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名咸鱼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
墙头无数,CP洁癖,请勿KY
玛丽苏恋爱脑角色黑退散

© 吾名咸鱼
Powered by LOFTER

【剑三/花羊】花间鹤(一)

离经花哥·秦苏 &  太虚道长·慕离

大概中篇吧

第一章算交代一下背景,感情进展比较快

全文插叙,有虐,但HE

恶毒女配预警(第一章不会出现,原型为某几个818女主,此角色形象与游戏体型玩家职业无关,切勿对号入座及地图炮)

-------------------------------------------------------------------------------

       秦苏很远就望见了对面山头那如雪一般的身影,翻飞的衣袍在呼啸的风雪中猎猎作响。他爬上论剑峰,不声不响地站在恋人的身后,修长的手指轻轻抚上了恋人一头雪白的长发。

  他的恋人,是位纯阳道子,转身的那一瞬间,美得像要与这漫天的飞雪融为一体。秦苏轻抚道子苍白瘦削的脸庞,深邃清冷的眼瞳只有见到他时,才会有一丝温柔的涟漪。

  “阿离,你又不听话了。”万花弟子无奈地叹息道,“论剑峰严寒,你如今的身体怎么受得住?快随我回屋,明日我带你去花谷修养。”

  可回应他的,是道子突然紧皱的眉头和急剧扭曲的面容,他痛苦地弯下腰,咳出一口鲜血。雪地上,仿若绽开了娇艳的寒梅。道子急促地喘息着,万花轻拍他的后背,帮他顺气。

  “别……别管我了……”待到疼痛缓和,道子才气喘吁吁地说道,“好不了了……”

  秦苏很是焦急,但也无奈,他只能搂住道子瘦削的肩膀,轻声安慰道:“不会的,阿离。有我在,一切都会好起来,一定能治好的。先回屋,别再受寒。”

  万花扶着恋人走了两步,道子却突然停下,他回过头,看着空无一人的论剑峰和满目的风雪,轻叹道:

  “曾经的一切,都是从这里开始的……”

  万花一怔,他恍然大悟。他们一起归隐到现在,已经七年了,从把濒死边缘的恋人救起,到这七年无微不至的照顾,秦苏并未觉得有多么艰辛困苦。只是,每当道子慕离陷入曾经痛苦不堪的回忆之时,他才彻彻底底觉得力不从心。

  慕离在纯阳的住处离位于雪竹林中,这里人迹罕至,安静清幽。而不远处,就是论剑峰,他自幼就喜欢飞上去练剑看雪。只是,雪竹林里寒气颇重,他年轻时身强体健,尚且毫无影响。而现在,拖着大不如前的病体,即使他自己勉强能扛住,那个对他百般宠爱的万花恋人也绝不允许他再糟蹋自己的身体。

  “怎么连披风也不带?你再这样,我岂不是白费了七年的力气帮你调理身体?”

  进了屋,秦苏一边无奈地数落,一边利落地将青色的披风轻轻披在恋人的肩上,盖住那单薄的白袍。秦苏出门之前,将炭火点燃,此时屋内已经温暖起来。稍有缓和的慕离被秦苏抱着,轻靠在床边。

  秦苏轻抚着他的白发,他还未曾开口,便听见慕离说:“青丝不复。十七年了,我从没想过会是这样的结果……”

  “别说了。”秦苏凑近他的耳边,轻声劝慰道,“还有我,我再也不会让你受伤了,相信我。当时的情况那么糟糕,都化险为夷了,这时候千万不要放弃……”

  他还未说完,慕离便吻住了他的唇,他们缠绵良久才分开。

  “不会的,我虽然有太多的东西放不下……但,我舍不得你。那时候,突然拼命想要活下来,就是想你……”

  慕离的眼神温柔似水,倒映着秦苏姣好的面容,而秦苏的眼中,他还能看见自己当年的一些影子。

  ……

  十七年前,慕离也曾青丝如瀑。

  “我终于可以下山了……”

