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名咸鱼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
墙头无数,CP洁癖,请勿KY
玛丽苏恋爱脑角色黑退散

© 吾名咸鱼
Powered by LOFTER

【剑三/花羊】[树洞]818本服那对花式秀恩爱的花羊(二)

  那天我们从JJC里出来之后,我和师父加了他们好友,约好第二天晚上一起打荻花。

  好吧,他们更加变本加厉的就是晚上的荻花了。讲道理,打完这个本我就再也不想见他们了。

  他们到底过分到什么程度呢?听我细细道来:

  首先这个本我们每周都刷,这次我还叫上了师娘二少,还有我的亲友花萝。花萝是个刚满级不久的新手花间,PVE套装的装分都惨不忍睹。师父和师娘也换上了PVE装打输出,想到花哥在JJC里还能从师父手中活下去,我觉得这个奶应该奶得上,就没再叫人。

  好吧,我们几个在荻花门口等了十分钟,师父和师娘干脆到一边的开阔地上插旗了。然而,道长、花哥和花萝还没到。

  我密聊花哥:“你家道长怎么还没到?”

  花哥密聊我说:“咩咩说他迷路了,我去救他。”

  我的天,这都能迷路?不过花哥说道长纯PVP玩家,除了大战就没进过别的本。好吧,我理解了,但是有我师父和师娘在,应该不至于翻车。

  过了一会儿,花哥和道长降落在我们面前,是的,万花双人轻功降落。

  紧随着他们的,是我的亲友花萝。

  我们都还没说话呢,就看见团队频道花萝打字说:“艾玛,道长,花哥,原来你们一伙的啊!我看着你们俩在我头上飞过去三四次了。”

  【团队】【我】:“三四次?花哥你也不认识路?”

  【团队】【花哥】:“咩咩说喜欢万花的双人轻功,我就带他多飞几圈。”

  【团队】【二少】:“……”

  【团队】【师父】:“……”

  【团队】【花萝】:“呸呸呸,这口狗粮我不吃。”

  于是我们就这么折腾进了本,前两个BOSS还是比较顺利,道长虽然是PVP,但是由于号大,DPS也不低,花哥奶得也无压力。在某个BOSS打完之后,我们自觉地脱了装备死了回去,等着传送。结果,我们发现道长没有动。

  【团队】【二少】:“道长,快脱装备,死了传送回来。”

  【团队】【道长】:“进战了,脱不了。”

  于是,最后道长还是死回来了,但此时除了花哥,我们都已经被传送到了下一个BOSS身边。可是他们依然没有过来,好一会儿了,团队里突然冒出一句:

  【团队】【花哥】:“我怎么在陪你跑图?”

  我们全部都惊了,背后的气剑又差点掉一地。我打开地图,一看,我的天,他们的位置……果然他们在跑图,是的,那么长的距离,道长迈着他的小短腿一步一步跑过来。

  【团队】【道长】:“什么?不用跑图?”

  道长,你大战死了回去,会跑图吗?好吧,我理解你PVP血多,大战这种本也不会死。

  好吧,最后他们终于跑了过来,我们也没再说什么,继续开打。

  之后一切正常,但在最后一个BOSS,就是夫人那里,我们队伍除了师父和花哥,全都躺尸了。花哥和师父脱战后,花哥缝针拉起了道长,然后奶满道长的血,还给了一个碧水。

  然后……然后我们就躺在地上眼巴巴地望着花哥。

  【团队】【花萝】“师兄,看看我啊!求拉我起来QAQ~”

  【团队】【二少】“花哥瞧瞧我,我最帅,拉我。”

  【团队】【我】“花哥……”

  【团队】【花哥】“缝针10金,概不赊账。”

  于是,我们躺在地上的所有人欲哭无泪。最后,花哥还是大笔一挥,把我们全部拉起来了。

  期间,道长不愧是PVP玩家,那个上蹿下跳,到处蹦跶。于是,我看他蹦上了一个很高的地方,然后“啪叽”,又摔残血了。此时队伍里两个残血,一个花萝,一个道长。

  【团队】【花哥】“咩咩,你怎么又给摔成这样?早跟你说别到处蹦,你怎么就一直改不了呢?”

  【团队】【道长】“花花求奶我一口。”

  【团队】【花哥】“唉……真拿你没办法。”

  我怎么觉得这又是吃了一口狗粮呢?这还没完,花哥在奶满了自家道长之后,只有血皮的花萝开始打字。

  【团队】【花萝】“师兄,奶我一口?不想打坐。”

  随后,花哥自己打起了坐,再也没管花萝。

  【团队】【花萝】“有了咩忘了同门,我要告诉谷主。”

   【团队】【道长】“这个盆栽已经要移栽到纯阳了,东方谷主管不了的。”

  【团队】【花萝】“明天我也去找个绑定奶。”

  如果你以为这就完了,就太天真了,我告诉你们,最劲爆的才刚刚开始。

  就在我们大家商量着待会儿要做什么,以及我都点开神行准备飞回主城了,突然,聊天框出现了这样的消息。

  【团队】【花哥】“[花哥]对[道长]说:‘要跟我抱抱吗’?”

  然后,我关掉了神行界面,看见了一朵花和一只羊在红毯上相拥,仿佛世界上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个。

  【师父】悄悄地对你说:“我头一次见到比我和你师娘还会秀的,给大神跪了。”

  【我】:“呵呵。”

  两分钟后,我神行走了,我不知道他们在那个副本里抱了多久。总之我还没退队,聊天框里的对话是这样的:

  【团队】【道长】:“花花,我没有坑到你们吧?”

  【团队】【花哥】:“没有没有,你打得不错了。”

  【团队】【道长】:“当年我在别的游戏选的T职业,因为死太快被团长从头骂到尾,结果后来看到战斗统计,原来是奶妈没给加血。从那以后,我就再也不敢下副本了。”

  这么一看,还是挺可怜的,但这不是你们闪瞎我的眼睛的理由啊!

  【团队】【花哥】:“没事,现在你有绑定奶了,春泥水月听风长针都是你的。”

  啊……我被秀得双手离开键盘,啪叽摔死在扬州城门口。

  我再也不想跟他们一起刷副本了,不,我是再也不想见到他们了。


评论(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