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墨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
墙头无数,CP洁癖,请勿KY
玛丽苏恋爱脑角色黑退散

© 影墨
Powered by LOFTER

【剑三/花羊】花间晚照·03

大半夜更文啦~~~

前文见:目录

这章过渡章节,花哥没出来,大半夜写这个把自己搞得有点害怕

============================

  凌倾然在江津村停留一天后即整装出行,他还未曾忘记方羿的忠告,村民也提醒过他务必当心,所以他选择在白天出行。他雇了一辆车,今晚至少能把他送到浩气盟所占的红莲岗附近。

  洛道荒凉,除了江津村和长守村这两个人气稍旺的村子外,便只有路旁零星的几户人家。这里原本还有一个李渡城,但据说因为昔日天一教在此肆虐,那座城现在已经荒废,是个人人都不愿意靠近的鬼城。

  不过,当晚的情形却大出凌倾然的预料。名剑大会每年会在不同的主城举办,他上一次从洛道去扬州,是几年前了。而当时这附近的几户人家,却突然全部消失,只留下了林间空空如也的房屋。

  “怎会如此?”

  凌倾然嘀咕了一句,抬眼看了看天空,阴沉沉的,五成的可能会下雨。而此时天色已晚,到扬州还有至少一天的路程,他若是不在此停留,恐怕就得走夜路了,那样更加危险。

  凌倾然在心里自责自己考虑不周,但眼下也没有任何别的办法。他只好挑了一间房屋进门。但是,进屋后的他才立刻发觉端倪。这里的房屋虽然外观上简朴破旧,但房子里除了积了灰尘之外,里面的陈列摆设均完好,并没有过于残破的痕迹。连桌上的灯盏都完好,他甚至还找到了残存的灯芯。根本不像是废弃了多年的屋子,倒像是主人出了远门。

  意识到不对劲,凌倾然马上退出房屋,他立刻前往下一间,果不其然,和上一间房子一样,门锁损坏,但是屋内的陈设却整齐完好。如果仅仅是刚才那一家人也就罢了,记忆中这里总共三户人家,三户人的房子无一例外。这样的事情,即使在平时都诡异万分,更别提凌倾然曾经在江津村的遭遇。

  “天啊……这里到底怎么了……”

  凌倾然一边叹气一边在房子里翻找着,他想找出一些线索,然而,他累得大汗淋漓,也没有找到任何的蛛丝马迹。不仅如此,这里怕是待不下去了,凌倾然只能在门口休息,盘算自己下一步的去处。

  夜路是不可能走的,而附近太过荒凉,不知何处还会有人家。望着眼前的密林和逐渐暗下来的天空,凌倾然想到了附近浩气盟的红莲岗。如果把这里的情况报给浩气盟,或许能求得帮助。

  他立刻起身,刚往前走了几步,却发觉不对劲,立即驻足。空气似乎变得凝固了起来,凌倾然屏息凝神,静静探查着周围的异动。半晌,这里除了风掠过密林发出的飒飒声,再没别的动静。凌倾然的神经并未松动,不过他收起了剑,观察了一下四周,只见那个被石块掩住的井边的一处杂草丛有些异动。

  果然是许久无人的院落,井边都杂草丛生了。凌倾然提着剑,慢慢靠近,待他用剑尖拨开杂草,突然一道迅捷的黑色闪电向他袭来。凌倾然反应极快,一道凌厉的剑光划过,黑影便落地。只见一条三尺长的黑蛇,蛇头已经被斩断,但无头的身躯还在扭动。向来厌恶蛇的凌倾然不由得头皮发麻,他紧皱着眉头走向水井的另一边。

  不过,这条蛇却提醒了他,一个被他至始至终忽略的怪象。这里的水井,为何会被石块堵住井口?然而,以凌倾然的力气,是绝不可能搬走石块的。他只好无奈地摇了摇头,想凑近看看有没有线索遗落。然而,当他凑近之后,却被一股刺鼻的腐烂气味激地干呕。

