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名咸鱼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
墙头无数,CP洁癖,请勿KY
玛丽苏恋爱脑角色黑退散

© 吾名咸鱼
Powered by LOFTER

【昭师】玄幻·深蓝天命馆(第三章)

  和子元相处的时间,司马昭觉得比以前的日子轻松许多。他可以自由地弹奏喜欢的乐曲,灵感来时作的新曲还可以和子元探讨,而且他们还能够合奏。而子元看上去虽然冷冰冰的,但是相处之后,司马昭觉得子元其实非常有亲和力。

      虽然这里的时间是静止的,但是司马昭觉得无所谓,即使外面过了一个世纪,他也只愿意和子元待在这里。因为从有记忆起,他就没有感受过旁人任何的关爱,郭女王对他从来冷淡,周围的人也一样,从小到大也就只有元姬稍微关心他一些,但还是经常会数落他不务正业。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窗外有悠远的歌声传来,司马昭停下了弹琴的动作,不自觉地向窗外望去。而与之合奏的子元也顺着司马昭的眼神望了一眼,起身说道:“这里的一切都是无规律的,就像你听到的歌声,也许它是很多天甚至很多年前的,有些你看到的东西也许都不是正在发生的,自从……反正我已经很努力地将这里维持得和你以前的世界一样了,但仅限我能控制的范围。”

  “你也很喜欢听古曲吗?”司马昭问。

  子元沉思了一会儿,答道:“只要是美妙的乐曲我都喜欢。”

  “你以前也是一个人吗?”司马昭对子元以前的事情开始感兴趣,他想知道一些子元的故事。

  “是。”

  “那你一直在这里不觉得闷吗?”

  “在你来之前,我并不是一直在这里。我控制的地方才不只这个房间,只是……看你是个冒失鬼,所以怕你不熟悉情况闯祸,才没让你出去。”

  “不是吧?我的形象就这么糟?”司马昭挠着头,有点懊恼地叹气,从小到大怎么什么人都这么说?他还真是郁闷。

  看着司马昭这样,子元心里觉得有些可爱,不禁露出微笑。

  “既然你这么想出去,那我就带你走走吧!不过跟着我,不要乱走,也不要乱碰里面的东西,知道吗?”

  “啊?”听到这句话,司马昭的表情立刻变得高兴起来,满脸爽朗阳光的笑容,“唉……老哥你真好!”

  最后那句话说出来的时候,不只是子元,连司马昭自己都愣住了,他究竟是怎么突然就想起了这句话?而自己好像和这个人认识了没多久吧?

  “额……那什么……别介意,我刚才只是脑子短路而已……”司马昭尴尬地解释着。

  子元也从震惊中恢复冷静,说道:“没事,跟我走吧!”

  和子元走了一段时间,司马昭才惊异这个地方竟然这么美丽。穿过幽深的庭院,他们来到了一个与之前风格迥异的地方,古朴典雅的街道,随风飘摇的雪白樱花,道路两旁精致的漆黑阁楼,四周都充满了东方的古韵,这让司马昭为之惊叹。

  “真美……”司马昭不禁赞叹。

  等司马昭回过神来,发现子元已经在前面等着他了。樱花随风落在子元的黑发和深蓝风衣上,这样的场景如同梦境一般美。

  “还不快跟过来?别乱走。”

  “哦……”

  因为无法感知到时间,所以司马昭并不确定他和子元到底玩了多久,一会儿被拉着上阁楼品茶,一会儿又被带到湖边看他练习书法,偶尔司马昭会因为不知从何处传来的古曲的声音而走神,错过了评价子元作品的时间,于是他一回头就会看到子元有些怨念的眼神,他得赶紧收拾好状态。

  这人看上去年龄应该比自己大,可是为什么总觉得那家伙有时候那么孩子气?而且,这样的感觉莫名地亲近,明明自己以前是个没什么耐心的人,如果是平常遇到这样冷冷冰冰却时不时有点孩子气的人估计自己要抓狂,但是和子元相处却让他觉得异常享受。

  “昭,你以前来过这样的地方吗?”

  “额……这个……我那边的世界,和这里类似的地方倒是有。不过总感觉走在这里很不一样,尤其是和你一起。”

  听到这个回答之后,子元回头凝视着司马昭,看得司马昭有点不自在。

  “你怎么了?”司马昭问。

  “没什么……”子元立刻又转过头去,语气中带着敷衍和一丝落寞。

  ……

  “昭——除非你追上我,不然不会教你弹琴的!”似乎有孩童在前面奔跑着,欢笑的声音很清脆,也很悠远。

  “哥哥,等等我——”

  哥哥?为什么每次脑海里都会出现这样的场景?的确,他幼年时的确很盼望自己能有一个哥哥,不知为什么,明明多一个人其实挺麻烦的,但他偏偏就如此期望。

  “糟糕,怎么又在这种时候走神?”司马昭恨不得使劲拍自己的脑袋。

  他赶快去追赶子元的身影,此时子元已经走进了朦胧的雾气之中,只有一个模糊的背影。司马昭加快了速度,生怕追不上。

  然而,他终究是眼睁睁地看着子元的身影消失在那灰白的浓雾之中。

  尽管奋力追赶,却还是不见了子元的影子,他回头,身后也是浓雾弥漫,根本什么都看不清。

  “子元——”即使是现在,司马昭叫出这个名字的时候还是觉得很别扭。

  没有回音,司马昭有些着急,但是这条路却似乎一直没有尽头,而且脚下也看不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踏进万丈深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司马昭还没来得及思考,就听见了一个让他讨厌的声音。

  “还真是胆小,就一直生活在他的庇护之下吗?”

