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名咸鱼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
墙头无数,CP洁癖,请勿KY
玛丽苏恋爱脑角色黑退散

© 吾名咸鱼
Powered by LOFTER

【APH/米英/黑桃KQ】Hero&King·04

前面的(手机设置超链接简直麻烦)

   01   02    03
﹉﹉﹉﹉﹉﹉﹉﹉﹉﹉﹉﹉﹉﹉﹉﹉﹉﹉﹉﹉﹉﹉﹉﹉
        又是一个清晨,亚瑟呼吸着带着潮湿的气息的冷风微微转醒,露在被子外的光裸白皙的小腿在冷风中的阵阵凉意传遍全身,让他不禁打了个寒颤。他想动一动自己的身体,却感到身上被重物压着一般。
  等亚瑟吃力地偏过头,才发现他的身边是还没清醒的阿尔弗雷德。而他也注意到阿尔弗雷德健硕的手臂正搭在他的腰上,他不知道阿尔弗雷德是什么时候来的,但应该这样搂着他睡了一晚。
  “阿尔……”
  亚瑟轻唤了一声,但阿尔弗雷德却没有任何反应。
  亚瑟没有再叫阿尔弗雷德,他注意到一个细节,就是阿尔弗雷德的黑眼圈。果然当国王不轻松吧?尤其是遇上像王耀那样尽职尽责的骑士,再加上这一堆烂摊子等着收拾,他一定累坏了。 亚瑟伸手轻抚阿尔弗雷德的金发和眼睛,就像抚摸一件珍贵的艺术作品。
  
  百年前也是如此,不管是那个幼小的孩子还是成年后那个高大的青年。阿尔弗雷德成年后亚瑟给他准备了一个房间,但阿尔弗雷德依然以不习惯没有亚瑟为由,仍然要求和亚瑟一起睡。
  亚瑟也没有拒绝,尽管他自己都不相信他仍然把阿尔弗雷德当小孩子或者弟弟这种理由。是的,他爱阿尔弗雷德,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但他明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所以一直都不愿挑明。
  如果阿尔弗雷德不先告白,他将会带着自己的暗恋走进坟墓。但事实就是,阿尔弗雷德选择了告白。
  阿尔弗雷德向来是我行我素的人,他绝对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事藏在心里,即使被亚瑟拒绝。
  “亚蒂,hero最喜欢的人是你哦~” 阿尔弗雷德侧身搂住亚瑟,握住亚瑟的手。
  幸亏是背对着阿尔弗雷德,不然亚瑟会觉得让阿尔弗雷德看到自己红得如同熟透的番茄一样的脸而觉得羞涩难当。
  “说什么呢?!你怎么可以喜欢我?我是你哥……”
  他还没说完,就被突然撑起身子的阿尔弗雷德扳过了脸,不得不面对阿尔弗雷德那双充满爱恋与占有的蓝色眸子。
  “我说——我喜欢亚蒂,抛却身份、性别的喜欢。Hero只选择自己内心最爱的人,如果亚蒂不愿意,hero不会勉强,但一定会让亚蒂喜欢hero哦~”
  “切……到底在说些什么……”对方异常认真的话语和灼热的视线,让亚瑟觉得自己的浑身都在发烧,他竟然一时语塞。
  到底该不该答应?明明他的内心早就是如此期待的,可是一切如自己所愿之后,确是如此地不知所措。
  最后亚瑟实在控制不住,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你……你是认真的吗?”
  “当然啦!”阿尔弗雷德似乎有些生气,像个被大人冤枉的小孩子,“亚蒂不可以质疑hero的真心。”
  “啊……我……”亚瑟除了伸手安抚阿尔弗雷德,脑子里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闭上眼睛轻轻别过脸。
  “亚蒂……亚蒂?”
  能够得到的回应只有对方越来越红的脸,还有唇边那一抹似有似无的微笑。
  “Hero知道了。”阿尔弗雷德内心狂喜,他能够读懂亚瑟在沉默中用无声的方式向他传达的信息。他再次收紧手臂,搂住亚瑟,并把脸靠近亚瑟的脖子蹭了蹭。
  “笨蛋……”亚瑟反手揉着阿尔弗雷德的头发笑着说道。
  
