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墨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
墙头无数,CP洁癖,请勿KY
玛丽苏恋爱脑角色黑退散

© 影墨
Powered by LOFTER

【剑三/花羊】花间鹤(三)

   十三年前——

  “前任帮主去世之后,本帮终于再次崛起,拿下战功榜首。即日起,所有帮众随我入驻武王城。”

  帮会领地里,众人欢呼雀跃,觥筹交错。这个帮会的名字叫做“凌霄”,慕离刚加入这个帮会时,正值前任帮主遭遇刺杀离世,帮会人心涣散,正在走向没落。但他欣赏那些帮会元老依然苦苦坚持的决心,包括现在正向大家举杯敬酒的新任帮主叶问水。

  那时候,正是他加入“凌霄”的第四年,算是见证了帮会从没落的危急时刻到现在重现辉煌的岁月。他用了四年的时间成了武林天骄,他的凌云之志,似乎实现得太过顺利。

  正在他出神冥想之际,叶问水已经端着酒杯,走到他的面前,说道:“‘凌霄’能有今日辉煌,多亏慕道长指挥有方,帮我们夺下据点,积攒战功。今日,本帮主敬慕道长一杯。”

  慕离默默起身,端起酒杯向叶问水颔首行礼,谦卑地说道:“哪里?贫道能有今日,也多仰仗帮主的关照和副帮主的提携。”随后,将美酒一饮而尽。他的目光偷偷向坐在不远处的副帮主曲梦萝转移,只见这个五毒女子也望着他,嘴角微微上扬,似笑非笑。

  帮会进驻武王城之后,慕离接到了秦苏的信,并告假几天。正出城时,迎面而来的曲梦萝拦住了他。

  “慕道长,别来无恙,走得这么匆忙,是要去何处?”

  曲梦萝的眼神明亮而犀利,即使她表面毫无波澜,但总给人过于威严的压迫感。帮众对这个副帮主并不亲近,但无人敢质疑她慧眼识人的能力,慕离虽然对她印象并不算太好,但也不得不承认,他能够脱颖而出,极大地仰仗了她的帮扶。

  “告假几天,去见一位朋友。”

  “哦?能让道长你亲自去探望的,恐怕交情不浅吧!能跟慕道长深交的,定然也是奇才吧?何不试试拉进帮里呢?”

  “副帮主,这恐怕不行了。这位友人是个云游医师,从不愿涉及江湖争斗,贫道不愿勉强他。”

  曲梦萝冷笑一声,摆了摆手,说道:“罢了罢了,我想你也没有当说客的天赋,算了吧!记得准时回归,帮里还有一大堆事。”

  这一次,他的万花友人神神秘秘的,一路上支支吾吾,问什么都不肯说。慕离虽然心中疑惑,但也只好跟着秦苏,穿过曲折的山路,乘船渡河,到了一个安详宁静的村落。而这个村落最深处,穿过一片幽静的林子,就能看到秦苏的家。三间宽敞明亮的房屋,不大不小的院子,不远处还有一座凉亭,亭边清水流过,带走飘落的枯叶。

  “真好看,你的新住处?”

  “当然,我把这里买下来了。以后要是有空,多来我这里坐坐,我打算常住这里,开个医馆。”

  慕离笑了笑,道:“我说呢,你就一个人,买这么大的房子住,不嫌空得慌?”

  “不。”秦苏轻轻摇头,笑道,“给你留的,一个人待久了也闷得慌,想跟你一起。”

  慕离凝视着秦苏那双好看的凤眸,其中的目光像有一团散发着幽深光芒的火焰一般,虽然不动声色、冷冽清澈却依旧流露着无法掩盖的热切。他不懂其中深意,却被盯得不自觉地红了脸。

  看到慕离这个反应,秦苏也未曾多说,他领着慕离进屋,他们像以前一样聚餐闲聊。

  夜晚,慕离与秦苏并排躺在宽敞的床榻上,他们以前经常在相谈甚欢时抵足而眠,并未觉得有任何不妥。只是今日,慕离觉得自己的脸颊似乎一直在发烫,但他未曾挑明。

  “‘凌霄’终于又重新获得驻守武王城的资格了,可我高兴不起来。”

  “怎么了?”

  “我当初是副帮主一手提拔的,可是她总让我做一些我并不想做的事情。我告诉你一件事情,我们前两个月在和恶人争夺白龙口日月崖据点时,叶帮主那边战况紧急,向所有人都发了求救的讯号,包括我也收到了。正当我准备带人前去救援时,副帮主拦住了我,她不让我去,宁愿丢掉据点。”

  “然后呢?你去了吗?”

  “去了。日月崖拿下了,帮主嘉奖了我,而副帮主……她大骂了我一个晚上。”

  “骂你什么?”秦苏转过身,面对正看着房梁出神的慕离,伸手帮他将被子往上拉了拉。

  “白眼狼,吃里扒外……反正就说,我是她提拔的,不该向着叶帮主。”

  “他们很不和吗?”