  十八岁的慕离兴奋地飞上论剑峰,手中拿着掌门赠予他的宝剑“雪名”,在漫天的飞雪中,将一套剑宗的天道剑势练了一遍又一遍。他的身形修长匀称,满头青丝,容貌清秀俊美,那双琥珀色的眸子如同结冰的湖水一般澄澈,倒映着飞扬的白雪。

  那晚的他,就像一只初长成的白鹤,迫不及待地想飞过高远的云端。

  下山的路并不顺利,他一路南下加入了浩气盟,但在第一天的跑商,就因落单并被恶人谷的人挟持。画地为牢的心法,寡不敌众,孤立无援。他知道恶人并不会轻易杀人,交出货物,束手就擒,即可逃生。可他生性倔强,绝不求饶。走投无路之时,他只好咬牙闭眼,纵身越下苍山洱海崎岖山路上那狭窄桥梁下的万丈深渊。

  他原以为自己就算不会摔死,恐怕也会溺死在冰冷的河水中。但他醒来时,却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温暖干净的床上,空气中弥漫着阵阵药香。他微微偏头,便看见了自己身边那位青丝如瀑的万花。

  见他醒来,万花冲他温柔地笑了笑,道:“侠士放心,在此处安心养伤便是。在下万花杏林弟子,秦苏,请多指教。”

  “多谢侠士相救,在下纯阳玉虚弟子,慕离。救命之恩,日后定当涌泉相报。”

  慕离一直觉得,这是一段孽缘的开始。尽管从那时起,到之后的几年光阴,他们正常地相知、相交、相恋,他也以为可以这样过完一生。只不过世事无常,说不准不幸的根源在于何处,但他总爱追溯一切的源头,而源头恰是这里。

  慕离的话不多,他在纯阳宫修道习剑十几年,除了与同门必要的交流之外,就再没说过其他的话语。多数时候,他都在论剑峰习剑读书,静静地看着雪白的仙鹤飞过头顶。但他并不是个沉默的木桩,养伤的那段日子,每当万花讲起书卷风雅、江湖轶事时,他时不时会说两句自己的看法。虽然话不多,但每当他们的想法一拍即合时,慕离那冷若华山风雪的面容,总会浮现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即使之后,慕离伤愈回归帮会,他们也没有断掉联系。或是书信来往,或是慕离趁着闲暇时候与秦苏短暂一聚。

  秦苏闲云野鹤的日子过惯了,他虽然身在浩气盟,却只是入了一个一文不名的小帮会。整日四处云游,悬壶济世,或者在自己的临时住宅里读诗作画。他单修离经易道,只愿尽自己所能拯救苍生,不愿涉及其余江湖争斗。

  当秦苏把自己的志向告诉慕离时,慕离第一次轻笑出声,道:“阿苏好志向,可我下山前立志要当武林天骄的。执剑而行,除恶扬善。待到名扬四海,功成身退。”

  秦苏也轻抚着道子柔软的黑发,道:“好,我等你。随时与我联系,有空来聚聚便好。”

  最后,他们就过着这样聚少离多、但闲适恬淡的日子,整整几年,直到慕离真的成为了武林天骄。在慕离的帮会取得武王城之后的某天,他借故休假,然后来到秦苏在南屏山附近的临时据点。

  那里比他在其他地方的任何据点都宽敞,三间不错的屋子,不大不小的院子,凉亭边还有清澈的流水经过。

  “怎么样?我的新宅子,好看吗?”秦苏一边领着慕离参观自己的住宅,一边说。

  慕离点了点头,秦苏又继续说道:“我打算长住这里了,离你近,我们也好相聚。”

  “好。”秦苏热切温柔的目光另慕离有些不自在,不过他心里并不讨厌这样的感觉,反而觉得莫名地期待。

       直到后来秦苏告诉他,这是爱,他在动情。当时一向冷情的他,未能明白其中深意,只是默默接受了这个事实,他不知道是对是错,不知道世俗是否认可,总之,他很想和秦苏就这样过完一生。

     (未完待续)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