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名咸鱼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
墙头无数,CP洁癖,请勿KY
玛丽苏恋爱脑角色黑退散

© 吾名咸鱼
Powered by LOFTER

【APH/米英】琼总的爱心便当

    大家好,我脑子突然一抽就写了这么丧病的文,求轻拍
  普通人设
  ooc,雷,丧病 ,超级不正经
  脑洞来自一个在QQ空间里看到的新闻,于是联想到这个梗
  亚蒂是拿来宠的,宠妻狂魔琼总是最苏的 ,以及亚瑟的厨艺是爱到深处自然黑的
  ﹉﹉﹉﹉﹉﹉﹉﹉﹉﹉﹉﹉﹉﹉﹉﹉﹉﹉﹉﹉﹉﹉
  对于像阿尔弗雷德这样的公司白领来说,在繁忙的工作时间,最幸福的事情就是,中午的休息时间能够吃到家人为自己精心准备的午餐便当,尤其是自己的爱人。
  "Oh~My God——"
  不用吃惊,这是阿尔弗雷德每天打开便当盒之后,都会从部下那里传来的惊呼。
  阿尔弗雷德并不理会,十分淡定地拿起一块传说中的【爱心午餐】吃了起来。
  
  "琼斯先生没事吧?他的午餐怎么看都不是人能吃的吧?"来自于职员A。
  "是啊!"职员B也悄悄说道,"那颜色,简直和黑炭一样,看得我都没食欲了。"
  "别说了,上次隔壁部门那个经理好奇,偷偷尝了一口,直接就被送到医院去了,听说住院一个星期才恢复。"职员C也加入了话题。
  "我的天,这简直是谋杀啊!"
  "不是啦,其实真正让那个经理受到伤害的不只是那些黑炭,还有吃了之后强烈的味觉冲击引发的巨大的心灵冲击,导致他怀疑人生,甚至想去死一死。"
  "最倒霉的是,听说琼斯先生知道他偷吃了自己的午餐之后,一周都没给过他好脸。还对另一个部门的王经理说不只是因为自家爱人精心准备的饭被偷吃,更因为那个经理的表现严重伤害了做食物的人。"
  "为那个倒霉的人默哀吧!惹谁也不能惹宠妻狂魔。"
  
  感受到阿尔弗雷德投来的和善的目光,那些叽叽喳喳的职员们立刻识相地闭上了嘴。
  然后阿尔弗雷德才微微一笑,深吸一口气,再面无表情地吃掉下一个【美味司康】。
  其实阿尔弗雷德不是味痴,司康饼——尤其是出自自家爱人的手的司康饼,究竟是什么味道,他是一清二楚的。和别人唯一的区别只是,他吃掉之后身体不会有任何的不适反应。
  但为什么明明是很难吃的东西,他却每天都吃得津津有味呢?当然是因为做食物的人,他的恋人——亚瑟·柯克兰。
  
  亚瑟是一位大学教师,他举止优雅,性格沉静温和,再加上清秀又精致的外表,尽管他不怎么爱和别人交流,却仍然是周围人中很受欢迎的存在。当然,这只是表面,此人的毛病也不少,但知道的人寥寥无几。
  用阿尔弗雷德的话来说,亚瑟的优点是多么闪闪发光,缺点就是多么让人无可奈何。
  据阿尔弗雷德总结,亚瑟的缺点有四条:死傲娇,原不良,喝酒闹事,以及灵魂厨师。
  其中给阿尔弗雷德带来麻烦最多的就是亚瑟的厨艺,如果仅仅是把人给吃进医院,那简直是这惊天地泣鬼神般的效果的九牛一毛。
  亚瑟的厨艺究竟让人抓狂到什么程度呢?举个栗子。
  阿尔弗雷德·F·琼斯经常会被同事王耀取笑,因为他欠了王耀一大笔钱。由于经常拖着不还,王耀给他起了一个"穷死先生"的外号,你以为这仅仅是"琼斯"的谐音?不,是因为阿尔弗雷德真的没钱了,但凡要有一点钱他也不可能欠债不还那么久。
  可是阿尔弗雷德的公司怎么说也是世界上有头有脸的,他本人也混到了高级管理层,每月的薪水够一般都普通员工挣几年,那为什么还连还债的钱都没有呢?
  原因当然是他的爱人——亚瑟·柯克兰。此人的拿手绝技——炸厨房之术,每周上演,最疯狂的时候甚至每天上演。
  现在你知道为什么阿尔弗雷德没钱了吧?他的钱绝大部分都进了亚瑟和厨房维修人员的口袋。
   所以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阿尔弗雷德的办公室门外会经常响起"穷死先生开门呐!你有本事欠我钱,你有本事开门呐!"之类的蜜汁声音。
  但一等到阿尔弗雷德打开便当,周围马上就安静了,因为大家都避之不及,生怕那黑炭一般的东西影响自己中午的食欲。
  
