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名咸鱼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
墙头无数,CP洁癖,请勿KY
玛丽苏恋爱脑角色黑退散

© 吾名咸鱼
Powered by LOFTER

【三国/昭师】晋歌天命上元劫#41·惊梦

好的,今晚就把《晋歌》目前更新的部分放上来

======================================

  “仲达,这片江山你可以获取,但是……请别伤害我的子民……”


  熟悉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却悠远得仿佛来自异世。司马懿回头,却看不见曹丕。他不由得想起了他出征之前的那个梦境,难道要应验了吗?


  “大都督小心——”


  “快杀了他——”


  “父亲——”


  无数嘈杂的声音在他的周围响起,等他再次转身,眼前却只剩下了一道惨白的寒光,接着就是一片血红,再陷入了死寂之中。


  “司马懿,你这个禽兽,我一定要取你性命——”


  那个血红的瞬间,他只听见了司马师在叫他,还有这句话。他下意识地接过身旁正在下落的影子,温热的液体瞬间浸满了他的手臂。


  等到一切都恢复过来,他依然站在高高的城楼之上,底下是无休止的屠戮,而城楼上同样是一片血泊。


  他望自己的手臂上望去,他正托着倒下的司马师,此刻司马师的左肋下正插着一把利剑,力道之大,直接将其穿透。而他再往另一边望去,是卫演血肉模糊的尸体,没人知道卫演究竟是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力气,竟然挣脱了绳索。当所有人都被这景象惊呆的时候,卫演已经趁机拔出了士兵身上的佩剑朝司马懿刺去,而司马师却在千钧一发的关头挡在了司马懿的面前。


  “子元……子元——”


  深入肺腑的疼痛飞快地侵蚀着他的意识,隐隐约约可以听见父亲的声音,眼前的世界在模糊之中摇晃着。隐隐约约可以看见父亲关切的面容,眼神再也没有以往那么冰冷,就像童年自己练武受伤时那么充满担忧和慈爱的眼神。


  能在死前看到这一切,似乎也算是慰藉了。唯一遗憾的就是,那个最让人操心的弟弟此时没在身边,不过他可真没兴趣看到那家伙哭哭啼啼的样子。不知道那家伙接到自己的死讯之后,会难过成什么样子……


  “昭,对不起……”


  其实喉咙里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疼痛再次侵蚀了他的理智,在一瞬间令他陷入一片黑暗。


  看着士兵将司马师带下去抢救,司马懿站起身来,看了一眼卫演的尸体,还有城下依然进行的杀戮,他叫来以为将领,问道:“怎么样了?”


  将领知道司马懿指的是什么,回答道:“公卿以下的官员已经全部处死,剩下的也快处决完了。”


  “算了,杀的人已经够多了,停止吧!”


  “是。”


  等这位将领离开,司马懿再指着卫演的尸体对旁边的士兵说:“把他安葬了吧!”


  “是。”


  斜阳的光辉终于在天边全部散尽,黯淡的暮光将云层染上了沉重的蓝灰色,晚归的孤雁苍凉的鸣叫还在天边回荡。司马懿闭上了眼睛,细数一下,已经过了十几年了,那个人的面容都已经开始模糊了,他隐隐约约可以回忆起初见时那人倚在长廊上明朗英气的笑容,还有最后在病榻上形若枯槁的颓败模样。逝者已远,而留给生者的,是沉重的江山和无望的眷恋。


  子桓,我终究还是伤了你的子民,恨我吗?我曾笑卫演愚痴,可是这一刻我才发现,我比他更痴狂。你早已长眠山野,而我却依旧要忍受着人间的一切悲欢离愁,而且,这一切也许你根本不会知道,我也再也找不到和你一样可以理解我的人了……


  相知容易相许难,太平盛世尚且躲不过悲欢离合的哀愁,何况是这朝不保夕的乱世。握有权力的人轻易地就能毁灭千万人的人生和情感,而他们也将被更有权力的人毁灭,即使获得至高无上的权力,也会被无常的命运毁灭。总之,一切到最后,无非都是走向灭亡,永远的沉寂。


  即使能够守护一时,那么千百年之后呢?谁还能记住现在的这个国家,谁还能读懂此时的家国恩仇?思考得太久,便会成为执念。


  司马懿长叹一声,转身走进了一片阴影中。


  剧烈的疼痛让他的感官逐渐麻木了,似乎有一瞬间,模糊的视线里突然一片血红,不知为何,脑海中突然出现了曾经的那个血腥之夜。他仿佛又看到了夏侯徽的脸,惨白如纸,双目无神,嘴角不断地流淌着殷红的血液,就这样一动不动地望着他。


  他不会害怕,也不会后悔,如果这是报应的话,他不会逃避。


  “兄长……”


  在一片即将要吞噬他的黑暗和冰冷中,熟悉的声音却一次次将他拖出这寂静的深渊,虽然感觉不到他的气息,但是他的面容和声音,却前所未有地清晰。


  “他怎么样?”


