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墨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
墙头无数,CP洁癖,请勿KY
玛丽苏恋爱脑角色黑退散

© 影墨
Powered by LOFTER

【APH/米英/黑桃KQ】Hero&King·05

想看前面的小天使们戳这里:目录


===================================

       “亚蒂,现在,hero告诉你一个秘密吧!”

  阿尔弗雷德握住他的手,已经全然没有任何笑意的脸却给人异常安心的感觉,这就是他正经起来的样子吧!真是少见。

  “什么?”

  “Hero的妈妈,也是魔法师。虽然没教会我魔法,但是,却给了我一项很厉害的天赋。”

  “嗯?”阿尔弗雷德从来没有告诉过亚瑟,他的母亲竟然是魔法师,不过这对于亚瑟来说,并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消息。“天赋?你是说怪力?还是有别的什么?”

  “不是啦!妈妈给我的天赋——是所有的魔法攻击,对hero都没用。”

  “什么?!”亚瑟惊得瞪大了眼睛,半天才回过神,怎么会有这种天赋的存在?简直是荒诞。“你是说……魔法攻击……对你没用……那刚才……”

  想到了阿尔弗雷德和玛格丽特的对峙,阿尔弗雷德突然冲上去的时候,亚瑟还觉得他过于鲁莽。如果是这个原因的话,那就能合理地解释了。他与阿尔弗雷德相处这么多年,都没有发现这个秘密。如果阿尔弗雷德的怪力和这个天赋配合,对于一般的魔法师来说,已经可以堪称毁灭性了。

  “那刚才的情况……早知道就不救你了,害得我变成这样……”亚瑟小声嘟囔了一句。

  “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嘛,结果亚蒂你一下子就把hero推开了。”阿尔弗雷德一边帮亚瑟的外伤上药,一边说。

  “有这么厉害的天赋,竟然这么多年也没让我察觉到,你隐藏得真深呐!阿尔弗雷德。”亚瑟故意装作不满的语气,想逗逗阿尔弗雷德,看看他接下来的反应。

  “当然是因为……”阿尔弗雷德的嘴角突然上挑一个弧度,然后凑近亚瑟的耳边,说道,“我们没有实验过,hero相信亚蒂是绝对不会伤害hero的。”

  亚瑟红着脸轻轻推开阿尔弗雷德,说道:“那我真后悔当年没有用魔法揍你……那你的怪力呢?难不成是遗传你父亲的天赋?”

  “啊……算是吧!”

  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的家伙,竟然还保留着对家族的记忆。不过,根据他隐藏自己的天赋这么多年来看,或许,这也是被隐藏了而已吧!

  亚瑟心里想着,不过他并不打算问这些。他一直都明白阿尔弗雷德对自己身份的忌讳,他不会去问这些会戳人痛处的东西。

  那天上完药之后,他们聊了一会儿,就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那是亚瑟要求的,他很想一个人静一静。其实阿尔弗雷德真正的身份,对于他来说,已经无关紧要。他的脑海中一直回荡的话,是阿尔弗雷德询问他是否远离跟他离开的那句。

  离开?他头一次这么想,虽然他不喜欢玛格丽特控制下的柯克兰家族,但他从来没有想过离开。至于原因,大概是身为柯克兰家族的成员与生俱来的荣耀吧!他是柯克兰家族的继承人,他忘不了他的亲哥哥宁愿放弃继承权也要离开家族,远走方块国的那天,他的父母悲伤又惋惜的眼神。

  “亚瑟,你现在是唯一的继承人了,一定要肩负整个家族的重任。”

  他的父母对家族里的每一个孩子都没有爱,不管是他,还是他的兄弟姐妹。他们唯一正眼看他,也只是因为他成为了继承人,将来要维系整个家族的荣辱。所以,少年时期的亚瑟,被父母交给了那个眼里只有权力与欲望,毫无人情味的玛格丽特小姐。严格的说,他不喜欢玛格丽特,但那段时间,他的确离不开她。

  他虽然有众多的不满,但是那个让他“流淌着高贵的血液,拥有着无上的荣耀”的家族,他从来没有放弃过。

  而这次,阿尔弗雷德竟然提出了带他离开,这就意味着——他必须和柯克兰家族彻底断绝关系,不论成不成功,无论他想不想。而不放弃的话,那么就意味着他和阿尔弗雷德的感情彻底无果,还有可能带给阿尔弗雷德灭顶之灾。

  他不敢再想下去,这个选项对于他来说,就像是站在孤岛之上,四面都是波涛汹涌的海面,无论选择什么,都将痛彻心扉且前途未卜。

  

  那天深夜,辗转难眠的亚瑟终于还是选择起床,他披上了一件黑色的斗篷,尽量放轻脚步,安静地走出了房屋。他穿过密林的小径,一位可爱的妖精小姐在为他引路。

  “亚瑟先生,这么晚了去神殿里做什么?”

