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名咸鱼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
墙头无数,CP洁癖,请勿KY
玛丽苏恋爱脑角色黑退散

© 吾名咸鱼
Powered by LOFTER

【昭师】玄幻·深蓝天命馆(第一章)

  司马昭在迷迷糊糊中醒了过来,他看了看四周,果然还是在那间琴房里。从落地窗望了望外面,依然是黄昏,天色黯淡,而且还飘着雨。


  不过,令人觉得奇怪的是,楼下的树竟然全部都开花了,虽然不知道是什么花,但是连在一起就像是雪白的海洋一样。


  司马昭看了看手表,依然是七点整,看来表停了。


  “真倒霉……”司马昭啧了一声,颓唐地坐在琴凳上,手指无意识地在琴键上乱按。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的天色依然没有改变,但是司马昭觉得自己的腿都要坐麻了,于是他试着站起来活动一下。


  他回想起了自己睡着之前的事情,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是想想刚才看到窗外的反常景象,他觉得传言中的诡异事件可能真的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不过就算是这样,以司马昭的个性,也是不可能轻易认命服输的,他再次试着去拉门。


  不过,这一次,门却出乎意料地打开了。


  司马昭清楚地记得自己在走进这个房间之前,外面是一条昏暗的走廊,而两边则是琴房。然而现在,这里却是一个宽敞的大厅,依然是深蓝色调,风格素雅简朴,墙面上挂着一些油画,画着很多人的肖像。


  他将肖像全部都看了一遍,没有熟悉的,不过墙壁角落里的一张画倒是引起了司马昭的注意。上面画着一个看上去十岁左右的男孩子,前额微翘的黑发,白皙如蜡的肌肤,凤目剑眉,清冷而凌厉。


  不知怎么,明明是一幅画而已,可是越看越像真实的,司马昭情不自禁地伸手想要抚摸那张画。


  当指间快要触到画的前一秒,背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别动。”


  司马昭闻声回头,只见身后站着一个身着蓝色短裙的金发女孩,他吃了一惊,问道:“你是……元姬?”


  司马昭清楚地记得,这学期开学的时候,老师说过王元姬已经转学了,可是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而看王元姬的神色,也同样惊讶。所以,目前可以断定,王元姬的处境应该和自己差不多。


  “子上?你怎么会在这里?难道……”王元姬还没说完,就失望地叹了口气,哀怨道,“看来你也和我一样啊……”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元姬,请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司马昭像盯着救命稻草一样盯着王元姬,他迫切想知道真相。


  王元姬哀叹一声,回答道:“别这样看着我,我知道的也不多。我不记得我是怎么来的了,反正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在这里了,怎么也出不去。而且明明觉得过了很久的样子,感觉自己都快要渴死饿死了,但是后来却慢慢地忘记了饥饿了。”


  “看来,这一切都是真的啊……”司马昭现在不得不相信了,除非一觉醒来发现这是个梦。


  “你进来多久了?”王元姬问。


  “没有多久,被锁在那间琴房里,睡了一觉。”司马昭一边说一边把琴房指给王元姬看。


  “那有没有发生什么?你还记得你是怎么到这里的吗?”


  “记得,我去了文艺部大楼,听到琴声之后就上了楼。琴房的门自己开了,我听到有人叫我不要进去,但是我还是进去了,然后就这样了。”


  “真是个笨蛋!”王元姬有点恨铁不成钢地低声骂了一句,“明明都提醒你不要来了,为什么还走进来?”


  “现在纠结这个也没意思了,而且,当时并不是为了逞一时之快。因为,我总觉得离开的话,一定会错过什么,而且那有可能会让我终身悔恨。”


  “好了,别再说这些没用的了,现在想想怎么出去吧!”


  不知道在这里走了多久,司马昭已经不记得路了,总之他就一直跟在王元姬身后在一个又一个走廊里穿过,进了一些房间,但是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倒像是来参观的。他问了王元姬一些话,王元姬起初会向他解释,但是越往后越不搭理他。


  司马昭越走越觉得不安,莫名的寒气从四周袭来,司马昭哆嗦着抱紧了自己的手臂,然后对王元姬说:“元姬,这里怎么这么冷?我们到底要往哪里走啊?”


