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名咸鱼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
墙头无数,CP洁癖,请勿KY
玛丽苏恋爱脑角色黑退散

© 吾名咸鱼
Powered by LOFTER

【昭师】玄幻·深蓝天命馆(第二章)

  司马昭跟着诸葛诞,不知穿过了多少个走廊,因为有上一次的阴影,司马昭这次还是多少有些心虚的。不过,看着走过的地方越来越亮,还能够看到窗外的樱花,而且隐隐约约能够听到钢琴的声音,那首柔和的曲子令人心安。


  这次的走廊一边的落地窗,一边是挂满了很多画作的墙壁。这次出现在这画作上的有四个人,似乎他都非常眼熟,不过真的引起他的情绪波动的,是那幅画——两个小孩子走在灯火通明的大街上的画,看上去像古镇的街道,而其中一个孩子和自己在那个房间看到的画作很像,应该是同一个人的画吧!


  看司马昭一直望着一幅画不走,诸葛诞不耐烦地催促道:“唉!快走,大人还等着你呢!”


  “哦……”司马昭习惯性地挠挠后脑勺,慵懒地挪动脚步跟上去,他的眼睛却一直盯着那幅画,直到看不到。


  突然,一阵劲风掠过,司马昭不由得打了个寒颤,问道:“刚才谁走过去了?”


  “是谁重要吗?反正这里的其他人你最好少去招惹,否则遇上麻烦没人救你的。”


  司马昭无奈地叹了口气,那人怎么每次都是这态度?而且,那个要见自己的,究竟是什么人呢?


  他正想着,只见诸葛诞回过头来,对他说:“好了,就在前面最里面的房间,大人在等你,直接进去就是。”


  “唉?那你呢……”司马昭愣了一秒。


  “我?你自己去就是了。和你这样闯进来的人多了,不过能够遇上大人相助的,都是最幸运的,更别提大人主动来找你。”


  “哦,好。”


  看到司马昭答应之后,诸葛诞冷哼了一声就板着一张脸离开了。


  听到这清脆的琴声,司马昭就想起了自己在来之前那个琴房里的声音,和这里差不多,连曲目的旋律似乎都一样,只是没上次的那么动听、引人入胜了。


  司马昭犹豫了一会儿,轻轻推开了门。就在他推开门的一刻,琴声也中止了。


  司马昭上前一步,却看到了让他惊叹的场景。落地窗映着深蓝的天空,微蓝的暮光照进屋内,落在漂亮的水晶钢琴上,而正坐在钢琴前的那个青年正抬头望着他,那双漂亮的凤眸深邃如寒潭。


  “你来了……”青年清冷的声线响起,就像寒冷山涧的清泉一样。


  “嗯……”司马昭尴尬地点了点头,对方的气息太过清冷,让他有了一丝敬畏。“请问,你为什么要找我?”


  “你……就一点都不知道?”青年的声音有轻微的颤抖,姣好的面容也有一瞬的落寞,但是立刻就恢复到了严肃的神态。


  司马昭被问得莫名其妙,解释道:“我真的不知道,莫名其妙就来到这里了。”


  “果然……”


  司马昭听到这两个字,心里突然有点生气,他很怀疑就是眼前这个人把他带进来的,便质问道:“果然?难道这一切都是你做的吗?学校的传言是不是真的?你还有没有让别人进来过?你这样做到底是什么目的……”


  “够了!别再说了……”青年打断了司马昭的话,“看来你真的不知道,那么,我告诉你,不是我。我只能控制这个别馆,而你来的那个大楼我无法支配。”


  “啊?那……那怎么办?”司马昭的底气顿时就没了,“我怎么回去?”


  “你想回去?就是你来之前的那个世界?”青年问。


  “当然,我当然要回到我原本的世界,再说……”想起了刚才发生的“幻觉”,司马昭还是心有余悸,“留在这里,我可不知道还会看到什么东西。”


  “哦?那好吧!我会想办法帮你,不过你得先待在这里几天,不要乱走。”


  “哦,好。”司马昭点了点头。“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青年愣了一秒,然后答道,“你就叫我……子元吧!”


  “子元……”司马昭想了想,然后挠着后脑勺回答道,“好的。”


  “这个房间你随便做什么都行,只要在我练琴的时候别打扰我。”青年说完,琴声便再次响起。


  司马昭其实还有一些想问的,但是看着那个叫子元的青年闭上眼睛,完全沉浸在音乐中的样子,就没有了开口的欲望。


  “子元……”


  走了很久的路,司马昭累得倒在一边的床上,为什么,明明是第一次听到的名字,却如此熟悉?而且那个人,明明也是第一次见,却觉得异常的亲切,明明他的表情冷下来的时候很吓人。


  就这样瞪着深蓝的天花板,直到睡着。


  “昭儿——在这边——”


  似乎有遥远的声音传来,他抬头看见了漫天飞舞的樱花,就像雪一样簌簌落下。在蓝色走廊的另一边,传出了美妙的琴声,而他很想看看那个弹琴的人。


  “昭儿,慢点,别摔倒了——”


  “还是回来吧!别去打扰师儿——”


  身后又有一个声音传来,他回头,不过看不清那个人的脸,只看到两个人站在那里,隐隐约约能够听到他们谈笑的声音。


  而他迫不及待地跑着,想要穿过那道精致的走廊。


  可是,路却似乎总是跑不完,走廊越来越长,总是到不了尽头。


  他好想见到那个小小的白色身影,可是却总是越来越远,直到他醒来……


  “昭儿?谁会这么叫我?”