  “没什么……只是有一些事情想问问女神,虽然她从来没有回答过我。”

  等走了一段路之后,妖精小姐停在了亚瑟的肩上,在他的耳边说道:“亚瑟先生,有人跟着我们。”

  “不用理她。”亚瑟皱了皱眉,继续在树林中穿行。

  

  资历足够的魔法师都有进入女神神殿的资格,但能够达到这个资格的寥寥无几。神殿的真正位置,就是黑桃国帝都的那座高耸的钟楼底层。通过虚拟空间的路径连通,亚瑟不到一个小时就到达了普通人要穿越几个城市才能够到达的地方。

  “终于到了。”妖精小姐说,“去吧!亚瑟先生。”

  亚瑟点了点头,礼貌地想妖精小姐道谢,然后上前轻轻推开紧闭的房门。

  夜里的室内非常昏暗,只有窗外渗透的月光能够照明,透过绘满彩画的窗,五颜六色的光影投射到光滑的地面,形成了仿若行走星空的视觉效果。

  但这都不是最重要的,在这个大殿的最里面,半空中悬浮这一颗散发着幽深的蓝光的水晶。

  亚瑟凝视了水晶一会儿,他撩开了兜帽,单膝跪地,合上双目。这次和以往不同,他没有念任何的咒语,可以说这仅仅是他一厢情愿地想获得一些心理的慰藉,即使他心里的话根本传不到女神那里。

  

  [如今的我心乱如麻,无论哪一边都看不到希望,我该如何选择?]

  四下寂静,却连自己的呼吸声都听不见。

  [选择你内心所想,并执着于你的选择,联结在一起的命运不会因为此刻中断……]

  

  “什么?”亚瑟顿时睁大了眼睛,那双绿瞳在月光下比水晶更幽深。

  他的的确确听到了女神的回应,明明没有默念咒语,他的话根本无法传给女神,怎么会……他还在寻找合理的解释,但已经没有任何回音了。或许是他的虔诚,换得了女神对他的一次指点。

  虽然,这个回答没有让他摆脱选择的困境,但他的心里却平静了许多。至少这告诉他,现在的担心全部都是徒劳,未来真正面临抉择的那一刻,或许他会比现在想象的更加决绝。

  

  而回到现实,此时王宫的钟声已经敲响了第十下,早晨十点了。窗外的雨还是没有停下来,而身边的人也完全没有丝毫的清醒,还沉溺在梦中。

  “阿尔,起床了。”

  虽然并不忍心打扰阿尔弗雷德睡觉,但时间的流逝还是令亚瑟多少有些不安,他轻轻推醒阿尔弗雷德。

  “唉……”

  睡眼惺忪的阿尔弗雷德揉了揉还有些乱的金发,看清了正盯着自己的亚瑟,嘴角立刻咧开一个温暖的微笑,右手轻轻搭上亚瑟肩膀,说道:“早啊!亚蒂。”

  “陛下,您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上次提醒你的事情,都忘了吗?”亚瑟板着脸,但对于阿尔弗雷德完全无所谓的态度有些无可奈何。

  “Hero就想和亚蒂睡觉而已,连骑士都同意了。”阿尔弗雷德故作委屈地望着亚瑟。

  “唉……王耀真是的,明明那么负责,怎么会放纵你到这种程度?”亚瑟小声嘀咕着。

  等两人都穿戴整齐了,亚瑟从刚进来的仆人那里接过冒着热气的红茶,轻抿了一口。然后开口问道:“你来这里,有什么事要和我说吧?”

  “啊!想起来了。”阿尔弗雷德依然挂着一脸阳光般的微笑,对亚瑟越来越严肃的表情不以为然,“亚蒂,hero要告诉你一件事,hero要废除议会了。”

  “嗯?”亚瑟准备端着红茶的动作停顿了一秒,他思索了一会儿,然后将茶杯轻轻放下,“原议会倒台,新兴的贵族目前还都在你的控制之下,在这样的条件下,这个办法还是可行的。不过,你打算用什么机构来替代议会呢?”

  “这个嘛……还没有想好名字,不过他们的职能已经确定了。就是三领袖——国王、王后和骑士的命令的执行者,负责不同的部门。所有的人选都将是千里挑一的精英,直接对我们三人负责。”阿尔弗雷德的语气十分轻松,但亚瑟却冷笑了一声。

  “你总是想出这些不切实际且漏洞百出的办法,你这样和直接的独/裁有什么区别?”

  “当然有区别,因为国王、王后和骑士互相对对方的提议拥有否决权。而且,我们的执行者如果有三分之二反对,提案也是不能通过的。”

  “看上去还是个可行的办法。”亚瑟若有所思,“这个办法应该不是你一个人想出来的吧?”

  “有一部分是王耀想的。他让我把所有的权力集中与三领袖,不过我还是决定下放一部分权力给我的执行部门。毕竟,hero希望这是一个自由的国度。”

  “看出来了。真的是你的作风,不过,对付旧贵族,最好别太着急。”亚瑟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接着说,“虽然你已经收回了军权,但是最好不要动武,黑桃国在这百年的时间里,国力已经大不如前,而且还经历了这么多的动荡,现在不适合再惹出任何的争端了。你需要动用你的智慧,利用这有限的喘息时间,慢慢消磨掉他们的锐气。”

  “当然,新旧贵族已经开始互相挤兑了,趁他们还没有闹出大的动静,hero先想想接下来怎么对付他们吧!”

