给子元大人弄了那么多奇怪的衣服,什么女装啊,婚服什么的,竟然没被子元大人打死?”

  “这个啊……当然是因为兄长太爱我了呀!否则呢?”昭内心:每次都是父亲和父上来救的场。

  “这样啊……”包子的语气里有点小小的失望。

  司马师觉得不对,打断道:“你们两个在嘀咕什么呢?!”

  两人立刻安静了,傻笑道:“没……没什么……”

  司马师傲娇地冷哼一声,没再说话。

  临走前,包子突然对司马师说道:“谢谢你,不过你弟弟是真的爱你,记得对他好点哦~”

  “当然。”

  “那我就放心了。”于是包子君就带着一群小包子宠物进了他们来的那个厨房。

  许久,一缕轻烟从厨房的上空飘过,司马师和司马昭再进厨房的时候,已经没了包子和那群小宠物的踪影,只留下了一笼屉的包子。

  上面还写着纸条:百年好合。

  一切就像梦境一样,生活终究恢复了平静,不过第二天司马府的下人传言:两位公子因为争抢一笼包子大打出手,差点拆了厨房。

  【尾声】

  夜晚,橙红的烛光摇晃着,照亮兄弟二人的脸庞。

  “兄长真是的,为了一笼包子竟然对你亲爱的弟弟下这么重的手。”司马昭有点委屈地说道。

  “切!”司马师冷笑,“我一个月没吃包子了,你也不让着我,非跟我抢。”

  “唉~好好好,我的错……”司马昭无可奈何地挠了挠后脑勺。“可是兄长因为包子冷落了我好久,难道不该补偿我一下吗?”

  “怎么补偿……”司马师还没说完,就被司马昭按住了双肩。

  “你说呢?”烛火的阴影中,司马昭笑得有些发狠。

  “司马昭你这混蛋——”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