  那次之后,似乎一切亲密的行为都变得习以为常,虽然亚瑟一直没有正式表态, 但他们在一起相处的所有时间,做的事情都和正常的恋人没什么两样。
  直到玛格丽特的突然出现,这位柯克兰家族的族长,已经拥有了数个爵位和头衔的女议员,同时也是扑克大陆最强的魔法师之一。
  玛格丽特不是第一次来这里找亚瑟,在亚瑟收养阿尔弗雷德不久,她就在一次来访中见到过正抱着阿尔弗雷德玩耍的亚瑟。 起初她并不在意,只是觉得一个不会魔法的小鬼会拖累亚瑟,在亚瑟执拗着不愿意送走阿尔弗雷德之后,她也就默许了。
  但是,这不是结束。她给亚瑟安排了一个学徒——戴安娜·加西亚,也是一个魔法贵族家庭出身的女孩子。
  “我喜欢一个人住,正因为不想被别人打扰才制作了这个空间。”亚瑟拒绝了玛格丽特。
  “可你却抱着一个连魔法都不会的小孩,而且这两天这个孩子可一点都不安静。”玛格丽特一脸不屑地看了阿尔弗雷德一眼,她是一个极具等级观念的贵族,也算是亚瑟的长辈,她无论如何也不能忍受亚瑟竟然收养一个卑微的孤儿,还给他冠上高贵的“柯克兰”的姓氏。“你太叛逆了,亚瑟。给一个来路不明的小鬼冠上柯克兰的姓氏。”
  “只是和我一个姓而已,如果你觉得侮辱了家族,那把我逐出就好了。反正我不在乎一个人。”
  “够了!亚瑟。”玛格丽特受到这样顶撞,四周开始冒起了黑气。“我原谅你年轻气盛,但以后别让我再听到这种话,那小鬼你愿意留下就留下吧!但收下戴安娜这是命令,不许违抗。”
  亚瑟再次沉默,阿尔弗雷德很想反驳,却被亚瑟的眼神阻止。因为玛格丽特的缘故,阿尔弗雷德也有一段时间一直不待见她推荐的学徒戴安娜。但他们三人都没有对彼此有太多的要求,于是亚瑟除了给戴安娜必要的魔法指导外,三人都不曾干涉彼此的任何事情,也就相安无事。
  
  ——你是柯克兰家族的孩子,你的一切都属于家族,你生来就必须无条件服从于家族。你将没有自由、爱情,包括理想。
  ——如果你执意违背,将受到无穷无尽的惩罚。
   这些预言从他出生起就一直成为他身边的枷锁,从他有了自我意识开始,它们就变成了随时隐藏在黑暗中的利爪和诅咒。
  而和阿尔弗雷德的感情,就是他用自我意识与预言的博弈。
  
  第二次见到玛格丽特,则是宣告了亚瑟与柯克兰家族的博弈的第一次失败。
  玛格丽特的到来非常突然,她出现在亚瑟面前的时候,是深夜,亚瑟还和阿尔弗雷德相拥躺在床上。因为前半夜的疯狂,此时衣衫不整的亚瑟看到玛格丽特那张充满厌恶与怒意的脸,脑子顿时一片空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下意识地攥紧床单。
  “哼!醒了?给你十分钟,然后下楼见我。”
  玛格丽特和身边亚瑟的动静,惊醒了阿尔弗雷德。等玛格丽特离开,阿尔弗雷德一下子从背后抱住亚瑟,温柔地亲吻着他的颈侧。 在他耳边柔声说道:“亚蒂,你真的爱我吗?我想听实话。”
  “笨蛋,都这个时候了……”但他还没说完,就对上了阿尔弗雷德那双蓝瞳,目光坚决,有那么一瞬间让亚瑟觉得这个孩子已经不再需要任何保护了,甚至可以成为他可以依靠的力量。“当然,如果不爱你,根本不可能有今天。”
  “好,那就不要害怕,你心里怎么想的,没有人可以干涉你。Hero也会保护你哦~”
  “你这家伙,到底是谁保护谁啊?!”
  