  天生对声音敏感的司马昭一下子就辨认出这就是那天在琴房里听到的那个声音,而当时的另一个声音则是来自于子元。他很聪明,很快判断出那家伙是针对自己,故意将子元引开的。

  “你有本事就站到我面前来!别偷偷摸摸的!”司马昭有点愠怒地喊道,他确实很生气,握紧拳头做好准备随时开打的架势。

  “呵!你对你的实力还真自信,竟然以为有资格让我和你见面。”

  那语调依旧充满挑衅与不屑,令司马昭十分的恼火。但是目前他更担心的是,自己被困在这里,子元到底知不知道?而子元现在又怎么样?

  “你还有空去关心他?!”

  自己心里想的,怎么那人都知道?

  “你们两个都一样讨人厌,至少他还有些实力,还值得尊敬。而你……让你死在这个世界都算是便宜你了!”

  敌人轮番的嘲讽和无影的踪迹让司马昭的心里更加愤怒,不过最让他无法忍受的是,那人竟然说到了子元,还是那样形容。

  不过很快,司马昭就顾不上这些了,因为他感觉到了周身似乎被一股强烈的黑暗气息包围着,空气越来越紧张,越来越压抑,简直要喘不过气来。

  他开始越来越紧张,手脚都在不自觉地颤抖,并非来自恐惧,而是有另外一股力量在他的体内乱窜,就像喷薄的滚烫岩浆一般。

  此刻司马昭在原地动弹不得,而他的头顶渐渐地被一片阴影覆盖,利刃闪着寒光如同骤雨落下……

  在另外一个黑暗的空间里,子元无力地跌坐在地上,尽管他此刻身体的力量已经全部被抽空,但他的眼神依旧冰冷凌厉,狠狠地盯着前面那个黑影。那人他认识,虽然被一片阴影遮住了脸,但是那人的气息他永远都忘不了。

  “竟然敢暗算我!”子元咬牙切齿地说道。

  “暗算?这算还你的,当初你们父子做的事情难道都忘了吗?”

  “哼!天命馆吗?这本来也不是曹家的东西,再说这里有一半都是我父亲创造的,我夺回应该属于我的,难道有错吗?”

  “你没错,难道我妹妹错了吗?她做错了什么?你要牺牲她……”

  提到那个女孩,子元脸上的怒气瞬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无奈与悲伤,还有愧疚。

  “你无法回答了吧?都是为了他,是吗?”

  话音刚落,一道白光就照亮了司马师的脸,他抬头望去,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块画布,上面正是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正领着司马昭走在一条狭窄的道路上,两边都是万丈深渊,而底下则是火红的岩浆。

  看到这里,司马师立刻慌了,几乎气急败坏地喊道:“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哼!失去至亲的心碎,我也想让你感受一下!不过他好像真的不记得你了,连你在刚才已经被我掉包这件事都没察觉出来,还傻乎乎地追上去……”

  “不!你杀了我吧!放过他吧!把他送回他来的那个世界,让他永远离开这里吧!”到最后成了请求,他平生第一次如此狼狈地求情。

  他的脑海中,终于浮现了几年前的一幕,他拒绝了与夏侯徽的婚约,原本就失去了最后庇护的他更加势单力薄,处境也艰难至极。靠着父亲留给他的封印才保住了一片领地,而恰好司马昭的行踪被夏侯徽查到,于是他将利剑刺向了夏侯徽……

  “果然,这是你的软肋。”

  那人是夏侯玄,夏侯徽的哥哥,也是他曾经的好友。但是在父亲夺取天命馆的那一刻,他们就决裂了,因为夏侯徽的事,已经是血海深仇了。

  司马师拼着最后的力气站起来,此刻他被暗算坠入这个抽空力量的空间,他引以为傲的幻术已经无法发动,只能期待近战的肉搏能找到空隙冲出去救司马昭。

  于是,他们持剑在黑暗的空间里开始了决斗。

  司马师是吃力的,这个空间是夏侯玄在控制,自然他一直处于下风。在听到古曲的那一刻他就步入了陷阱,而在司马昭的眼里,这一切似乎都没有发生,因为他空间的扭曲,所以司马昭的眼睛根本察觉不到。

  司马师和夏侯玄僵持着,夏侯玄的剑锋压制着司马师的剑刃。

  而后,从画布那边传来一声巨响,两人都愣了一秒,赶紧转移视线。

  “昭——”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