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名咸鱼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
墙头无数,CP洁癖,请勿KY
玛丽苏恋爱脑角色黑退散

© 吾名咸鱼
Powered by LOFTER

【原创】彼岸樱花似雪(上)

千梦的生日在清冷的深秋,小城会下起冰凉的冻雨,雪白的冬樱花会开得比春天更美丽。

千梦家的院子里种着一棵冬樱花树,她不知道这棵树是何时种下的。似乎记事起,她就经常在小阁楼的楼梯上看书,轻柔的花瓣飘落,像雪一样。

她从来没有见过雪,小城的冬日总是阴雨连绵,冷得彻骨。每天早晨,房檐上都挂着晶莹剔透的冰凌。

然而,一个雪和樱花的故事,却一直萦绕在她的心头,沉淀在她的梦中。

 

【世界的尽头,是一片汹涌着惊涛骇浪的湛蓝的海洋。漫长曲折的海岸线被厚厚的冰雪覆盖着。冰雪的女神屹立在高高的悬崖边,冷风撩动着她雪白的长发和纱裙。

女神每天都望着水天相接的远方,没有人知道,她在期盼着什么。

——远方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是冰海的彼岸,传说冰海彼岸樱花满天,永不凋零。

然而,没有人真正到达过冰海的彼岸。也许冰海根本没有彼岸,因为这里是世界的尽头,海水会淹没一切腐朽与辉煌。】

 

这个故事是凌夜学长说的,他是学校少见的理科优等生,也是文学社的社长。

只是,千梦加入学校的文学社的时候,学长已经不在社团了。是的,学长比她大三届,即使他还在,也早该毕业了吧!

能认识学长,仅仅是个偶然。千梦至今不敢相信,学长竟然会送给她一颗比房檐上的冰凌还要晶莹剔透的水晶吊坠。

 

“因为DA垂直于AB,且DA垂直于AC,AB与AC相交于点A,所以DA垂直于平面ABC……”

千梦的耳边回荡着老师乏味的话语,双目直直地盯着黑板上冰冷的几何图形,还有密密麻麻的计算公式。许久,周围的一切仿佛都消失了,依稀间,她只记得某个地方,一直在下雪……

“千梦……”

恍惚中,她依稀觉得那声音有点像学长温和的嗓音,像冰山下的温泉一样。

“千梦!”

不,那不是学长的声音,那声音严厉得让千梦惊得浑身一颤,立刻从漫天飞雪的梦境中醒来。

千梦窘迫地站起身来,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视线里充斥着同学们惊异的目光和老师那严肃得可怕的面容。

“千梦,回答我。证明了平面MAE垂直于平面CDH之后该怎么做?”

“……”

千梦一时语塞,她等待着老师的责骂像冰雹一样劈头盖脸地向她砸来。

“你果然没有认真听课。都高三了还在课堂上睡觉,以后怎么高考啊?!你就站着上课吧!同学们,我们继续讲这道题……”

那是她第一次在课堂上睡着,在她的梦境里,学长告诉她:他将要飞去一个漫天飞雪的海岸。

“那你会一直等我吗?带我一起去看彼岸的樱花。”

“会的,我会在海岸边一直等待,等你到来……”

“学长,我的生日快到了。”

“今年的生日礼物,就送给你一场温柔的雪吧!”

“那么,一言为定……”

 

今年的秋天的确异常的冷,连续下了好几场冻雨了,只是街道上的白樱花开得分外凄美。

千梦是住校生,周末和放假才会回家。这次因学校的工作,高三学生意外地获得了为期五天的小长假,大家都急匆匆地离开学校,准备享受这难得的“奢侈品”。

傍晚,天色已经暗下来,街边的店铺已经点亮了各种颜色的灯,就像星星一样闪耀。

飘摇的雨点随着冷风落在了千梦柔软的乌黑长发上,像戴了珍珠一样。

对于千梦这样的高中生来说,每个假期都是一样的,背着一大堆卷子和复习资料回家。

樱花的花期很短暂,千梦家院子里的樱花已经开始凋零,在风雨中纷纷飘落。

“我回来了~”

“好的,今晚可是给亲爱的千梦做了不少好吃的呢!”