  “不止如此。我敢保证,用不了太长的时间,黑桃国还会有一次恶战。至于会和哪个国家开始较量,这我就不知道了。如果这个矛盾无法调和,那么会拖你后腿的。你的时间其实不多,阿尔弗雷德。”

  亚瑟瞥了一眼阿尔弗雷德,冷笑了一声。阿尔弗雷德却一改刚才那严肃的表情,微微一笑。这个场面像极了当初亚瑟指导他魔法时的样子,当他提出他想要放弃这项他根本没有天赋的“必修课”,从而选择另一条路时,亚瑟也是像今天这样开始帮他分析和指导的。

  亚瑟的反应也很快,他看了一眼阿尔弗雷德的笑颜,立刻意识到自己做了失礼的事情。他现在的身份,可是囚犯啊!当然,这不是他的错,都怪阿尔弗雷德,这个不正经的国王。

  “喂!你什么时候才能成熟点啊?!你看看你在干什么?!把这么重要的机密告诉我这个囚犯?”如果不是念及阿尔弗雷德现在是国王,亚瑟真想像以前那样狠狠地掐他的脸。

  不过阿尔弗雷德倒依旧不以为然,他笑着走近亚瑟,在他的面前俯身。完全无视对方惊异的目光,在亚瑟的眉心轻啄了一下。

  “因为亚蒂就是亚蒂,在hero面前,没有任何别的身份。”

  阿尔弗雷德将和亚瑟额头相抵,凝视着那双已经恢复了神光的绿眸。这个距离,亚瑟的视线里,只有一片无边无际的蔚蓝天空,那是阿尔弗雷德的眼睛,能够读到他内心的地方。

  “亚蒂,别忘了,你是答应过我的……要相信我,决不放弃。”

  

  [选择你内心所想,并执着于你的选择,联结在一起的命运不会因为此刻中断……]

  亚瑟离开了神殿,走出门之后,迎接他的并不是妖精小姐,而是他的学徒,戴安娜·加西亚。

  “亚瑟先生,你真的会和阿尔走吗?”

  “你不只是偷偷跟着我,而且还偷听了我和他的谈话。”亚瑟皱了皱眉,看着那个单薄的少女,又立刻恢复了平时冷静的神色,“你可以去告诉玛格丽特小姐了,我还没有决定,不过真的到了那一步,任何决定我都有可能选择。而你,任务完成之后,她会对你怎样,我祝你好运吧!”

  亚瑟叹了口气,不再去看戴安娜闪烁的目光,与她擦肩而过。

  “等等,亚瑟先生……”戴安娜突然伸手,想要挽留。她的手臂伸到一半却僵住,并颤抖不已。不过亚瑟却如她所愿,停下了脚步。“对不起,我也不想再受玛格丽特小姐的控制,但是我真的无能为力。我不喜欢监视别人,可我每次送去的情报没有让玛格丽特小姐满意,她就会威胁我。”

  “我理解,所以在你刚才自己承认之前,我从来没有揭穿你。”

  “亚瑟先生,我想……我是可以帮你的,只要……”戴安娜有些急切,却欲言又止。

  亚瑟突然回过头,问道:“只要什么?”

  “只要你达成目的以后能够给予我自由,不只是不受玛格丽特小姐的控制……还要脱离整个加西亚家族的自由……”

  “你竟然会选择相信我……”

  “没有别人可以相信了。”戴安娜的目光黯淡下来,虽然亚瑟对她的身世并不了解,但是从那急切的眼神可以看出,她现在也是一个濒临崩溃,想抓住最后一棵救命稻草的人。

  亚瑟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虽然我还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做,但是,我不拒绝你。不过,不要把全部的希望都押在我的身上。”

  “相信我,我能帮你的,还有阿尔。”

  少女清澈的双眸又燃起了希望,同时她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让亚瑟相信她没有恶意。而亚瑟在得到那句答复之后就没再看她,他并不相信她说的话,只不过是出于同情给她一个安慰罢了。

  

  “戴安娜·加西亚……”亚瑟回忆起了这个人,做了他近三十年的学徒,现在已经杳无音讯。他承认,他的确被阿尔弗雷德唤起了一些斗志,不过他第一个想到的人,不是目前阿尔弗雷德认为最关键的罗莎,而是已经遗忘了很久的戴安娜。

  加西亚家族消失得很快,在戴安娜被送去做他的学徒的时候,就已经是依靠玛格丽特的支撑才能够苟延残喘的势力了。在他兑现承诺给戴安娜自由的不久后,没了继承人的家族就完全人心涣散,不久后直接解体了。

  阿尔弗雷德不得不离开了,已经快到中午,估计现在国王办公室里的文件已经堆成山了吧!再磨蹭的话,就又得挨王耀的骂了。

  看着阿尔弗雷德有些恋恋不舍的眼神,亚瑟却释然地笑了。

  “阿尔,去调查戴安娜·加西亚吧!我曾经的那个学生,她也是能够控诉原议会的重要的人证之一。”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