  那么大家可能又有疑问了,为什么亚瑟的厨艺糟糕成这样,阿尔弗雷德还看上了他呢?还有,为什么阿尔弗雷德吃了亚瑟的司康饼之后却什么事都没有呢?
  这说起来就话长了,还得细细道来。
  亚瑟和阿尔弗雷德很早以前就认识,阿尔弗雷德是亚瑟家收养的美国小孩。那时候阿尔弗雷德还是个小鬼,经常因为拆掉了教室的门框,或者一巴掌打飞了同学而被请家长。他那时所谓的家长,就只剩下了他的哥哥——亚瑟·柯克兰。
  他总是一脸委屈地说,他明明只是轻轻一碰,门框就脱落了,明明只是想开门。把同学打飞,也是这个道理。
  在见识过阿尔弗雷德在动物园失足落进公牛区,却徒手甩飞公牛之后,亚瑟终于相信了阿尔弗雷德的特殊天赋——怪力,这也是他一直被压的原因之一。
  既然阿尔弗雷德从小就和亚瑟生活在一起,那么可想而知,他是怎么长大的。当然是被亚瑟用司康饼喂大的,所以早就产生抗体了,当然不会倒下。
  但是,阿尔弗雷德的味觉却是正常的,这也算是一个奇迹。所以在他十八岁那年,终于忍不住吐槽司康饼真难吃。
  结果爆发了一次激烈的争吵。当时的情况大概就是这样的——"你凭什么说我的司康饼难吃?""你的司康饼就是世界上最难吃的东西,hero的味觉都被你荼毒好多年了。""你这个BAKA,人家辛辛苦苦地给你做了那么多年的极品美食,你竟然这么吐槽它,简直太过分了!""别再说了,本hero以后只吃憨八嘎,才不要吃你的黑炭死扛啦!"
  于是就为了这么点破事,他俩吵了整整一个晚上,第二天谁也不理谁。后来阿尔弗雷德选择了一所远在美国的大学,于是就再也没回过在英国的家。
  然而,就是这次分离让他们知道了他们到底对对方抱有什么样的感情。
  初到美国的阿尔弗雷德虽然依靠自己的能力和个性,很快就交到了不少朋友,但真正愿意照顾他,理解他的几乎没有。他交往过几个女孩,但都没到一个月就分手了,实在是不合适。他的心里早就住进了那个爱喝红茶、心口不一,但真正体贴他,理解他的绅士。虽然在美国他可以天天吃无数个憨八嘎,但没有司康饼,总觉得缺了点什么。他开始频繁地同亚瑟通电话,发邮件,看起来对方也不再生气了。可等他四年后迫不及待地回到家,那场面却让他终身难忘。
  那天亚瑟没有来迎接他,甚至都没给他开门,还好他带了钥匙。他以为亚瑟不在家,却听见了卧室里的动静。他开了门之后,却看到了躺在床上,脸色惨白的亚瑟。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阿尔弗雷德离开后,亚瑟也只剩一个人生活。那时候他刚换了一个新的学校,任务异常地繁重,为了不去想念阿尔弗雷德,他几乎整天把自己泡在繁重的工作当中。那四年他也没进过厨房,因为不愿想起阿尔弗雷德吐槽自己的司康饼的那件事。于是他就过上了日复一日地伏案工作,心情好或者饿得不行了就点个外卖,懒得点外卖就直接饿着死扛的日子。当然,代价就是再见到阿尔弗雷德的时候,是一副病得已经狼狈不堪的样子。
   "亚蒂……"看到虚弱成这样的亚瑟,阿尔弗雷德心疼得一下子抱住他。
  "你还回来干什么?你不是……最讨厌……我了吗?"亚瑟刚说完就剧烈地咳嗽起来。
  "别说了,亚蒂,hero最喜欢你了,hero再也不离开了。"阿尔弗雷德紧紧地抱着亚瑟,"还有,亚蒂,你的司康饼其实不难吃,不管什么味道,hero都不觉得难吃。"
  这是阿尔弗雷德人生中说的第一个慌,但是能用它换来亚瑟的爱,就算自己以后天天吃司康饼都值了。
  阿尔弗雷德当初就这么安慰自己的,而现在,他真的天天都吃司康饼外带维修厨房了。据他说,为了节省费用,早日还钱,他决定自学修厨房技能。
  
  下班之后,阿尔弗雷德带着满心的疲惫回到家中。迎接他的自然是厨房的滚滚浓烟。
  "亚蒂,你没事吧?"
  阿尔弗雷德从已经满地狼藉的厨房里扶出已经狼狈不堪的亚瑟。
  但是亚瑟的兴致依然很高。
  "阿尔,今晚给你点了外卖,是桌上的汉堡,你就凑合着吃吧!"
  "亲爱的,你在干什么?"
  "我……我在研究新菜啊!给你做明天的【爱心便当】。"
  "啊……好……"阿尔弗雷德顿时觉得人生一片黑暗,但是,这是自己惯出来的,只能自己吃,估计又是什么新口味司康饼之类的吧!
  
  第二天中午,阿尔弗雷德一边盘算着怎么修厨房,一边打开亚瑟一早塞给他的包装精致的新便当盒。
  在那摊不明物体的面上,用番茄酱写着漂亮的花体字——欢迎食用【仰望星空】。
  阿尔弗雷德愣在办公桌前,目睹这一切的下属们和正好来串门的王耀在惊恐之余,又开启了新一轮的八卦时间。
  
  "天哪!琼斯先生的爱人的厨艺简直……哦我已经无法形容了。"
  "那个穷死先生,他爱人和他一样不靠谱,这哪里是仰望星空,这简直是死不瞑目好吗?"王耀边说边扶额。
  "上帝保佑,幸好我没有那样的爱人。"
  "琼斯先生收了那个极品厨艺的人,帮我们做了一件大好事啊……"
  
  于是,他们再次收到了阿尔弗雷德和善的目光,立刻全部闭嘴。
  "哼!亚蒂的手艺只能我来吐槽,我有事出去,你们不许偷吃哦!"
  说完,阿尔弗雷德在下属惊恐的眼光和王耀嫌弃的眼神中走出了办公室。
  
  END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