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墨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
墙头无数,CP洁癖,请勿KY
玛丽苏恋爱脑角色黑退散

© 影墨
Powered by LOFTER

【剑三】【花羊】当食人花遇到死蠢咩(一)

      表面软萌内心腹黑恶人离经 & 死蠢呆萌作死无极限浩气太虚 

      ——————

      不知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提到纯阳剑宗的弟子,很多人的印象会是:这个绕柱狂疯起来能一杀二,死了几十万情缘的眼神谁见谁怕,以及夜话剑茗老白发等等等等……

  但是,这些全都跟太虚扯不上半毛钱关系,以上成就统统属于纵横江湖的老胎们,而太虚……只是一个刚学了点基本功就被师父拉下山的新胎。

  初入江湖的太虚,不仅打架不行,脑子还不好使,各种犯蠢。比如,师父送他的飞鱼丸,他看都不看直接给吃光了;再比如切磋的时候大喊“妖孽,食我八荒”冲上前去,太极都不生,被脱了装备的师父控成雕像;还有和冰心比赛跑、跟明教比劫镖、与起风车的藏剑正面硬肛等等等等……凡是犯蠢,只有你想不到,没他做不出的。

  太虚的师父是个纵横江湖多年的老胎,对徒弟非常照顾,但是遇到蠢成这样的徒弟,老胎师父也很无奈。甚至在跟矿和跑商的时候都切了紫霞,关键时刻送他个山河保命。不过太虚这点好,从来都没炸过师父扔过来的山河,但原因是:他还没想起来自己会人剑,山河的时间已经耗尽了。

  最后老胎师父只能无奈扶额,拍着太虚的肩膀说:徒弟,早日找个厉害的绑定奶,至少保证为师不在的时候你能活下去。

  第二天,师父因为师门事务回了纯阳,把太虚一个人扔在浩气盟营地里。百无聊赖的太虚决定自己去混攻防,他刚学会了行天道和人剑合一的正确使用方法,在跟矿时拿个几个人头就膨胀得不行,他永远也不会记住自己为了那几个人头被打倒在地几十次的事情。

  这个江湖还是一个挺温暖的、极具人情味的江湖,太虚菜成这样都还能组到队,而且他倒地之后还有路过的奶妈拉他起来,还顺便给个风袖、听风吹雪什么的。

  但是,即使这样,也阻挡不住太虚作死的步伐。

  太虚每次在营地养好伤之后,都会用他那撩人的大轻功一甩,飞向正在争夺的据点。但是,他——不认识路……无数次只顾看路,连自己完全无力已经自由落体直线下降都毫无察觉,然后他就摔得人仰马翻被捡回营地。

  你以为这就是极限了吗?不,太虚认识路的时候还是能安全下落的,但是他不会控制大轻功下落的方向,落在哪里全看脸。于是点背手黑的他,每次都会完美错过我方抱团处和交战的火力前线,直奔对面后方,那一大群恶人抱团的地方。

  然后刚落地,一招都没来得及使出来,就已经被打倒在地。幸亏江湖上已经达成了构建和谐阵营,只打架不杀人的共识,最严重的情况无非是被揍得站不起来,要不然太虚早就是一只死咩了。

  而太虚每次冲进恶人阵营找死,都会被那个恶人离经撞个正着。久而久之,离经就一直瞅着太虚来送死,连上前奶队友都忘了。只要攻防时没见到一只落下来送死的剑咩,离经都会可惜地惋叹,但过不久他就会如愿以偿,看到太虚被各种招式砸中。

  又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据点攻防战已经打得热火朝天。离经握着手中的笔,他没有上前救助队友,而是在寻找着什么,最后浩气盟压了上来,离经勉强扛得住,他还得坚持,他还没看到日常送死的好戏,他不能被送回营地。

  他这样想着,就被定身眩晕挨了各种招式包括生吃一套行天道,离经被完美带走。但最后的那一刻,他看见了那抹熟悉的身影,一个身着朔雪套的白咩在人群中高喊:“本道长终于打到人了——太虚剑意,天下……”还没说完,太虚躺了。

  离经在心里暗暗嘲讽了一句:“这羊怕不是个傻子……”就眼前一黑。


评论(13)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