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墨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
墙头无数,CP洁癖,请勿KY
玛丽苏恋爱脑角色黑退散

© 影墨
Powered by LOFTER

【花羊】脑了个洞,存一下

这是一只犀利剑咩,名剑大会排名选手,人称蓝光剑神。夜话入门套老白发,死了几十万情缘的眼神,对面见了要吓死。追求者无数,但非常高冷,谁都看不上眼。

然而……这都是表面现象,其实,这只剑咩非常的皮,而且感情上……无法形容。他每一届名剑大会都会前前后后有几个情缘,倒不是脚踏几只船,而是和这个情缘两天就死,秒找下一个。

他的情缘怎么来的呢?就是那些被他的犀利剑法吸引,并很有勇气主动勾搭他的妹纸或者汉纸们,他从不主动找他们,但来者不拒。不过,他对所有情缘都是有企图的,比如找个犀利DPS,能给蕨菜碧水的奶,能送外观橙武的金主等等等等。作为回报,他就带这些情缘无痛12段或者天天阵营搞事。

很多人觉得他渣,但是他不屑一顾,据他的话就是:情缘是他们主动求的,东西也是他们主动送的,死情缘也不是他主动死的,作为回报他12段也带了,阵营搞事也搞了,最后全部怪他是没有道理的。

总之,他就是让人又爱又恨的“渣男”。

花哥是个表面咸鱼,实际上非常犀利的双修花,但他打JJC只用花间,也是一朵贼凶的花,人称“食人花神”。他小时候和剑咩认识,不过已经很久没联系了。剑咩后来行走江湖,名扬天下的时候,他已经闯荡了好几年无敌寂寞准备隐退。

花哥一直暗中观察这个剑咩,观战他的每一场JJC,监视他的每一任情缘。最后花哥改名,还日常带上面具或者黑纱斗笠,变成一朵离经花,准备接近剑咩。

某次,剑咩死了情缘之后,被前情缘追着索要情缘期间送他东西的那些钱。剑咩表示:别人找老纸带12段都是要收费的,要我还钱,你先把12段的费用给我再说。

然后扯着扯着就打起来了,前情缘叫了人,剑咩在城里疯狂绕墙绕柱卡视角终于跑了。但他逃到郊外还是被一个埋伏好的明教缴械,缴械结束之后马上开转准备反击,但由于血被打残,怕是凶多吉少。就在这时,花哥突然奶了他一大口,成功反击。

最后他和花哥开始了跑路模式,剑咩问花哥为什么救他。花哥谎称自己是他的迷弟,并且希望带12段。剑咩表示只要能帮着摆平那个碍事的前情缘,12段免费带。

最后,花哥帮他摆平了。剑咩也兑现承诺,免费把花哥带上12段。但是,花哥的离经心法修得太差了,剑咩好几次想喊完犊子带不动,但一想到自己之前承诺过,所以不带不好意思,只能硬着头皮打。最后终于累死累活打上去了,花哥的离经心法也进步了很多,只不过剑咩觉得自己这辈子没这么暴躁过。

最后,剑咩说要散队,花哥表示:我花了很多金才帮你摆平你前情缘。你带我12段那点费用不够抵的。

剑咩一听就火大了:明明说好你摆平他们,我带你12段,又没说要相抵。

花哥:道长这是不还喽?

剑咩:不还,有种打我呀!

花哥二话不说,扔了斗笠,切了花间立马把剑咩揍趴下了。

剑咩趴在地上,咬着袖子表示不服:你个骗子,远程打近战打赢了不起啊?!

花哥:愿赌服输,不然起来再打。

剑咩爬起来调整套路,但最后他还是被花哥套路,毕竟食人花神。等把剑咩溜到精疲力尽,趴地上起不来,花哥心满意足地把人抱走了。

花哥虽然腹黑,但他是一朵有原则的食人花,所以他虽然抓了剑咩,但没把他怎么样,整天好吃好喝地待着。剑咩依然不服,花哥最后教育了一下剑咩之后,还是放了他。临走时花哥还劝他:在这么下去,哪天掉坑里了千万别哭。

剑咩回去后,依然过着以前那种又皮又浪,把情缘当成免费提款机的生活。但是,他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遇到狠角色,别人也可以套路他。他这次遇到了一个特别不好惹的,死情缘的时候很干脆,而且没有找人追杀他,看似毫无问题。然而转脸就开始大肆造谣,说他骗钱骗色,毁了好几个姑娘的清白,(剑咩其实是只谈恋爱不上床的,甚至连手都不拉),并且此人特别知道怎么带节奏,不出三天,剑咩已经身败名裂,长江黄河一起跳都洗不清了。

谣言可比刀剑更恐怖,简直是杀人于无形。剑咩由于影响太坏,被名剑大会禁赛。最后,他的帮会也把他开了,野外天天被人蹲,去主城也被扔臭鸡蛋。他觉得自己如今闹成这样,不能再回纯阳给师门抹黑了。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剑咩一个人在南屏山的某个山顶看星星,边看边回忆自己从纯阳到下山之后的一切经历,在纯阳时多么单纯多么恬淡,出了山门之后被外面的花花世界迷惑。他不爱任何人,但他却利用了别人的爱慕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想只要不是自己主动就可以心安理得。然而,他最后到底得到了什么,他得到的名声地位,不都是靠自己拼死拼活地打JJC混阵营来的吗?哪一样是那些虚假的情情爱爱带给他的?他想要的那些外在的东西,难道自己赚钱买不起吗?所以,他当初那样做到底有什么意义?

最后他想起了花哥,想起了小时候和花哥一起玩的情景,想起了花哥把他关起来之后每天跟他聊天的内容,以及自己临走时花哥还在劝他。

不过,他现在已经混到这步田地,就算后悔也太晚了。剑咩准备拔剑自刎,但被人拦住,他借着月光看到拦住他的人正是花哥。

花哥表示他一直在暗中观察,他知道剑咩绝对不会听他的话,之所以之前没有站出来救他,一是想看他吃点苦头,再就是觉得如果他还没悔过,那么救了一次也没用。不过看剑咩这次算是彻底想明白了,决定帮他。

最后,剑咩听花哥的话,把以前能退的东西和金都退给了前情缘们,不能退的东西按照原价退金,不够了就打个借条。在大唐日报及各大门派和阵营日报上发道歉信。

然后,剑咩的帮会重新接纳他回去,他一年没去名剑大会,就在帮会里安静如鸡地日常跑商,做阵营任务,偶尔卖点五行石赚钱,最后把钱凑够了。但花哥表示那些钱他早就帮剑咩还了,只不过他想看剑咩这次能不能彻底变规矩点,所以才没有告诉剑咩,这些钱让剑咩留着给自己当嫁妆吧!

剑咩脸色铁青,但还是架不住花哥温柔又腹黑的攻势,从了花哥。

剑咩最终变成了一只羊毛松软、人畜无害的萌咩,一年之后和花哥组队重新出现在名剑大会的赛场上。虽然还是有人揪着过去的黑料不放,但是有花哥在,剑咩也不去理会,忙着哄他这次犀利操作吸引的一群新的迷弟迷妹。

评论(7)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