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墨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
墙头无数,CP洁癖,请勿KY
玛丽苏恋爱脑角色黑退散

© 影墨
Powered by LOFTER

【剑三/花羊】[树洞]818本服那对花式秀恩爱的花羊(四)

这个树洞是个永远不会完结的树洞

每章长短不定

本章有苍歌情节

===========================================

  说起我师弟,据说他跟那对花羊混熟了,至于熟到什么程度,反正是在他们的影响之下,已经跟我师父头上的须须一个形状了。

  最初师弟说他有了情缘时,我是震惊的,我是不信的。直到他把他情缘带到了我面前,并且两人打了一架证明不是他双开。

  师弟在90级时,在大草原认识了一个同样刚满级的琴爹。相信现在对那段漫漫升级路仍然刻骨铭心的朋友们都还没忘记,大草原的怪是有多难打,简直是一帮魔鬼。师弟被一群怪打得死去活来,这时从天而降一个和他一样穿着江湖套装,丑得辣眼的琴爹,他俩一起打了怪并且直到师弟满级。

  最后,师弟他跟随琴爹进了恶人谷,于是我加了他的焦点,洛阳和攻防见到直接一个两仪。

  因为临近考试,我A了一周。等我回去之后,师弟给我讲了他俩和那对花羊的故事:

  某天,琴爹正在龙门跑商,跑的路线是龙门客栈到马嵬驿。据琴爹讲,他跑到据点时,一个大红名骑在马上,站在据点外。一点过去,五万五的血量。当时把琴爹吓得一个灵激,下意识往旁边闪了一下。那时候琴爹和师弟都刚攒够洛阳城套装,见到大号怂的一批。

  不过那红名半天没动静,他点红名一看心法,心里立刻明白了:哦,剑纯……不过一个浩气剑纯跑这边干什么?不管他,反正一个剑纯野外能做什么?

  琴爹刚想进据点的时候,突然从据点里冲出来一个花哥,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花哥已经和道长策马同游……不,是一起走了。花哥还背着货物,这个正义凛然的琴爹觉得道长可能是想劫花哥的镖,毕竟花哥是奶心法。

  还是个半小白的琴爹立马密聊了花哥:花哥,有红名跟着你,可能会劫镖。

  片刻之后,他收到了花哥的回复:别紧张,那是我的梦中情咩。

  琴爹当时就震惊了,他震惊的倒不是那两个都是男号,而是……不同阵营竟然可以情缘。

  当他把这件事情告诉师弟后,师弟笑而不语。之后,他们就认识了,四个人天天一起组队大战日常,不过对于师弟这种中二少年式的玩家,他洛阳城就喜欢搞事打人,不过因为有花哥,他每次冲进人群都非常谨慎。因为花哥说:要是敢打道长,以后大战攻防野外全部放生。所以师弟每次起了盾舞再被对面道长一个剑飞断掉时,内心是绝望的。

  以及每次花哥和道长在等神行CD的时候,都不会乖乖地待在复活点。他们习惯在跟完车之后退组,然后四人组队。而花哥和道长的蓝点永远在洛阳城内的某个地方。

  师弟问过花哥:你们那是什么地方?怎么每次都在那?

  花哥:“你猜。”

  最后师弟和琴爹按捺不住好奇心,目标蓝点,双人轻功起飞——

  不得不说,花哥是个很称职的风景党,这种地方都能找到。洛阳城的某个房子里,这里有红毯,有舞台,有翩翩起舞的妹子NPC。总之,这里怎么看怎么像婚礼现场。

  而在舞台上,是紧紧相拥的花羊。背景音乐是时不时想起的身边有敌对侠士的提示音,而台上的人,仿佛世界就他们两个,抱完了就开始互相喂糖葫芦,放烟花。

  过了一会儿,花哥终于理他们了。

  【团队】【花哥】:欢迎来到我和家咩的婚礼现场。

  【团队】【师弟】:真会找地方,给大神跪了。

  琴爹在YY里小声哔哔了一句:“你家天天都结婚?以及……谁家结婚是两个人拿着烟花棒互相刺穿对方身体的?”

  花哥幽幽的声音也在YY里响起:“穿模怪我喽?”

  在此之后,原本两个人的跑商路,变成了四人行。不得不说,道长是真的皮,每天都能皮掉一层羊毛的那种。他从来不肯在据点外好好待着,喜欢打小怪,跳山山,或者大轻功到处飞。可是,道长的大轻功技术……

  当琴爹、师弟、花哥都已经等在了据点外时,道长还在半空中盘旋。道长控制大轻功的那个技术,四个人都是一清二楚的,所以只能在底下等着,看他什么时候能下来,并且,不会啪叽一声摔成一只死咩。

  然后,这又是一个你怎么都猜不到的结局,比直接摔死更惨。道长他,突然从空中滑翔到了恶人据点里。三个人一脸懵逼地看着道长下落的方向,以及YY里传来道长慌张的狂吼:“救命啊!救命啊!没气力值啦——要死啦——”

  最后道长硬是跑到了据点门外,在花哥的马蹄子底下被据点工兵打倒在地。

  YY里只有花哥无奈的叹息:“你呀……怎么就这么皮?你看看你羊毛都皮掉几层了?”

  道长那边完全没了声音,只在团队频道弱弱地发了一个:QAQ~

        不过,值得欣慰的是,道长终于学会了落地接小轻功。

  听师弟讲到这里,我的脑中总是突然脑补一个腹黑花哥抱着一只软泡泡的小肥羊的情景,花哥一脸温柔又无奈的笑,一边给可怜兮兮的咩咩薅掉皮掉的羊毛……艾玛,我现在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