  王元姬没有回答,甚至连她的气息都感觉不到,就像没有生命的人偶一样。


  司马昭头一次对王元姬有这样的感觉,明明是个温柔可爱的姑娘,为什么现在感觉这么冰冷?甚至,他都不敢确定这是不是假的……


  所以,当王元姬再次将司马昭领到一个房间的时候,司马昭趁王元姬停下脚步的瞬间,司马昭上前去碰了一下王元姬的肩膀。在接触了一秒之后,司马昭赶紧把手缩了回来,那种触感就像摸到石膏一样冷硬,司马昭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手掌。


  司马昭有些紧张,他已经做好了防御的准备,戒备地问道:“你不是元姬……你到底是谁……”


  “呀……发现了,看来不笨嘛!”


  那个悠远的声音又响起了,司马昭仰头向四周张望,大喊着:“你是谁?!有本事就站出来!”


  没有了回应,司马昭再次看向“王元姬”,此时的王元姬已经蜕变成了石雕的模样,而司马昭的周围,有不少像这样的雕刻。


  很快,令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满屋子的石雕突然都活动了起来,发出刺耳的响声。虽然这种场景司马昭在恐怖游戏中司空见惯,但是真实地发生在自己的眼前的话,司马昭还是有点不知所措。


  就在司马昭发愣的时间里,石雕已经将他团团围住,石雕的手中还拿着锋利的雕刻刀向他逼近。司马昭这才反应过来,如果再不快跑,他马上就会没命。不过他的血肉之躯,如何才能战胜这些石膏做的东西呢?


  司马昭的视线开始向自己的周围搜索,终于他看到了手边的一块才雕了一半的石膏,他搬起那块石膏,狠狠地砸向其中走在最前面的石雕人。石雕人倒下之后,将后面的石雕也砸倒,趁着这个空息,司马昭立刻奔向那个空隙。


  不过当他看清自己的前方又来了一个石雕人,而且正拿着锋利的剑指着他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尽管他想停下脚步,但是还是因为惯性装上了剑尖。


  他原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但是身体却在一瞬间失重,等到一阵钝痛传来,他再次睁开眼睛,却发现房间里的一切都如此平静,所有的石雕依然是没有生命的,整齐地被摆放在房间周围。


  “刚才那是……发生了什么……”


  司马昭觉得现在还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赶快离开这个鬼地方才是真的,否则谁知道下一刻要发生什么。不过,他刚起身迈出脚步,就差点被绊倒。


  “哎呀!谁啊?!”那个倒在地上的人没好气地喊了一声。


  司马昭吃惊地跳了一下,闻声望去,地上是个穿着蓝白衣服的年轻男人,正揉着自己的头部。那人十分嫌弃地看了司马昭一眼,然后揉着头起身,抱怨道:“大人竟然会让我来救你,依我看让你被自己吓死在这里更好。”


  “什么?”司马昭的心里暗暗吐槽:尼玛这画风也转变得太快了吧!


  那人冷哼了一声,但还是继续向他解释:“大人是这里的主人之一,他能知道有谁进来,但是无权支配。所以,就算他提醒你,结果你不听的话,也没办法了。”


  “你都在说些什么啊?”司马昭听得一头雾水,“我现在只想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地方,而且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是一个虚拟空间,通过结界同外界相连,误入结界的人基本是出不去的。而且这个空间里,一切都由空间的制造者和所有者支配,所以很多情况下,这里的环境都是多变的,你看到的也不一定是真实的。而且初到这里的人,经常会因为太过紧张,无法适应环境而出现幻觉。”


  司马昭有些明白了,说道:“那……我刚才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觉?元姬……也是假的……”


  “你眼里看到的,我怎么可能知道?我看到的,只是你像个疯子一样拿东西乱砸,还突然冲过来。”想到自己被砸的很痛的头,他看向司马昭的眼神更加厌恶。


  “啊……”司马昭顿时觉得有点尴尬,歉意地笑了笑,“抱歉啊!刚才我没看到你。”


  “行了,要不是看在这是大人给我的任务的份上,我不会接受你的道歉。现在,跟我走吧!”说完,那人转身准备离开。


  “等等!”司马昭喊了一声,那人应声停下脚步,转过头问道:“又怎么了?”


  “额……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叫诸葛诞,你可以叫我公休。”


  “嗯!好的。”司马昭点了点头,跟了上去,“那我们现在去哪里?”


  “去找我家大人,这里可不是好玩的地方,如果碰到什么禁忌的东西,谁都救不了你的。”


  “哦。”司马昭敷衍着应答了一声,因为刚才的事情,他对这个叫诸葛诞的家伙也不信任,谁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变成比幻觉里的石雕更可怕的东西?不过,目前如果不跟着他,就凭自己一个人,恐怕在这里绕上十年也走不出去。总之,先跟着看看情况,并且随时做好防身的准备才是最佳选择。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