  “我们前任帮主,是唐门弟子,叶帮主是他的徒弟,现在的副帮主,就是他的妻子。我没见过他,我入帮的时候,他已经死了一年了,帮里也一团乱。当时叶帮主和副帮主的关系不错,只是随着帮会越来越有起色,他们就开始不和了。他们没有明着闹翻,但我已经不止一次听到副帮主说叶帮主想要独吞她丈夫留下的帮会了。”

  “所以,她提拔你和其他指挥也是有目的的,她想借你们的实力和你们帮主对抗。”

  “叶帮主不是那样的人。而且,浩气盟的状况本身就不容乐观,此时内斗,不是自取灭亡吗?总之我不想如此,但是副帮主她……她大概不会听劝吧!她有恩于我,我也不想背叛她。”

  “你呀!”秦苏听完又好气又好笑,他曲起指节,重重地弹了一下慕离的眉心,道,“你就不是个能在这种帮会里混的命,以后有什么不高兴的,写信或者来找我,别忍着。你那个帮主和副帮主看来都不是省油的灯,小心点,少跟他们来往。”

  那晚,秦苏和他聊了很久,聊到两人都不知是什么时辰,终于沉沉睡去。第二天都快到中午了,两人才揉着干涩的眼眸,慢吞吞地从床上爬起来。

  这四年慕离过得不算太好,也不算太差。他有了一展宏图的机会,但也因为帮会里混乱不堪的人际关系弄得焦头烂额。他在纯阳时,周围的师兄师姐无不是清心寡欲、潜心修道之人,无人去争夺那些是是非非。然而山下的江湖太大了,人与人之间也复杂到超过了他的想象。他无法去改变周围的一切,只想偶尔来秦苏为他搭建的这座小小的世外桃源里透透气。

  不过,这次回去,第一个要见他的人就是他的副帮主,曲梦萝。

  “回来了?”曲梦萝语气生硬,昏暗的烛光照在她冰冷严肃的脸上,让人不自觉地畏惧。

  然而,慕离却不卑不亢,答道:“是。不知副帮主有何事吩咐?”

  “不是什么大事,一件私事,希望慕道长卖我这个人情。”

  慕离还未开口,只见曲梦萝向一边的侍女递了一个眼神,紧接着侍女领过来了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借助昏黄的烛光,慕离看出少女与曲梦萝神似,同样也身着紫色的苗疆服饰,少女面容青涩,她望了慕离一眼,然后轻笑着将视线转向了曲梦萝。

  此时,曲梦萝站了起来,走近慕离跟前,对他说道:“这是我的幼妹,曲菀翎。她初入江湖,我忙于帮会事务,无暇照顾,所以很想劳烦道长收菀翎为徒,悉心教导。”

  曲梦萝的话语中虽说是请求,但语调却生硬,明白人都清楚,这是不容商量的命令。

  “可贫道对五毒教的武学一窍不通,恐怕在武学造诣上,帮不上令妹丝毫了。”

  “无妨,五毒武学由她自行修炼。我只希望道长在帮里能多照看幼妹,教她行走江湖和阵营事务罢了。不知道长可否看在当初患难与共的份上,给我这个面子?”

  慕离虽然并不愿意,但还是应承了下来。他一心忙于武学修炼和战场指挥,对收徒之事没有考虑,不过他倒并不抗拒,无非多耗费些心神罢了。

  “那好,菀翎,从今以后你便是这位慕道长的弟子了。”

  听到这句话之后,原先还有些紧张的少女终于放得开了,她如美玉一般的面容终于绽开了甜美的笑颜,兴高采烈地走到慕离面前,行礼道:“师父~”

  慕离仍然面不改色,严肃地说道:“跟我走吧!”

  曲梦萝满意地看着幼妹跟随慕离退出房门,随着房门合上的瞬间,她的身影被淹没在黑暗中。

====================================================

这里理一下他们之间的关系

这个帮会的前任帮主是个唐门,现任帮主是个藏剑,叶问水,藏剑是唐门的徒弟,现任副帮主曲梦萝是唐门的妻子。

唐门死后,帮里人心涣散,从战功榜榜首的大帮会衰落成了PV咸鱼的小帮。但是现任帮主叶问水和前帮主夫人曲梦萝都不愿意帮会就此没落,然后就到处招人,想东山再起。

慕离道长就是在这个帮会大范围招人的时候被忽悠进了帮,本来一直默默无闻,但是被曲梦萝看上,觉得他是个可塑之才,就推荐他,给他机会。慕离不负众望,成了指挥。

之后他们帮会人才济济,终于东山再起。但是,叶问水和曲梦萝就开始闹不和了,曲梦萝认为这个帮会的根本是自己丈夫留下的,而叶问水现在想把这一切据为己有。叶问水虽然没有这个意思,但是他表示帮会已经大换血,而且自己也是费尽了心力的,师娘你怎么能这么猜疑我?

曲梦萝和叶问水的不和,就造成了他们招揽的人才,一部分跟随叶问水,一部分死忠曲梦萝。而慕离虽然是曲梦萝提拔的,但他不满曲梦萝过于执着自己的利益而不管帮会未来发展的行为,他实际上更倾向于叶问水。

不过,曲梦萝毕竟对他有恩,而且还是手握重权的副帮主,慕离也不敢正面挑战曲梦萝。所以,他才会觉得很苦闷,有事没事就往秦苏那里跑。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