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名咸鱼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
墙头无数,CP洁癖,请勿KY
玛丽苏恋爱脑角色黑退散

© 吾名咸鱼
Powered by LOFTER

【剑三】【花羊】当食人花遇到死蠢咩(八)

  依旧是和往常一样的清晨,小径笼着一层薄雾,泥土青草芳香四溢,偶尔传来一声鸟鸣。一个背着货物的儒风剑纯,与一个背着五把气剑的燕云气纯并肩同行。一切都是那么平静,不过太虚不敢掉以轻心。

  “师兄,他们可不止一个人,通常是明教缴械,花间打我,配合得天衣无缝。”

  “没事,你师兄我蓝光剑仙的称号可不是白拿的。”紫霞自信满满地比划了一下手中的剑,“先铺一地太极,待会儿打起来,你先跑,我打人。”

  太虚点了点头,立刻在地上铺了一个太极,然后问:“师兄,那你怎么办?”

  “我会镇山河,怕什么?再说了,我一个中立,谁敢随便抓我?”

  “也对哦。”

  于是,两人就这么一步一太极地往前挪动,本来一刻钟就能走完的路,他们愣是磨蹭了半个时辰还没走完。

   然而,今天似乎和以前不大一样。如果是以前,太虚此时恐怕早就被一群劫镖的拦住,然后被领头的花间吸空内力,追着打一路。可今天,四周却异常地平静,他们这么磨蹭,却连个鬼影子都没有出现。

  太虚环顾了一下四周,疑惑道:“嗯?怎么没人?”

  “估计是看我们同行,吓到了,走了。”紫霞漫不经心地收起了剑。

  他猜对了一半,劫镖团的领头花间大佬的确被吓到了,而且的确是因为紫霞。但,原因嘛……

  “老大,怎么还不动手?”一个明教已经摩拳擦掌迫不及待了,要是平时他早就冲下去缴械了,可是今天花间却迟迟不肯发布进攻信号,想到花间整人的手段,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可花间并没有回答,明教看着花间不太好的脸色,隐隐约约觉得今天可能碰倒了狠角色,但是,他怎么都想不到,为何他们堂堂劫镖团,会怕两个纯阳?就算是蓝光剑仙又怎样?现在可是在野外,别人想锤你想溜你,你不也得跪下叫爸爸吗?

  此刻花间的心里正在疯狂地挣扎,心中那个小人正在哭天抢地。

  “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他?!”

  此时,花间想到了他还可以跑,大不了等他们走了换个人劫镖。然而,正在另一堆灌木丛里躲着的离经冷冷一笑。

  “会让你这么快溜吗?”

  紧接着,离经突然一个商阳指打在花间和劫镖团躲藏的那棵树上,激起的气浪使树木枝叶摇曳。花间暗叫不好,他来不及去想是谁暴露了他,视线中路上的紫霞和太虚的目光已经向这边投来,而且紫霞的剑似乎已经指向了自己。

  花间刚反应过来,紫霞身后的一柄气剑就飞快地向他袭来,他连忙侧身躲过,接下来更多的气剑飞来,他慌乱躲闪。突然发现自己脚下似乎被定住,根本动弹不得。自己身边的手下们正要攻击,却被花间呵止,话音刚落,他已经被一个九转推下了树枝。

  好几个气场出现在了自己脚下,花间觉得自己的腿像是被绑了千斤重的石头。而他还打算直接太阴跑路时,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发动轻功,脚下多出了一个名为“吞日月”的气场。

  “师兄,就是他天天劫我镖。”太虚一边上前一个大道定住花间,一边向紫霞告状。

  紫霞擦着剑,目光狠厉,道:“好啊!敢劫我师弟的镖,我今天就让你知道你这么不长眼该付出什么代价!”

  “等等,紫霞……”

  花间抬起头来,在他与紫霞对望之时,两人都惊呆了。

  “怎……怎么……是……你……”

  太虚和恶人劫镖团在旁边一脸懵逼地看着两人的深情对望,一时间不知所措。

  “紫霞?多年未见,你的剑术越来越精进了。”花间硬着头皮说道。

  不过紫霞却马上反应过来,举剑指着花间,道:“就是你这个不长眼的欺负我师弟?”

