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名咸鱼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
墙头无数,CP洁癖,请勿KY
玛丽苏恋爱脑角色黑退散

© 吾名咸鱼
Powered by LOFTER

【昭师】能够甜死人的段子

【原帖在百度贴吧上,这只是把以前写的选了一些搬运过来,以后贴吧存到一定数量会陆续放上来】

【CP:昭师、丕司马;其他CP视情况而定,因为很多CP本人不萌,所以戏份基本一笔带过】


01

【三国爸爸们的烦恼】

       刘备扶额说:“我家阿斗智商堪忧,子龙,你确定当年你没抱错孩子吗?”

       曹操不屑:“你那算什么?我的儿子们各种自相残杀有木有?特别是子桓和子建……”

       司马懿很得意地说:“还是我两个儿子最好,智商高,而且从小到大都没见吵过架~”

       司马懿高兴地回到家,他正准备好好奖励一下一直以来都表现得很好的司马师和司马昭,结果就看到了这一幕:

       司马昭横抱着司马师坐在地板上,看着司马师的眼神充满了占有欲,问道:“兄长,你愿意嫁给我吗?”

司马师面色潮红,眼神迷离,声音酥软:“昭儿……”

       “你们在干什么——”司马懿气炸,心说:我收回在刘备和曹操面前说的话。


02

        深夜,司马师被隔壁的声音吵得睡不着。

       “昭,你说父亲和世子究竟在干什么?好吵的……”司马师皱眉抱怨。

       “哦,那个啊……”司马昭坏笑着看着司马师,“反正不能去找他们,不如我们比他们更吵,如何?”

       “嗯?你说……什……唔……”

       第二天清早——

       曹丕:“昨晚上那两个小子很吵啊!”

       司马懿:“嗯。”

       司马懿突然想到了什么,马上跳下床往屋外走。

       曹丕:“仲达,你干什么去?”

       司马懿黑着脸答道:“我要去找他们两个好好谈谈。”


03

       十年,似乎很多人喜欢这个数字,尤其是彼此相爱的两人。

       司马昭记得,十年前兄长对他说:“昭,活下去……记住,我没有离开……”

       真的没有离开吗?姑且相信吧……

       十年之后,弥留之际,他想着:兄长,你没骗我吧……

       当他听见了司马炎和王元姬的哭声时,才明白自己已经不再属于这个世界。

       但是,在一片昏暗的烛光中,他看到了朝思暮想的那个人站在他的面前,微笑着对他说:“我没有骗你,这十年我从未离开。”

       不只是如此,今后无论多少个十年,都不会再分离了。


04

       贾充问司马昭:“子上,你希望自己以后的恋人是什么样的?”

       司马昭回答:“要雄才大略,成熟稳重,少言寡语但气场很强。要写得一手好字,而且剑术要好,要傲娇,要喜欢吃包子,要口是心非但身体诚实,而且对我温柔体贴忠贞不二……”

       贾充听不下去了,打断道:“是不是还要姓司马啊?”

       “对对对……要姓司马……”

       “而且还要是你哥?”

       “哎呀!知我者贾公闾也!”司马昭得意脸。

       贾充:“子上,忘了告诉你,其实符合条件的人,就在你身后……”

       “什么?”司马昭转头,看见司马师红着脸,满眼愤怒地盯着他。

       “司马昭,你找打!”追杀中。

      “兄长,你听我解释——”逃命中。

       贾充冷笑:“叫你让我加班不给工资!”


05

司马昭看着自己的兄长醉倒在桌案上,满意地笑了,然后将司马师横抱回房间。
司马昭紧锁房门,不知道在忙什么,等一切都结束了,司马昭搂着昏迷的司马师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司马师醒来,他刚下床就被绊倒。
等他往自己身上一看,他竟然穿着一身华丽的红曲裾,最重要的是,这是女装。他赶紧去照镜子,虽然头上没有戴那些奇怪的东西,但这身衣服让他变得分外妖娆。
“司马昭——你干的好事——”
躲在屏风后面的司马昭忍不住偷笑,穿着女装炸毛的兄长太可爱了。
【影墨:子元哥哥,我实在太想欺负你了,所以来个这样的脑洞。
阿师:无双乱舞——】


06

某天,司马昭拉着司马师说:“兄长,你说士季会选择士载,还是蜀国的姜维呢?”
“这……我觉得是士载,毕竟经常在一起。”司马师想了想回答道,“不对,你为什么问这个?”
司马昭撒娇:“就想问问嘛!不过我觉得他更喜欢姜维,不信我们打个赌?”
“打赌就打赌,我就选择士载。”
“好,一言为定。我选择姜维,输了的人必须答应赢了的人一件事。”
“好。”
司马师就这样答应了下来,完全没有注意到司马昭的坏笑。
一个月后,钟会嫁去了蜀国。
司马昭送给司马师一个盒子,说道:“兄长,你打赌输了,所以必须在除夕夜里,把里面的衣服穿上给我看。”
司马师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但是愿赌服输。
等到了除夕夜,司马师怀着慷慨赴死般的心情把盒子打开了,里面是一件黑色深衣和红色襦裙。
司马师觉得有点不对,但看上去衣服还算正常,所以就穿上了。
他刚把袖子整理好,司马昭就进了房间,当司马师看到司马昭穿着和他同款的衣服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这是婚服。
“昭?这是婚服,你怎么……”司马师震惊得说不出话。
司马昭一下子上前抱住司马师,轻轻咬着司马师的颈侧,然后坏笑着说道:“兄长不想嫁给我?”
司马师被司马昭弄得很痒,他的脸已经不知不觉间变红了。
“真是的……原来这一切都是你设计好的。”
司马昭扯开司马师的衣领,继续说:“当然,不过士季这次去蜀国真的是去找姜维的。”
“哼!谁关心他找谁?!你先从我身上下去!”司马师一边说一边推着司马昭。
司马昭只好束缚住司马师的双手,凭借仅存的理智,说:“没办法,谁让你穿上婚服这么好看呢?”
司马师已经看到了自己的结局,还好上次治疗腰痛的药还剩了一点。

