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墨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
墙头无数,CP洁癖,请勿KY
玛丽苏恋爱脑角色黑退散

© 影墨
Powered by LOFTER

【剑三/花羊】花间鹤(二)

离经花哥·秦苏 & 太虚道长·慕离

插叙,时间线转换,具体说明看第一章开头

-------------------------------------------------------------------------------

    是夜,屋外风雪还在呼啸。秦苏关好门窗,只留了一个通风口。燃烧的炭火让卧房变得温暖,他看着已经熟睡的慕离,全无睡意,他静静地翻阅着书卷,时不时抬头望一眼冰冷的窗棂,似乎在等待什么。

    许久,轻微的敲门声响起。秦苏放下书卷,轻手轻脚地走到门边,轻轻将门打开。

  刚开门,一缕幽深的蓝光就映入眼帘。门外是一个身着驰冥道袍的年轻女子,她的身边飘浮着一盏蓝灯。

  “来了?快进屋吧!”

  道姑点了点头,走进屋内。她望了一眼里屋昏黄的烛光,压低声音问道:“师爹,师父睡了吗?”

  秦苏点了点头,道:“才睡着没多久,这几天他的伤病又有复发迹象,必须多休息。纯阳太冷,我准备明日就带他去花谷。”

  “师父的状况,这么糟糕吗?”道姑无奈地轻叹了一声。

  不过秦苏注意到她神色似乎不同寻常,道:“你……找他有事,对吗?”

  “不,不用担心,我会处理的。”道姑解释说,“是叶问水,他想请师父出山,再帮他指挥一次战场。可是现在,恐怕不行了,不过我会应付他的,您不用担心。”

  听到这个名字,秦苏本能地反感。不过他倒不讨厌叶问水,他只对那个帮会有着近乎本能的排斥。

  “怎么?他们连指挥都没有了?”秦苏轻蔑道。

  “是曲梦萝,她和叶问水闹翻很久了,不过原来都还过得去。但是,一年前她叛逃了,带了一帮她曾经的心腹,现在浩气盟还在四处抓捕他们。只不过,那部分人几乎就是帮会的核心,现在这个帮会再没有能力足够的指挥,恐怕离没落就不远了。”

  “所以,就想到了阿离是吗?”秦苏握紧了拳头,“想想当初他们对阿离做的事情,怎么还有脸提这种要求?我念在他曾经救了阿离的份上,不与他计较。不过他别痴心妄想,我不会再让阿离涉足阵营争斗。”

  “无妨,我会向他说明的。”

  正在此时,引魂灯的蓝光突然闪烁了一瞬,瞬间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力。

  “怎么了?”秦苏问道。

  “我开了方士,这是引魂灯的感应。似乎有魂魄在附近,惊扰了引魂灯。不过放心,这里是纯阳,那鬼魂就算再大胆,连山门都进不了。只不过,引魂灯是能够感受一些魂灵的意念的,待我空闲时去瞧瞧吧!”

  道姑轻笑一声,起身拆开自己的包裹,一边拆一边说道:“别管那些事了,师爹,我给你和师父带了礼物,都是我去龙门拿到的不少好东西。师爹,我告假半个月,明日我也和你们一起去万花吧!”

  “好,花谷随时欢迎你。正好你师父也想你了,还时常念叨你呢!”

  屋内一片其乐融融的景象,引魂灯不声不响地从窗户的缝隙飘向屋外,它最终停在了雪竹林中。飞雪还在簌簌落下,竹叶在风中发出凄凉的飒飒声,引魂灯微蓝的光影逐渐勾勒出了一个半透明的轮廓,一双空灵的眼瞳直直地望着屋里透出窗外的灯光。

  ……

  第二日清晨,雪停了,而且还有一丝暖阳透过云层,照在慕离苍白的脸上。

  “青岚,你昨日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打声招呼?”慕离宠溺地望着自己的徒弟,把顾青岚看得有些不好意思。

  “师父还是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就好像我还是当年的小孩子一样。”顾青岚向正搂着慕离肩膀的秦苏抛去一个俏皮的眼神,道,“我昨日半夜才回来,还好师爹没睡。”

  “一直在等你。不过你师父身体不好,就先让他休息了。”慕离一边说一边将青色的披风往慕离的肩上拉了拉,生怕慕离着凉。

  “青岚,你在山下还好吗?”慕离问道。

  “还好,一切照旧。师父不必担心,你的徒弟不是小孩子了,会照顾好自己的。”

  “那你们帮会……怎么样了?”