  “剑已经拔出了,但是能不能挺过去,就看运气了……”


  司马懿用手撑着额头,投下的一片阴影遮住了他的眼睛,看不清他此时的神情。


  等所有人都出去了,司马懿才走近司马师,此刻的司马师已经安静了下来,没有再像拔剑时那样急促地喘息和抽搐。但是此时的司马师却依旧脸色惨白,凌乱的碎发被冷汗黏在额头上,手上和衣服上还沾着已经干涸的血迹,整个房间的血腥味还没有散去。


  司马懿坐在司马师的床前,伸手轻轻将司马师前额的碎发理了理,再轻轻抚过司马师与他酷似的眉眼,心里百感交集,不知道该怎样表达。


  疼痛还在加剧,尽管已经没有了什么意识,但是司马师的唇间还是会时不时划出几个微弱的音节。司马懿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似乎是在喊他和司马昭的名字,不过从颦蹙的眉头就可以看出,此刻司马师一定非常痛苦。


  司马懿向来不太擅长安慰人,但是联想到司马师替他挡剑的那一刻,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似乎被狠狠地触动了一下,上一次这样的感觉,是十分久远的事情了。


  “子元,活下去……”


  最后,他紧握着司马师沾着鲜血的手,用低沉的声音说了这句话。


  不知什么时候,司马懿已经趴在司马师的身边睡着了,毕竟又是攻城又是处理各种各样的事情,折腾一天之后早已精力透支了。


  迷迷糊糊之中,他突然置身于一个十分熟悉而又遥远的场景,一条悠长的回廊。


  “仲达……”


  有人在叫他,看得见他的身影,像年轻时那样挺拔,但是怎么都看不清他的脸。


  “罢了,我知道是你……”司马懿靠着廊柱坐着,苦笑着说道,“怪我吗?杀了你那么多的子民,答应守护的江山,竟然被自己杀成了空城……”


  那人的身影消失了,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仲达……”


  膝盖有些沉重,他下意识地看去,发现那人竟然枕在他的膝上。


  “仲达,视吾面……”


  他觉得奇怪,但还是按照那人的话,向他的脸望去。这次却无比清晰,不过并不是自己心里想着的人,而是他的儿子曹叡。


  他还没来得及看看曹叡此时的神情,就被吓醒了。


  明明不算是噩梦,但是不知为何,司马懿觉得自己心里好像笼罩着阴霾一样,说不出地难受。清早的阳光有些刺眼,司马懿坐起来,将零散的长发理了理,便在一旁发呆。


  “父亲……”


  听到了司马师的轻唤,司马懿转头过去查看司马师的情况。此时的司马师已经清醒过来,漂亮的凤眸半睁着,声音依然虚弱。


  司马懿微凉的手轻轻抚上司马师的额头,轻声说道:“没事,好好养伤吧!”


  “父亲,发生了什么……”


  司马师想起来,但是他刚动了一下就痛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是你救了我……战争已经结束了,一切也都很顺利,现在不要想其他的了,把伤养好回去吧!”


  听了司马懿的话之后,司马师昏昏沉沉的头脑清醒了一些,他忆起了自己昏迷前的事情。他庆幸自己还活着,看来上天还是非常眷顾他。


  在死亡的黑暗中挣扎的时间,那种绝望和无助无数次几乎要将他溺毙,可不知为什么,他总会在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听见某个笨蛋哭着喊他兄长的声音,明明知道那家伙现在不可能在他身边,可每次听到之后,原本消失的力气却又回到了他的身上,让他继续和死亡斗争着,直到看到清晨的第一缕阳光。


  “昭,不知道他怎么样了。”司马师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


  “你还担心他?”司马懿问道。


  司马师这才意识到司马懿还在自己身边,便马上闭嘴沉默以对。


  “我都知道,只要别出什么事情,你们一切随意。”司马懿见司马师的举动,回应道,“现在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吧!虽然已经基本脱离危险,但战场条件恶劣,如果不在休整期好起来的话,带伤行军很容易出事。”


  “我一定会坚持到回去的。”司马师小声嘀咕道。


  “那就好,听牛金将军说,你差点死在公孙渊的手里……虽然失误很大,但是你总体的表现还是不错,想必你也知道教训了,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


  虽然嘴上责备多一些,但是他看着司马师的眼神却温柔,对于现在躺在床上虚弱苍白的司马师,他从心里还是心痛的。不过,看到司马懿的表情,司马师却忍不住笑了。


  “都这样了还笑得出来?”


  “因为……这样就像回到了以前一样,再也不用天天防着对方,您和昭是我此生最信任的人。如果一定要抉择的话,我可以放弃现在的一切。”


  司马师的语气变得有些沉闷,回想起之前发生的那些事情,他简直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


  司马懿也不为难他,说道:“我相信。”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