【阿师:上次女装,这次婚服,作者你是嫌活腻了吗?
作者(躲阿昭身后):反正阿昭在这,我就不信你忍心误伤他。】


07

阿昭的过年日记
【除夕】
兄长上次打赌输了,所以让他穿了婚服,当晚兄长嫁给了我。
【初一】
早晨兄长腰痛不起床,只能我去给父亲和父上问安。不过父亲也没起来,我问是怎么回事,父上笑而不语。
【初二】
和兄长出去玩,去的是我们经常幽会的湖边,我们气氛很好,我想吻兄长,眼看着就要吻到了,结果夏侯玄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说了声“新年快乐”,结果兄长和夏侯玄聊了一天。
【初三】
我很不满昨天的事,兄长向我道歉,并且承诺要补偿我。我就趁此机会把兄长拉到父亲和父上幽会的后院里表白,结果父亲差点气昏,但是由于父上旁敲侧击,父亲同意我们结婚了。
【初四】
我和兄长在挑正式结婚的日子,都想把日子挑在自己的生辰,为此我们各不相让。结果父亲过来说:“还挑什么?你们的名字是上元节,干脆选上元节算了。”
于是我们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初五】
父上今天把他珍藏的葡萄酒拿出来让我们品尝,我和父上喝了没事,但是兄长和父亲才喝了几口就晕了。我问父上为什么,结果父上敲我脑袋,说:“看你平时挺机灵,这都不明白?”
于是我们就领着各自的恋人回房了。
【初六】
因为昨天的事,我被罚在外面跪搓衣板,本来觉得挺丢脸,结果到院子里才发现,父上也在跪搓衣板。然后我们就跪着搓衣板聊了一天。
晚上,兄长给我做了包子,不得不说,兄长的厨艺真好。
【初七】
我们决定全家都出去看灯会。可是一路上父亲和兄长一直在说话,根本不理我和父上。不过,当焰火在天上绽放的时候,兄长乖乖地回到了我怀里。

真希望我们四个一直这样不分离。


08

阿昭已经是万人之上的地位了,为什么在离篡位还有一步之遥的时候就挂了呢?无良作者觉得可惜,于是脑补了一下。
天国的阿师:“我都等了他十年了,估计他都快把我忘了……”
世子怀里的娘娘:“不会的吧?”
阿师:“可是他基友妹纸那么多,再说反正局面都已经稳定了,炎儿和攸儿也长大了……”
娘娘:“所以?”
任性的阿师:“我要把他带过来。”
于是乎,阿昭就挂了。
到了天国的阿昭:“兄长,我就差一点就能篡位了,你怎么不多等两天?”
阿师(白眼):“皇位重要还是我重要?”
阿昭(心在滴血):“兄长重要……”


09

作者:“今天我们来了解一下三国众帅哥保持身材的秘诀,先来看看吴国。”
周瑜:“少吃点就好了。”
孙策:“为了研究战术,你都没法好好吃饭,难为你了。”
周瑜:“没关系,只要能助伯符你一臂之力……”
作者:“哎呀——闪瞎啦!那伯言呢?”
陆逊:“被那坑主公气的。”
渣权:“嘤嘤嘤~孤不是给你道过歉了吗?”
作者:“心疼伯言,好吧!现在看蜀国,有请云妹。”
赵云:“我是武将,每天运动,当然就不会胖啦~”
作者:“没什么爆点,那魏国呢?”
郭嘉:“咳咳……我身体不太好,怎么可能会胖?”
曹老板:“所以,奉孝别喝酒啊!”
作者:“唉~身体重要,祭酒您先歇着吧!那娘娘呢?”
司马懿:“叫谁娘娘呢?还有,我不是已经被划分到晋国了吗?”
作者:“可是,您不是嫁给世子了吗?算魏国吧!”
司马懿:“哼!关于身材,曹子桓那个熊孩子,翘班写怨妇诗,我天天都帮他处理成堆的公务,能长肉吗?”
作者:“娘娘别生气……赶快切换晋国。”
钟会:“这个啊!都怪姜维,在蜀国那么远的地方,每次见他本英才都要跋山涉水,来回一次起码轻十斤。”
作者:“一边旅游一边减肥,简直不能再好。好了,轮到子元大人了,众所周知,子元大人您爱吃肉包。不过您吃了那么多肉包,为何身材还这么好?”
司马师:“这个啊!当然要归功于昭。”
作者:“为什么?”
司马师:“因为他总是偷吃我的包子,然后我就会追他,再用尽所有力气暴打他一顿,于是乎,肉包子的热量就被消耗了。”
作者:“……”


10

【校园版昭师】

(1)体育课

阿昭翻了阿师的课程表,发现阿师的体育课和他的正好是同一节。
于是阿昭软磨硬泡让阿师选了游泳课。
于是整节课上阿昭都盯着阿师看,并且露出痴汉的表情。
而且游着游着,阿昭就会游到阿师身边去。当阿师问起的时候,阿昭美其名曰:“哥哥,我是怕你溺水了,离你近的话,更容易救你。”
阿师:“……”

(2)照片

元姬无意间翻到了阿昭手机里的相册,其中一个相册是阿昭和阿师的合影。
里面的照片从头到尾,阿师都是一个表情,而阿昭则是一个表情包。
元姬看后满头黑线:“亲兄弟为何差距这么大?”


评论(5)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