  这气味,就和在江津村杀死的两个天一教教徒的尸体一样,只是更严重些。这时,凌倾然彻底明白这里的确不详,他必须去浩气盟。而他找线索和思考的时间,天色又暗了几分,他不得不加快步伐。

  天色已经快接近全黑了,凌倾然仍然在密林中穿行,他天生敏感,走几步就会停下来侦查一下四周的动静。凌倾然的运气并不算太差,至少天空放晴,明亮的月光让他探路更加容易。不过不安的气息也在一直蔓延着,凌倾然拔出了剑,他已经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一直盯着他,随时警惕着。

  凌倾然疾步穿行,按照记忆里的路线,这里距离密林的出口越来越近了。但是身后就像跟了一个黑色的幽灵一般,而且越来越近,压抑得他几乎喘不过气。

  冷风掠过他的脖颈,微凉的气息让他颤栗不已,他立刻握紧了手里的剑,在停下脚步的下一秒,立刻转身划过一道弧度。然而自己的剑似乎被什么缠住,阻力在逐渐加大。借助月光在剑刃上的反射,凌倾然看到了许多白线组成的网和一个诡异的人影。

  他还没来得及看清,就听见了诡异的笛声,自己的周围也出现了异动,凌倾然初步断定,自己可能被包围了。而从内功判断,那个吹笛的人,和五毒相似。想到之前方羿的提醒,果然,天一教的人不会放过他。

  月光被茂密的枝叶挡住,他依旧看不清来者,只知道自己四周全都是潜伏的危险。凌倾然武艺超群,在黑暗中战斗他也不一定吃亏,他能够凭借声音预判可能向自己袭来的人。他依靠着灵敏的听觉和感官,以及对内力的洞察,成功地躲过了几次突袭。并且利用气剑追击,给予还击。

  埋伏在四周的杀手虽然比起两天前交手的那两个人武功更高,但是他们在与凌倾然交战的前几个会合并未占到便宜。借助月光,凌倾然在一个瞬间看清了一个向自己袭来的人的面容,虽有人形,却面色青黑,眼睛睁得很大,却毫无神采。凌倾然一惊,立刻后翻与其拉开距离,一记两仪化形,凌厉的剑光斩下那人的头颅。

  而那个为首的人,却一直无动于衷,冷眼旁观着凌倾然与那些怪人的缠斗。直到凌倾然斩杀了几个人后,他才又开始吹笛。诡异的笛声令凌倾然的内息有些紊乱,不过好在身下的气场拖住了那些怪人的速度,他暂时还有空调节。在将那些人全部斩杀之后,凌倾然的体力明显有些不支,他本不是擅长持久战和群攻的人。

  “不错嘛!道长累了?跟随在下一同歇息可好?”

  冰冷又阴柔,分不清性别的声音传来,凌倾然调整着自己的气息,此时天空的圆月被乌云遮挡,密林中几乎伸手不见五指,而那人的功力比起刚才的那些人来讲,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凌倾然自认为自己的洞察力足够敏锐,但他也很难定位这个杀手在何处。

  这样的安静并未持续多久,很快那如同鬼魅般的笛声在此响起,身边灌木草丛的异动,让凌倾然的神经再次紧绷。他看不见向自己袭来的究竟是什么,但那异动怪声让凌倾然断定是兽类,一旦被近身,他不知道自己将如何。空气开始弥漫了些许异味,凌倾然立刻反应过来,可能是毒物。而在他眼前漆黑,体力下降时,一个失误也让他倍感无力,他正要运功时却被打断,一时间内力凝滞,而此时他脚下的气场也难以维持。

  然而,就在凌倾然感觉无力时,那笛声却戛然而止。他还看不清周围的情况,但是打斗的声音让他知晓了这里第三个人的存在,他不确定对方是否是来帮他的,至少他们缠斗的时候,他能够有片刻喘息。