  两人都穿戴整齐下了楼,玛格丽特正站在楼下正对着他们,握着立在地上的手杖,似乎是要开战的架势。
  “玛格丽特小姐,这样突然不请自来还出现在别人私密的卧室里,您还真不注意自己的身份。”亚瑟首先发难,因为阿尔弗雷德的鼓励,他没有输在气势上。
  “哼!身为柯克兰家族的继承人,竟然数次拒绝家族为你安排的婚姻,而和这种身份卑微的家伙苟合,亚瑟,你真让人失望。”
  “那只是你们一厢情愿的安排,与他无关。你控制他的人生,控制他的感情,去换取你们的权力。你们把他当成工具一般,却要求他把一切献给你们,这可真不公平。”阿尔弗雷德一边说一边将亚瑟拉到自己身后。
  “闭嘴,小鬼!你可没资格和我这样说话,杀死不会魔法的你,对我来说像碾死蚂蚁一般简单。”
  听到这句话,亚瑟暗叫不好。那个瞬间他竭尽全力将阿尔弗雷德推到一边,一道光影穿过了他的左肩。
  “亚瑟——”阿尔弗雷德立刻蹲下身扶住亚瑟。
  “玛格丽特……”亚瑟没精力理会阿尔弗雷德,他抓住左肩受伤的地方,鲜血从指缝中渗出。“你今天是一个人来的吧?”
  “嗯?你想干什么?”
  从亚瑟发狠的眼神中,玛格丽特也察觉到不对劲,她下意识地环顾四周,突然发现这个空间似乎有些扭曲。直到自己的四面八方都出现了类似裂纹的蓝色光影,她才脸色大变。
  “亚瑟,你疯了吗?你想毁掉这里!”
  “你要是再不走,我就和你同归于尽,虽然我的实力不如你,但只要毁了这个空间,你也非死即残。”
  “你……”玛格丽特气结,她虽然笃定亚瑟不可能真的那样做,但她依然防着亚瑟。
  这时候,阿尔弗雷德凭借自己超出常人的反射神经和速度,立刻在玛格丽特反应过来之前反手勒住了她的脖子。
  “小姐,听着,我不怕魔法师,你们的弱点我非常清楚。我从来不想和女性动手,但你如果再伤害亚瑟,我不会原谅你哦~”阿尔弗雷德真生气的时候,警告的话语往往轻声,但每个字的力度都咬得发狠,和他的眼神一样让人畏惧。
  玛格丽特还想挣扎,但她注意到四周的裂痕更深之后,还是强迫自己恢复平静。,她弃掉了自己的手杖。
  等亚瑟示意阿尔弗雷德将她放开,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之后,不甘地说道:“亚瑟,这次我就放过你。不过,下次再来的时候,我不希望你和这个小鬼同时出现。”
  
  玛格丽特走后,阿尔弗雷德立刻上前查看亚瑟的伤势。却被亚瑟推开。
  “你这家伙,你差点死了你知道吗?她可是魔法师……” 亚瑟一边自己疗伤一边责备阿尔弗雷德,“别让你的无畏葬送你的性命,尤其是为这种事。”
  阿尔弗雷德却换了一张委屈脸:“亚蒂,明明你不也准备和她同归于尽了吗?Hero只是不想让亚蒂你死。”
  “笨蛋,她不会和我同归于尽的,她还得留着命去争夺议会更高的席位,死在我这里,或者受伤,对她来说可不划算。倒是你,要没我在这,你在靠近她之前就已经死了。”亚瑟的伤口暂时止住了血,他起身时因为刚才的失血而短暂眩晕。
  阿尔弗雷德立刻上前扶住亚瑟,将他扶到床上。
  “亚蒂,你害怕吗?她还会来的,再来的话,可不会像今天这样了。”阿尔弗雷德握住亚瑟的手说。
  “不怕,可我不希望你受伤,下次我肯定连威胁跟她同归于尽的机会都没有了。”
  “那么……亚蒂,你想离开这里吗?”
  “离开?” 亚瑟瞪大了眼睛,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荒诞的话语,虽然厌恶着家族,但他除了极力躲避,从没想过决裂或者永远离开。
  “是的,离开。跟我走吧!”
   “开什么玩笑,她要是想抓住我,无论逃到什么地方都不可能躲过她。”
  “……那hero告诉你一个秘密吧!”

评论
热度(24)