  “听我说,这是个误会,而且对立阵营劫镖不是很正常吗?”花间一边辩解一边抬手擦拭额前冷汗。

  “呵!劫镖正常,那叫人护镖和报仇也正常。花间,受死吧!”

  很快,花间紫霞打成一团,劫镖团想上前帮忙,却被花间制止,只能在一旁看戏。

  太虚此时想上前帮忙,但紫霞执意单挑,他也只能和恶人劫镖团一同看戏。正当他看得起劲时,离经冷不防出现在太虚身后,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凑到他耳边轻声说了一句:“趁他们还在看戏,快跑,我跟着你。”

  “那师兄怎么办?”

  “他是中立,劫镖团不敢对他怎样,花间也不敢伤他。快走。”

  于是,太虚望了紫霞一眼,愉快地和离经一同跑路了。

  离经的伪装非常好,一路上没人认出他是恶人,太虚进入浩气据点时,他在据点外静静等候。等太虚再背着另一批货物出来,离经便上前与其同行。

  “换一条路走吧!他们不打到天黑,绝对不可能结束的,别的路反而安全。”

  太虚点了点头:“好。”

  “离经,我师兄好像和花间认识,你好像也知道他们的关系啊!”

  “都是从花间那里知道的。”离经轻叹一声,“他们确实早就认识,你师兄紫霞不喜欢阵营争斗,一下山就到处云游,跑到没影。花间入了恶人之后,就培养了一大群眼线,美其名曰是监视本阵营成员和对面阵营的动向,其实——他就是想借机找到紫霞而已。不过,他的眼线的确很厉害,帮里可能就只有帮主和我不怕他。”

  “你知道的可比我还多,我都不知道我师兄还认识这么讨厌的花间。”

  “没点手段,早就被他欺负死了。”离经笑着牵过太虚的手,道,“等你跑完商,我带你去玩玩,等他们打完了我就送你回去。”

  “好。”

  果不其然,花间和紫霞一直到黄昏时分都没有分出胜负,但其实,在午后,他俩就已经筋疲力尽坐下来闲谈。花间和紫霞围着空地上的火堆坐着,而劫镖团的其他人则靠在周围的树边装睡,不想看这对明争暗秀的家伙。

  “原来是这么回事。”紫霞一边喝水一边听花间讲明事情原委,恍然大悟。

  “就是这样。离经和你师弟的事情,我怕帮主知道,不好处理。但是,想让他们死情缘,那离经肯定不会答应的,只好想办法把你师弟拉到我们阵营来。”花间边说边观察紫霞的脸色,他可再也不想被两仪拍了。

  紫霞冷哼了一声,道:“也就你能想出这么馊的主意,我师弟是不可能转阵营的,而且转到一个以前天天追杀你的帮会,换你你愿意吗?而且,离经自己都不介意,你瞎操心什么?”

  “嗯,说的是。不过,我也没别的办法了,帮主可不是好惹的,要是发现离经和你师弟的事情,我都不知道她会怎么处理离经呢!虽然恶人谷和浩气盟早就不是那么剑拔弩张了,但两家还是死对头的。”

  “那你也不能这样做啊!这种事情能这么急吗?”紫霞侧过身,不再看花间,“要我说,你可以叫离经试探一下你们帮主那边的态度,他们不一定不同意。如果真的不行,我们再分别劝他们退阵营,或者想别的办法。总之,从长计议。”

  “好好好,都听你的。”

  “天色不早了,我得走了。”紫霞起身,背上剑就要离开。

  花间有些失望,想阻拦,却只能无奈地笑笑:“以后还能见到你吗?”

  紫霞回过头,莞尔一笑:“你说呢?书信联系吧!”

  “也好,要我送你吗?”

  “不用,除非你想在我师弟的行天道里畅游。”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