  是的,司马昭是曹魏集团CEO郭女王的养子,因工作的关系,郭女王平时并不关心他。而且,郭女王一直都和别人一样,叫他“阿昭”,以他们的关系,绝对不可能叫这么亲密的称呼。


  还有,师儿是谁?难道就是梦里那个叫他的孩子吗?


  司马昭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动了动脖子,却突然被无意间看到的景象惊住了。


  他的旁边,正躺着那个叫子元的青年,看样子对方还没醒,而子元此时正抓着他的手臂。要是平时,司马昭肯定会把对方推下床。但是,他却怎么也不忍心动子元一下。


  子元此时侧着身子,司马昭可以将他的睡颜一览无余。微颦的剑眉,如同扇面一样修长的睫毛轻轻颤动,轻启的薄唇诉说着几个音节。


  “昭儿……”


  司马昭不敢确定自己是不是幻听了,他记得自己没有对子元说过他的名字,而且,为什么会叫他“昭儿”?


  直到他再次听到这个声音,才真的确定了。很快,他开始疑虑,难道发生过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吗?


  还来不及思索太多,紧接着他有看到了子元白皙的脸上突然划过的一道泪痕。


  不知为何,司马昭的心里莫名地心疼,难道就因为他的长相很漂亮吗?好吧,不管是什么,司马昭还是伸手轻轻拭去了对方的泪。


  然后,司马昭就这么呆呆地望着子元。


  不知过了多久,窗外依然是暮色苍茫的景象,看来时间也是静止的。


  子元的身体动了动,看来是快要醒过来了。


  那双漂亮的眼睛终于睁开了,当他看到自己正抓着司马昭的手臂的时候,顿时也吓了一跳,十分尴尬地收回手。


  “我……我……”子元的脸慢慢变红,他想解释,却说不出一句话。


  “没事,不就是一起睡觉吗?再说,是我占了你的床。”司马昭笑着试图缓解尴尬的气氛。


  “这……你不介意就好。”子元敷衍了一句,就立刻转身,不想再看到司马昭,但是他立刻又想起了什么,又转身问道,“我睡觉的时候,有没有说什么?”


  司马昭原本想如实回答,但是看到子元有些惊慌的神情之后,决定隐瞒,说道:“没什么啊!我刚醒不久,什么都没听到。”


  “哦……那就好……”子元松了一口气。


  “嗯……接下来我该做什么?还待在这里?”司马昭摊了摊手问道。


  “暂时留下吧!因为这个空间不受我支配的,所以我暂时没法送你回去。”子元一边整理乐谱一边回答,“你要是实在无聊,那边有个木吉他,你可以弹的。”


  随后,司马昭顺着子元的手指的方向看去,墙角果然放着一把木吉他。


  司马昭正准备去拿,却又一惊,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会弹吉他?”


  “这……”子元被问得愣住,惊得差点把手里的乐谱扔掉了,想了一会儿才说道,“我瞎猜的,因为我这里就那把吉他一直没人用……”


  这理由,编得真糟糕。


  司马昭在心里暗暗吐槽,也没多想,便走近角落拿起了那把木吉他。


  很快,司马昭就弹起了他喜欢的曲子。那是他自己作的曲,在学校里弹奏的时候,让不少女孩子尖叫,都说他是个音乐天才,虽然看上去不怎么正经。


  虽然郭女王非常反对他学习音乐,但是司马昭总能够找到机会偷出自己被没收的吉他跑到学校的操场或者天台上弹奏。


  那首曲子,其实也是灵感突发,因为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脑海里就萦绕着那个旋律。但是,司马昭总觉得那应该是他听过的曲子,不过他跑去参加比赛的时候,那些非常著名的吉他演奏家都说这绝对没有任何的抄袭痕迹,绝对是原创,也夸赞他是个天才。


  司马昭弹得陶醉,他闭上眼睛,不知何时,他听到了钢琴的声音,两种乐器弹奏的旋律特别合得来,意境空灵得就像他梦里的情景一样。


  一曲终了,司马昭睁开眼睛,他看到子元的手也从琴键上放下来。


  “你怎么知道这首曲子?”司马昭吃惊地问。


  子元思索了一会儿,答道:“没什么,只是猜测旋律大概是这样,就试着合奏了,没想到还真合得来。”


  “哦,看来你也是个天才。”司马昭爽朗地笑了,“我们还挺投缘的嘛!”


  “你说是就是吧!”子元淡淡地回答了一句,便又开始了弹奏,没有再理会司马昭。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