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影影墨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
墙头无数,CP洁癖,请勿KY
玛丽苏恋爱脑角色黑退散

© 影影影墨
Powered by LOFTER

【剑三/花羊】花间鹤(六)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今天攻防打到崩溃

==============================

   虽然那件事情之后,似乎一切都风平浪静了,但看到慕离黑着脸握着剑向自己走来,曲菀翎的心顿时凉了许多,她瞬间明白了。虽然早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她面对慕离时依然觉得自己的脊骨在一阵阵发凉。

  “师父……”

  “菀翎,我想问你一件事。师徒一场,我只希望你如实回答。”

  曲菀翎觉得胸口很闷,像被压了一块石头一样。所有的情绪都在疯狂爆发,就像冲垮堤坝的汹涌的河水。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的确是我带师妹去跑商的,那条路也是我选的,我没有回去找过她。”曲菀翎一下子全部说了出来,她顿时觉得自己心中一直堵塞的情感在爆发,她拼命稳住已经急促不堪的呼吸。

  慕离冰冷的眼神扫过她已经布满泪痕的脸,手中的剑握得更紧,但他也无言。

  等曲菀翎慢慢平复下来,她继续说:“可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做吗?”

  “为什么?”慕离的声音很轻,但语气却重,熟悉慕离的人都明白,他心中是如何怒火中烧。

  “我和师妹都是你的徒弟,可你为何如此偏心?你无论再多的要务缠身,都会抽空指点师妹武学,就算是刚从战场上回来,只要师妹找你,哪怕是毫无意义的玩闹,你都会陪着哄着。我拜师之时,年纪也比师妹大不了多少,你对我除了教阵营事务,从来视而不见。却经常特地去集市,拿回各种各样新鲜的东西哄师妹开心……”曲菀翎突然哽咽。

  慕离的脸色依然铁青,冷冷地问道:“既然你对我不满,为什么不冲我来?为什么要伤害她?”

  “因为我讨厌她!”曲菀翎咬着下唇,愤恨地喊出这句话,“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这几年我都得过且过了,反正我也没看你对别人好过。可是她却偏偏出现了,同样作为你的徒弟,可是你对她的态度却和我天差地别,我真的恨死了,恨到想让她不存在,即使你对我依然像以前那么冷漠,只要她不存在了,就不会天天那么碍眼,那么难过。”

  听到这里,慕离握剑的手渐渐放松,他深吸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道:“既然如此,过责在我,随你如何对我,但别再找青岚的麻烦。你我也许的确不适合成为师徒,当初如果不是副帮主的要求,我也不想这么草率地收徒。”

  “师父……”曲菀翎觉得自己的心在一步步堕入深渊,

  “这样吧,我不再追究你暗害青岚,伤害同袍之过。而你我师徒缘分已尽,今后分道扬镳,好自为之吧!”

  慕离说完之后,转身决绝,任凭曲菀翎怎么哭喊着挽留,他也没有回首,没有停下脚步。

  她不知道自己那天在原地站了多久,总之,天色渐渐暗了,等她反应过来,瓢泼大雨已经把她淋了个通透。那个她一直称为师父,却从来不仅仅把他当做师父的人,已经没了踪影。后来的事情,她记不太清楚了,只知道回去把这件事情告诉姐姐之后,被姐姐大骂废物。

  也许吧,她真的是个废物。跟着慕离这么久,她永远都拖着后腿,成天除了胡思乱想、跟所有接近慕离的人勾心斗角,什么都没好好做过。

  目前的记忆里,她依稀记得慕离对她最好的一次,是刚入门不久,她跟着慕离去扬州参加名剑大会。她的武学修为尚浅,那天拖累了慕离很多,但是慕离未曾计较,而是对她微微一笑,一边递给她糖葫芦一边说:“没事,好好练习,下次再来。”

  可惜,她迷恋的只是慕离风光的外表和那难得一见的微笑,从未想过更深层的东西,以至于她依然荒废着武学,耽搁着阵营任务,而越走越远的慕离,再也没有回头看她一眼。她再看见当初那样的慕离时,慕离面前的徒弟已经不是她了,而是她的师妹。师妹单纯乖巧,认真刻苦,慕离对她更加欣赏。然而,她却被嫉妒逼上了一条绝路。

  其实,慕离那天也未曾好过。他独自飞上山崖,在一片空地上练剑。不似在纯阳宫时那般自在,心中气血上涌,眼前似乎有千军万马压境,拔剑四顾,却不知该剑指何方。两大阵营不死不休的对抗,阵营帮会内部不顾大局的明争暗斗,他已经开始觉得疲惫。而现在……那些他最不愿触及的过于矫情的儿女情长,也席卷而来。这一切,都让他头痛欲裂。

  “怎么淋成这样?”

  看到浑身湿透,连脸颊两边的黑发都在不停滴水的慕离,秦苏突然担心起来,再看看慕离有些发红的眼睛,这样失魂落魄的慕离,并不多见。

  还没等秦苏继续发问,慕离突然撞进他的怀中,伸手紧紧环住他的脖子。

  “阿离,怎么了?”

    慕离半天没有回复,只是把秦苏抱得更紧。

  “阿离,先换身衣服吧,你全身都淋湿了,会生病的。”

  最后,秦苏半拉半哄着慕离洗了澡,换了衣服,再仔细询问。慕离也毫无隐瞒,全部告知了秦苏。

  “我下山之前,曽立志名扬天下,然后功成身退,再隐居修道。可我没有想到,我连自己的徒弟都保护不了,我连感情之事都无法处理……当初我不是不敢狠下心来从此与副帮主分道扬镳,不接受曲菀翎。可我……没有那么做……我想着她无论如何,也是与我有恩。可是,最后依然是这样的结果。”

  慕离低着头,秦苏看不到他的表情。不过,慕离这沉闷而无奈的语气,秦苏却越听越心疼,他轻轻揽过慕离的肩,让他靠在自己的身上。

  “这不怪你,你想报答副帮主,可是她却一意孤行。而曲菀翎……做出这样的事情,已经是狠毒至极,她自己偏执疯狂,岂是你造成的?”

  秦苏轻声的安慰让慕离有片刻的心安,他抬头轻颤着吻上了秦苏的唇,原本只是想轻轻蹭两下就离开,没想到他的后颈却被秦苏扣住。秦苏也开始回吻,但他的动作很轻,温柔缱绻,许久才结束。

  “阿苏,我想辞去阵营职务,我想回纯阳了,或者去别的清静的地方,带着青岚,如果你也想一起去的话……”

  “你去哪里我都跟着你。”未等慕离说完,秦苏回答道。

  “叶帮主那边,等我再帮他打掉马嵬驿,就算是谢恩辞行了吧!”

  “好,一切都依你。”秦苏轻轻点了点头,然后再吻上了慕离的眉心,顺势将慕离压在床上,邪魅一笑,道,“不过,我有个条件——有人敢打我的恋人的主意,我是不是该表示一下,你是我的呢?”

  “你想干什么?”

  “你说呢……”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