妈妈温柔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千梦在初中之前,妈妈从未笑过,因为爸爸在千梦还年幼的时候就离开了家。也许是因为千梦,妈妈看到了希望,她渐渐走出了离异的阴影,让曾经支离破碎的家庭恢复到了久违的温馨之中。

这是千梦最高兴、最欣慰的事情,因为——无论是谁,都希望自己作为最重要的人心中的希望,那样的存在。

晚饭是最幸福的时光,外婆和妈妈都微笑着坐在餐桌前,她们的双目中流露着对千梦的疼爱,还有对第二年盛夏的期望,期望千梦能够在决定命运的考试中胜出。

“现在别贪玩,也别担心家里,好好学习就行。”

“嗯。”千梦点头答应。

“如果考上好一些的大学,就给你买你最期待的礼物,不过现在不能告诉你。”

“嗯。”千梦一边吃一边连连点头答应。

“加油。不过,也别把自己的身体累坏了。”

“……”

深夜,万籁俱寂,无论是街道上的车水马龙,流光溢彩,还是住宅区的灯火阑珊,这一切和千梦似乎都相隔一个世界。

笔尖在千梦的手中不停地跃动,成堆的卷子摆在书桌上。

枯燥,乏味,冰冷,忙碌,是高三的全部。唯一的希望,就是曾经那个悠远而空灵的梦境,还有她天真而执着地相信着那虚幻的一切。

那道数学题千梦绞尽脑汁也想不起来,然而,不知不觉中,她的思绪已经飞走。

千梦呆呆地望着紧闭的窗前悬挂的透明的水晶吊坠,就像一颗晶莹的泪滴一样。

——那你会等着我吗?带我一起去看彼岸的樱花

——会的,我将在海边一直等待。

——学长,我的生日快到了。

——今年的生日礼物,就送给你一场温柔的雪吧!

“那么,一言为定……”千梦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嘴里也喃喃道,“明天就是我的生日了,这里的天气虽然冷,可是……怎么可能会下雪?”

千梦的眼角溢出泪光,如此想着,眼前的水晶吊坠越来越模糊……

 

待到视线清晰之时,眼前的一幕却让千梦大吃一惊。

水晶吊坠里不再是透明的,水晶的核心里似乎隐藏着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在千梦的意识中,渐渐清晰。

那个世界的天空是忧郁的深蓝,掩映在一片朦胧的云雾中。飘摇的风雪落在千梦的头发和衣襟上,就像院子里飘零的白樱花一样。远方巍峨的雪山一侧是湛蓝而澎湃的大海,汹涌的海浪击打着覆盖了冰雪的悬崖峭壁。

再下一秒,千梦发现自己就站在悬崖边,面向湛蓝的大海。

视线的前方,屹立着熟悉的身影。乌黑的头发,白皙的面容,漆黑的风衣。他和她一样,面朝汹涌的大海,视线直指水天相接的远方。

“凌夜学长……”千梦激动得几乎要流泪。

凌夜转身,清秀的面容和两年前一样,丝毫未曾改变。风雪中,他的笑容悠远而又孤傲,像极了天空中缥缈的浮云。

“我在等你,会一直等你,一起去看彼岸的樱花——”

千梦惊喜地看着学长,她难以置信地看着学长的身后长出的宽大的羽翼,学长温柔地拉着她的手。雪白的羽翼扇动着,脚下越来越轻,直到浮云从身边掠过。

凛冽的寒风在耳边呼啸,愈是往前飞翔,身上的负担就愈是沉重,前方的路就越是看不清楚,愈是在漆黑的浮云之间盲目地穿行。

“千梦,害怕吗?我也不知道前方会发生什么。”

学长的声音从风中传来,却越来越远……

“我不会怕的,哪怕下一秒就要坠落。”

——冰海没有彼岸,是生命的禁地,是命运轮回的尽头,会淹没一切腐朽与辉煌。

浮云间穿过一道道蜿蜒如蛇行的青绿的闪电,在被击中的前一秒,千梦感觉时间如同静止了一般。

后一秒,天空越来越高,越来越远。

周身的一切都在飞速旋转,直至冰冷彻骨。

视线——是幽暗的深蓝。

 

——是沉入了大海深处吗?冷漠又黑暗。

 

——冰海真的存在彼岸吗?樱花满天,永不凋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