  厚重的乌云终于散去,月光再次照亮这里时,出现在凌倾然视线中的,是泛着寒光的弯刀,飞速划过的光影让人眼花缭乱,而另一个人的身形却如同鬼魅,灵巧异常。

  凌倾然知晓自己反击的时刻到了,他找准了时机,在那人运功时,一道剑气将其打断。而挥舞着双刀的明教弟子也立即领会,对着已经被封住内功的人就是狠狠几刀划过,霎时间血腥的气息弥漫开来。而凌倾然也不会给杀手一点逃走的机会,立即将凌厉的剑气全部划向那人,终于几声闷哼之后,杀手再无气息。

  凌倾然长舒了一口气,他打量了一下面前那个还擦拭着刀刃上的血迹的明教弟子,虽然背光处看不清其长相,凌倾然还是向其作揖,道:“多谢侠士相助。”

  “哼!谢我?我可没想救你,你不如谢你自己运气好,正好我也想杀他。”

  明教的中原话非常流利,嗓音低沉,语气傲慢。凌倾然立刻就想到了自己刚到秋雨堡时,那个拦在自己面前的明教守卫。

  “可是那位叫方羿的万花侠士派你前来?”

  “与你无关,少问……”

  明教的话还未说完,又是一阵异动从凌倾然身后传来。明教的视线范围内正好可以目睹一切,但他也只看清了一个黑影,虽然他做好了准备,但仍然来不及反应。

  可黑影却立刻被斩杀,未曾近身凌倾然。借着月光,他们正好可以看清此人的样貌,无神的圆目,骨瘦如柴的身形,怪异扭曲的五官……

  “尸人?果然是天一教……”

  “你们是什么人?!”一声暴呵直接打断了明教的话。

  凌倾然和明教闻声而动,只见从密林中走来一个提着大刀的少年,他正对着月光,能够隐约看清那稚气未脱的脸庞。白色和紫色相间的服饰,领口的一团白毛,这是霸刀低级弟子的打扮。

  “你又是谁?”明教轻蔑地反问道。

  少年警惕地横刀胸前,做好防备,道:“这里靠近红莲岗,你们不是浩气盟的人吧?这么晚了来这里干什么?”

  “呵!我当是谁,就你一个?”明教的语气更加不屑,他的指腹擦过刀刃,“你们浩气这么教你的?这要是平时,就你这样的,得死个几十条命了。不过今天你命好,我还不想杀人,臭小子,识相点赶紧给我滚!”

  “你是恶人……”少年明显底气有些不足,但他还倔强地站在原地。

  “我的忍耐有限。”明教那对异色的双眸有些微阖,凌倾然读到了里面的杀气。

  然而,少年依旧没有动弹,而明教的身形立刻消失在风中。凌倾然大惊失色,连忙大喊道:“别杀他!”

  少年也被这凌厉的杀气惊得紧闭双目等死,他生怕自己再次睁眼,见到的是明教的异色双眸,那就意味着下一秒他将去见阎王。然而,风声却停止了,他缓缓睁开眼,却发现自己站在一个大概八尺的气场中心。

  “镇山河?”

  少年反应过来,立刻瞄向凌倾然,而那个明教则站在凌倾然的身边。

  “我不是阵营中人,路过而已。”凌倾然将手中的剑插于泥土之中,走近少年,道,“回去告诉浩气盟,这里有天一教的人肆虐,请他们查明情况,务必小心。”

  “天一教?”少年也难以置信。

  “你可以记住这个地方,到时候叫人来查。以及从这里,一直往密林深处,那边有三户人家,都已经失踪,但是有一口水井里却异味弥漫。肯定与天一教脱不了干系。”凌倾然解释完,立刻捡起地上的剑,收进剑鞘,“快走吧!别白白送命。”

  少年犹豫片刻,应了一声。

  “还不快滚!”

  明教的身形又一次隐匿起来,风声再次响起,眼见吃亏在即,少年也顾不得许多,转身就跑,很快消失在密林中。

  等少年走远了,明教才现身。

  “道长,今夜副帮主有请。”

  “承蒙贵帮关照。”凌倾然轻轻擦掉自己额头的汗水,理了理衣衫,“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陆朝。别耽误了,我可不想被浩气的缠上。”明教边说边扛起那个为首的杀手的尸体,手臂还脱着一个尸人,快步走向密林的出口,凌倾然也在他身后快速跟上。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