  “和以前一样,没什么大事。我这阵子有些事,等忙完了,就去学做指挥,到时候还得请教师父。”

  “没问题。”

  顾青岚与秦苏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他们再没聊阵营之事,她一路上只讲自己江湖游历时的奇闻异事,或者在龙门的经历,三人俨然闲云野鹤的模样。

  正当三人同行之时,一声清脆的鸟鸣划破云霄。慕离抬头望去,只捕捉到了一个一闪而过的影,他伸手,却接过了一片轻柔洁白的鹤羽。

  “师父还是这么喜欢鹤。”顾青岚望着慕离笑道。

  “是啊,尤其是纯阳宫的仙鹤,它们飞得多高多远啊!能够在云端遨游,谁也不能勉强它们驻足。”慕离望着手中的鹤羽出神道,“青岚,你如果有什么愿望与志向,就趁着年轻好好拼一把,切忌因儿女情长的事情耽误正事,到头来徒添遗憾。”

  秦苏敏锐地发觉了恋人的不对劲,立刻岔开话题,道:“好了,青岚都懂的。鹤再好看,能及阿离半分?而且,它们也会去花谷,阿离若是喜欢,便养一只在花谷好了。”

  慕离却摇了摇头,道:“算了,我怕把它养得耽于安逸,那可就毁了。”

  “唉……师父还是老样子……”

  到了山门外,秦苏叫了一辆马车,至傍晚时分,他们已经行至长安郊外。顾青岚和秦苏对长安十分熟悉,他们带着慕离来到了最近的一处安静又干净的乡村客栈歇息。三人简单地用过晚餐,就回到了各自的客房。

  临睡之前,秦苏为慕离把了脉,柔声道:“今天路程颠簸,有些体虚,今晚好好休息,实在不行明天再休息一天也无所谓。”

  “你也累了吧!”慕离伸手理了理恋人耳边的黑发,道,“我只是,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我一闭眼就会想起当时的情景,想起她的样子,尽管我已经记不住她到底长什么样了……”

  听到这里,秦苏心疼地吻了吻慕离光洁的额头,安慰道:“没事,有我在。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想着那些事情,怎么也不想想我?你的花难道还比不上那些陈年旧事吗?”

  “你……当然不是这样,我也说不出来。”慕离无话可说,只能摇了摇头。

  秦苏宠溺一笑,熄灭蜡烛,搂过他躺下,道:“没事,你要是实在放不下,我可以去找青岚,让她开方士帮你看看这周围有什么不妥。”

  “别,我没事。”

  ……

  夜半,所有人都已经进入了睡梦当中,整个村落静得连风声都听不见。已经出魂入定的顾青岚带着引魂灯,毫不理会四周飘荡的游魂,径直走出客栈,来到一处树林。

  引魂灯的光再次照亮了那个黑紫的半透明轮廓,她戴着斗笠,纱帘垂下,看不清面容。

  “这么多年了,你的执念还未曾消亡吗……”

  顾青岚开口,但半晌,那个魂魄也未曾回应。

  “你一直跟着他,也是无用,他不是完全的方士,看不到你的。”顾青岚面无表情,这样的情景,她自从开了方士,只要见到师父,就一定能看见。她早已习以为常,这样的话,她也不知道说过多少遍了。

  “有些事情,该放下了。不然……这样的痛苦永远不会结束。”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